[ZZ][wow美文系列6]亡者见闻录·万圣节之夜–horan (骆驼)

[ZZ][wow美文系列6]亡者见闻录·万圣节之夜

                                      

作者:刀片女郎
原题:[原创]亡者见闻录 万圣节之夜
时间:2005-12-01 10:33
来源:http://bbs.2500sz.com/dvbbs/dispbbs.asp?BoardID=45&ID=101707&replyID=&skin=1

  稻草人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我坐在离场地不远的地方,抬头张望了一下。瑞斯提法林地很少这么热闹,狂欢已经持续了一周,人们都过足了凑热闹的瘾,眼下场地里到处都是人堆。
  “你怎么不去玩啊!大家都在玩!”艾薇忽然从我身后跳出来,看样子没少喝。
  “看你们玩我就挺高兴的了。一会还有任务,可能要先走。”
  “怪人!这个给你!”她往我怀里扔下一大把糖,又撒腿跑进了狂欢的人群中。
  我低头收拾起那些糖,上马向西瘟疫之地的方向走去。说实在的,我不喜欢这个节日。洛丹伦废墟的主殿里放的那只巨型南瓜让我很恼火,城外载歌载舞的场面我也很不适应。尽管如此,我还是每天都准时到场去观看焚烧稻草人的仪式,仪式结束,我就离开。
  回味着女王慷慨激昂的演讲,我随手摸出一块糖塞进嘴里。节日气氛还是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我。绒绒绵绵的南瓜芯味在舌头上化开。多久没吃过这种零嘴了?我想是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
  ——怎么?!
  我把手举到眼前,这是怎么了?枯干的手指上怎么会又附生了完整的皮肤?干瘪的胸膛怎么会又有了隆起的肌肉?我不能置信地摸着自己的脸,不,这不是我的脸,我的脸上可没有能长出胡须来的地方啊。我下马走向一个小水洼,看了一眼自己的倒影。
  奇妙的糖果,它竟把我变成了一个一身黑色劲装的人类男子!
  伸直腰背行走的感觉,已经许久不曾体验了。在大瘟疫之前的我是否比现在更英俊呢?这个我说不好。在习惯做亡灵之后,我对外表就不再有什么追求。以这样的装束,我步行在西瘟疫之地的荒野上。
  就在这时,我看见通向壁炉谷的岔路口边,坐着一个人。
  那是个穿了一身皮胄的侏儒姑娘,发冷似的蜷缩在一堆营火边,直直地注视着摇摆不定的火苗,仿佛在想什么心思。我往前走了几步,她抬起头来,视线固定在我的头部偏下一点,我这才看清她那双深蓝色的大眼睛里是没有焦距的。
  “你太失礼了!这样盯着一位女士!”她的声音很尖细,多半是在对我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斟酌了几秒钟,说出一句近似标准的人类语:“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不用了!我很好,陌生人。你继续赶路吧,我不需要帮助!”她耸耸肩膀,继续看火。
  “我想……”我想她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了,否则谁都不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坐下来休息的。
  “别自以为是啊陌生人!什么我想我想的,那都是你的想法!你个人的想法!片面、自大的个人想法!”她努起小嘴连珠炮一样地说,“我只是自主性地在这里休息一下,天亮我就会走的!”
  “你迷路了。”我走近一些,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她还嘴硬。
  “是在打斗时中了致盲毒药,然后迷路的。”
  “粗野的陌生人!难道你的导师没有教过你对待女士要有礼貌吗?!即便我是遭遇了部落的盗贼,但是我没有畏惧,也没有退缩啊!”
  我向她伸出手。
  “我哪儿也不去。天亮了我就会恢复的。我在这儿挺好,虽然比起铁炉堡来这里不怎么样,可是至少……”
  我一直向她伸着手:“勇敢的女士,我是否有此荣幸,能和你同行一程?”
  她笃着嘴沉默一会儿,终于把手伸过来。
  “那好吧,看在你恳求我的份上……”

  “糖要吃吗?”我从包里挑了一块看上去很不错的糖块递给她。
  “我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我不喜欢甜食!”她明明走在我的左边,离我的耳朵有好大一段距离,声音却高得好像在我耳朵边喊叫一样。相比较而言,她肚子发出的咕噜声就不是那么刺耳了。
  我收起糖来继续走。应该把她送到南海镇去,这样她自己就能乘坐狮鹫去铁炉堡了。正这样想着,她忽然向我搭话:“今天是节日吗?”
  “嗯。”我点点头。
  “我是说……今天是万圣节的正日吗?”
  “是的。今天是正日。”
  “你是战士吧?”
  我转过头看她:“这也猜得出?”
  “听见你的盾牌角和斧柄摩擦的声音了。我可是盗贼啊,盗贼即使没有了眼睛,也能用耳朵来执行任务的。”
  “唔。”
  我俩继续往前走,她忽然又问:“喂,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停下脚步:“你真的不试试那种糖?”
  她的眼睛好看地眯成一条缝:“那就来一个吧!”

  “唷嗬~~”路的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古怪的呼喝,声音太独特了,实在是没办法让人认错,那是艾薇的声音。和她一起走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喝道,让路上的行人注意避让。她骑着迅猛龙呼啦啦地从我们身边跑过,好像没认出我。连她都认不出我了……
  “……哦?!”本来已经冲出去几码远的艾薇忽然又勒住缰绳一步步退了回来,她那双眼睛贼溜溜地看看我,看看侏儒女孩,再转回来看我,接着做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冲我竖起拇指,接着又怪叫一声拍龙跑走了。
  “——是猎人?部落的猎人?”侏儒女孩的手一直攥着我的裤腿,声音有些生硬。
  “那猎人好像没什么恶意的。”
  “她身上有一股狮子粪便的味道。”她皱皱鼻子,“真让人不快。”
  “我说,我带你去南海镇,你自己坐狮鹫回去可以吗?”
  “回哪里?”
  “铁炉堡啊。”
  她一屁 股坐在地上。
  “我不想坐那个回去。”
  “坐那个比较快。”
  “我知道用飞的比走的快!可是我连机械鸟都没有骑啊!我眼睛看不见,骑那个不安全!我可是很惜命的!”
  “照这种速度,天亮也走不到的。”
  “哼!”她耍赖似的两脚一蹬。
  “糖还要吗?”我掏出一个糖球给她。
  “咦?”她立刻跳起来,愿意继续走了。

  “其实,并不是很想回铁炉堡的……”她嘴里塞着糖球,含含糊糊地说,“铁炉堡的确人很多,可是……那里是人家的地方……”
  “嗯?”我分辨了一下方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很快就可以穿过那座大桥,进入阿希拉盆地了。从西瘟疫之地来到希斯布莱德丘陵,本来是一段很长的路,不过和她这样说说笑笑地走,丝毫不觉得累。
  “那里到底也不是我们侏儒的家啊。”
  她的声音渐渐低落下去。
  “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去过诺莫瑞根,却是如此地想念那里……那神奇的科技之都,才是我的故乡啊。万圣节这阵子,铁炉堡好热闹,可是我想……如果我们在诺莫瑞根过节,一定能弄出更多捉弄人的点子!”
  她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永望镇的一间店铺门前有台机器,外面是一层铁桶样的壳,一旦有人走近,就会从铁桶里突然弹出一支又长又大的机械臂,把人吓一跳。这机器被造出来别无它用,就是为了把人吓一跳。想到这儿我忍不住想笑,转头一看,才发现她的大眼睛里贮满了泪水。
  “我不想回铁炉堡了!我不去了!”她扯开嗓子喊着,“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你不想去的话,不去就是了。”我蹲下来拍拍她的肩膀。
  “可是不去的话,都玩不成捉弄人的游戏了!”她十足耍赖地哭叫着。
  “这里不是有我吗?”我脱口而出,“你可以捉弄我啊。”
  “真的吗?哪怕是我先用网把你网住,再一个闷棍敲在你脑袋上也可以吗?”
  “可以啊。”
  “我还会用缩小枪把你缩到比我还矮哦!”
  “那也可以的。”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烂好呀?”
  “因为不想你哭啊。”
  她哽咽了一下,胡乱擦了擦眼泪,推了我一把:“你都知道我要怎么捉弄你了,真不好玩……”
  “喂,闷棍和缩小枪都没问题,不过淑女不能把鼻涕抹在别人身上啊。”
  她果然破涕为笑,抡起小拳头劈头盖脸向我打来。

  走进阿拉希盆地,我觉得轻松了一些。到了这里就可以把她安顿到避难谷地。走了将近一夜,天也快亮了。一路走走停停,她又说又笑地问了我很多问题。
  “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啊?”她嘴里塞满了糖,腮帮子鼓鼓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忽然喉咙一紧。我的名字?连艾薇都从没问过我的名字。
  “我叫杜尔拉汗。”
  “哦……奇怪的名字啊!”
  我不自然地扭动一下脖子。东方已经微微露出白晕,夜变得透明了。
  “今天早晨我得到圣光礼拜堂报到,有一项任务。送你到避难谷地去你看合适吗?”
  “天亮我的眼睛就没事了,我在哪儿都可以。杜尔拉汗,你都不想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
  啊,杜尔拉汗,你这回一定得说谎了。也许天亮的时候这恶作剧的糖果就会失效,那侏儒女孩的大眼睛里就会映出你真实的模样。你裸露在皮肉外面的关节骨,摇摇欲坠的下巴,到处班驳长不出头发来的头皮……唉,你会吓着人家的。
  “其实我昨晚就该赶到的。”
  “原来是那么紧急的任务啊。”她难过地低下头,“我耽误你了吗?”
  “不,没有。能护送你我很荣幸。对了——”我从口袋里掏出所有的糖捧到她面前,“万圣节快乐。”
  “你真是个绅士。”她破颜一笑,接过糖果,“那,至少让我摸摸你的脸吧?”
  ——曙光啊,请求您再暂缓几分钟降临,别让她知道与她一夜同行的人真正的模样。就让我披着这身能让她安心的伪装,优雅地与她道别——
  她的手顺着我的眉骨和鼻梁摸下去,在我的嘴唇上停留了一会。她的手指上沾着一点甜丝丝的糖果味,微有些凉。我沉默着等她拿开手。
  “杜尔拉汗。”她捧着我的脸用极低的声音说,“你,是被遗忘者吧。”
  我的嘴角猛地绷紧。
  “你身上有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腐烂气味,冰冷却十分安详……只有‘死亡’,才会是这种味道……”
  朝阳已从东方微露面庞,我全身发热,人类的形态正在渐渐从我身上消失。就算是粘上了白色羽毛,蝙蝠始终还是蝙蝠,无法变成鸽子的。我偷眼看看她,她急切地转动着眼睛,仿佛是想要抓住重见光明的第一个瞬间看清我的样子。
  ——夜晚的魔力无可挽回地褪去了。
  “请原谅。”我开始召唤我的骸骨战马。
  “杜尔拉汗。”她用清亮却有些颤抖的嗓音说着,“在一片漆黑中向我伸过来的手,是那么温暖啊……”
  战马一声长嘶,载起我几乎紧绷麻木的身体。我掉转马头背对着她,尽我最大的努力抖起缰绳,策马离去。

  “事情就是这样。”
  我回到奥格瑞玛,在烹饪学校的火堆旁找到艾薇,对她讲完整件事。
  她一边点头一边把烤好的蟹肉蛋糕从火上端下来:“那姑娘挺有趣的。不过即便是万圣节已经过去了,当场拆穿人家的把戏也很不礼貌啊。”
  “至少……感谢万圣节。感谢那神奇的糖果。”
  “这个你吃点吗?”艾薇把肉糕切开,“我才初学的,可能味道差点。”
  “不太饿。”
  她笑着把我拉起来:“走,带你去个地方。”
  我跟在她身后穿过暗巷区,来到荣誉谷,顺着大路一直走到一间大屋门前,几个兽人孩子跑着跳着从我眼前窜过去,我才发现这间大屋是个孤儿院。
  “刚做好的,谁要试吃?”艾薇大摇大摆地走进屋,把肉糕摆在台子上,不少小孩欢叫着围了上来。
  “喏,就是那个小鬼。”她捅捅我,指着一个正抽着鼻涕吃肉糕的兽人小女孩说,“她前阵子生病了,没办法跑出去,又很想玩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有很多人都跑去给她满天满地到处要糖,作为回礼,她给了我们好多南瓜糖。”
  “以前我都不知道奥格瑞玛有孤儿院。”数十个小孩在屋子里又叫又跳,一个看上去脾气很好的兽人女士在微笑着看护他们,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艾薇嘿嘿一笑:“当时那小鬼还对我说,那是能让人开心又激动的好东西,因为吃了它会有好事发生。小孩就是有很多把戏啊,那种糖别的地方都买不到。”
  “怎么有这么多孩子?”他们实在是太吵了,嗡嗡的声音震得我脑壳发麻。
  “很闹腾吧。我也不喜欢小孩。”艾薇把我拉出屋子,“不过总得有人养他们啊。战争夺走了他们的亲人,却休想摧毁他们的生活。即使是孤儿,也有权利得到家嘛。”
  我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回首被遗忘者的历史,完全没有可以被称之为童年的阶段。各种各样的感情都是那么遥远陌生,动荡让人变得勇敢,战争让人变得冷酷,回忆犹如破碎的拼图般分崩离析。我们都走的太远了,看不清来路,忘记了来处。
  “故乡……我那古老而又让人怀恋的故乡,那美丽却无法再次返回的故乡……”艾薇笑笑地抬着头看天空,“巨魔们也都是孤儿啊,但是奥格瑞玛也是巨魔的家。”
  我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铁炉堡也是侏儒的家吧。即便是在灾难中损失了一半的族民,失去了世代生息的故土,仍然勇敢坚强地在这个世界上奋战着,他们也有权利得到家啊。
  艾薇扭着头凑过来看我,没轻没重地推了我一把:“叹什么气啊!你不死,她活着,总有天还能遇到的啦!”

(全文完)

后记:
  万圣节过去好久了,还是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不能自拔,去幽暗城的时候忽然不见了那个巨型南瓜,真有点不习惯。关于南瓜糖的任务也很有趣,哎,魔兽世界的节日真的很棒,好期待明年的愚人节啊~
  这次的一大创举,就是终于给主角起了名字。杜尔拉汗(Dullahan)这个名字确实很奇怪吧。这是一种无头的不死怪,与《暗黑破坏神2》资料片里的Reanimated Horde有些相似,生前都是高贵的骑士,死后仍然是骑士装束,体格魁梧,身披铠甲,一手持剑,一手抱着带头盔的头颅。好啦,就废话到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