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wow美文系列1]亡者见闻录·永夜之地的猎人–horan (骆驼)

[ZZ][wow美文系列1]亡者见闻录·永夜之地的猎人

                                      

作者:只合江南老 (主 ID:刀片女郎
原题:[原创]奉旨灌水 亡者见闻录 永夜之地的猎人
时间:2005-07-11 20:30
来源:http://bbs.2500sz.com/dvbbs/dispbbs.asp?BoardID=45&ID=55734&replyID=&skin=1

  树叶从枝头飘坠,落到地上,被露水泡软,变成腐植土。腐植土变成了模样难看的蘑菇和新的树叶。丛林是会吃人的,越是繁茂的丛林,吃的人越多。如果它不会吃人,树叶就不会生得那么茂盛,藤蔓被砍断之后,也不会那么快又生出新的藤蔓。

  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来的呢?
  仔细回忆的话,还能记起一点。当初同来的伙伴们本想在这里开辟一个部落的补给站,但由于前方吃紧,酋长最终还欠牌苏飧黾苹防胝饫镏拔抑驹噶粝吕醋魑柯涞谋昙侨恕D鞘笨龅囊惶跻奥罚缫驯环璩さ奶俾哺俏抻啵饫锏氖髂菊谔毂稳眨饕栋衙恳淮缣炜斩季芫诖粤种猓蘼畚艺驹谑裁吹胤脚φ磐嘉薹ㄖ老衷诘降资前滋旎故峭砩稀2还舛杂谝桓鐾隽槔此挡⒉恢匾蚁肮吡擞陌党堑挠酪梗膊换嵩诤跽飧鑫廾焦鹊挠酪埂?
  我不擅长回忆。我想我志愿留下来忍受一个人荒芜守望的生活,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亡灵,而是因为不想再去战场了。
  死过一次的人,也许并不会比其他人更懂得生命的意义。我也曾经拥有过无上的斗志,发誓要为部落战斗到底,但是现在站在这片被遗忘的谷地里,我只觉得自己像个逃兵。
  ——即使是背上逃兵的骂名,终归是不想再看到杀戮和死亡。
  同伴们留下的补给品就快用完,也许这几天我还得出发回去战场。不知道这山谷之外的世界里,战争进行到了怎样的阶段。
  而且,战争已经结束了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我笑了。我很少笑,也很少想到好笑的事。
  这时我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响动,好像有一小块岩石整滚下峭壁,一路上压断老朽的树枝,还在发出极微弱的惨叫。
  岩石是不会惨叫的。我一下子从石凳上跳起来,向声音来处飞奔。也许只是一头失足的山羚羊,或者是迷途的路人。不过一个哨兵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即使他驻守的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哨岗。
  我没花多少时间就看见了目标,那是一个暗夜精灵。他从危崖上滚落下来,浑身都是血和腐殖土,双眼紧紧闭合,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我抬头看看山崖,枝叶叠层中我看不到山顶,却似乎听见了一个萨满正在吟唱歌颂大地的祷词,牛头人浑重低沉的吟唱声经过山谷的反复回荡,远得仿佛从天边传来。有多久没有听到过祭司的声音了?我觉得颅骨发胀。灵魂的指引者,如果我高声呼喊你,你会把我带向何方?

  吟唱声渐渐远去,回神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双膝跪地,双手抱头。
  此处是何处,今夕是何夕?
  我低头看着这具暗夜精灵的尸体,他想必是被部落的勇士们追得慌不择路才跌落下来的。在我的戎马生涯当中不知杀过多少个暗夜精灵,他们活着的时候是我的敌人,一旦死去成为尸体,就不再是敌人了。
  不是敌人。是食物。
  我俯下身去,凑近他的喉管,想象下一刻还未凝固的血涌入口中的快感。
  ——他竟然还有脉搏。
  虽然微弱,但是毫无疑问那是脉搏。活着是很辛苦的,特别是在这种地方。我抽出保养精良的匕首,向他的胸口刺去。
  “吼!”
  一阵腥风夹着咆哮向我扑来,完全把我扑倒在地,我贴地斜滚起身,拔出剑来护住自己,这才看见一只白虎张着血盆大口,又做势要扑我。它的左后腿上血肉模糊,泛着银光的白色斑斓毛皮沾满了肮脏的泥土,虽然受了伤,却仍然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我认识它,它是虎王邦加拉什,丛林中最美丽也最危险的野兽。
  原来这个重伤的精灵,是个猎人。
  “我不杀他,他也会死的。”我试着开口说话。很久没有说话了,舌头有些僵硬。本想就这样站起身来,可是我一动,白虎就十足戒备地弓身怒吼。联盟的人听不懂部落的语言,更别说这畜生了。
  “好,我不碰他,不碰他。”我把剑收好,它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仿佛一对燃烧着的冰块。我面对着它一步步后退回营帐,坐回石凳上,继续盘算剩余的补给品还能支持多久,我还能坚守这里到什么时候。
  只剩最后一包熏肉,几块军粮。蜂蜜饮料和晨露酒不知变质了没有,我从来不喝那东西。如果我能吃那个猎人的尸体,酒还能再撑几天,哪怕到最后真的弹尽粮绝,我也可以靠捕杀动物维生,不一定非离开这里不可。
  那萨满虽然早已走远,他的吟唱声却仍回荡在我耳旁。那不是歌声,那是幽暗城戚戚的鬼哭,是雷霆崖雄壮的号角,是奥格瑞玛激越的战鼓,它在引导我……要战士回到战场上去!回到那流血漂橹尸横遍野的荣誉之地去!回到你死我活绝无退路的宿命中去!
  我抱着头,痛苦地低吼。战争没结束,远不到结束的时候,也许永远不会结束。
  白虎紧紧盯视着我,见我抬头看它,立刻护住猎人,对我露出利齿。
  猎人,你应该感到羞愧!无法保护自己也就罢了,却还要这忠心耿耿的野兽维你白白消耗无辜的生命。此刻它也又累又饿,所有的威严都退守在了如燃冰般的眸子里,雄踞守护的姿态已变得僵硬,受伤的后腿无法抑止地在发抖。
  我有过一个猎人朋友,她是个巨魔姑娘。她曾经对我说,野兽的世界里是没有战争的,它们只为食物而战斗,懂得享受家庭的温暖和大自然的赠予,肚子填饱以后它们会和绵羊一样和顺地寻求阳光与晚风,从不多杀一只吃不掉的猎物,也决不逾越自己的领地哪怕一步。
  “是我们,把它们卷进了战争。”
  她总是这样说着,伸出青色皮肤的胳膊搂住心爱的钳齿龙,一边抚慰它,一边喃喃地说:“一切……一切都会好的……”
  每一只被驯服的动物,都与猎人建立同生共死的盟约,将会为猎人所付出的血和泪献上永恒的忠诚,即使是死,也将死在猎人脚边。
  她让我也摸摸那只钳齿龙,爬行动物凉凉的皮肤触感很奇特。
  “它什么都懂,就是不会说话罢了!”她用额头蹭着钳齿龙的胸骨,“你对它好它都知道!”
  那个巨魔姑娘虽然生着狰狞的獠牙,笑容却格外明媚。那时我毫不犹豫地把从野外收集到的生肉全都给了她,她千恩万谢收下肉,然后让钳齿龙给我表演奇怪的舞蹈。后来听说她和她的龙被编入了猎人分队,很快也将成为部落的前方战斗力。这之后我每次路过激战结束的战场,都不敢低头去细看那些尸体,我很怕会在尸体中看见她。
  ——不,有那只钳齿龙保护她,她一定能好好活着,好好战斗。
  因为从那只白虎身上,我看见了野兽赤裸直接不容怀疑的忠诚。

  即使没有这两个突如其来的访客,我的例餐仍然是熏肉和军粮。一天中最重要的作业,就是去收集干净的露水。白虎不去觅食,只是死盯着我起身,检查武器,吃东西,拿起水钵四处晃荡。在这儿的日子里,我已经喜欢上了散漫而规律的生活。
  野兽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它们不擅表达。这个暗夜精灵一定很宠爱它,现在它对自己的伤口照料得很马虎,却把主人的皮肤舔得干干净净,我放下水钵,掏出半块熏肉扔到它面前,它的眼睛动都不动,再稍微靠近一点,它就弓起背来冲我发火。
  “你不让我过去,他就死定了。”我一手指着它的主人,一手掏出粗制绷带。
  “野兽们从不相信携带武器的人,也不会吃主人以外的人喂给的东西,它们最聪明了,能感受得出人们怀抱的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所以,要用最纯洁的心灵和它们交流啊!”
  我想起巨魔姑娘的话,忍不住摇摇头。
  “我以女王的名义起誓,绝不伤害你的主人。”我这样说着,解下了伴我出生入死的剑和盾牌。
  它凝视着我的眼睛,以洞悉一切的神情与我四目相对。那一刻我相信了巨魔姑娘的话,它真的能穿透我深陷的眼窝看见我枯朽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它终于转过头去,趴在一段倒伏的枯木下,尾巴晃晃仿佛示意我可以过去了。
  我这是图什么呢?在用宝贵的水和绷带处理他这一身枪伤刀伤和擦伤时我忍住不这样问自己,我怎么了?浪费这些资源去怜悯一个敌人?
  ——他脸色苍白,面颊深陷,若没有深色的面纹和长长的耳朵,他看起来更像个亡灵。
  我横下心来,把还剩一点水的水钵凑到他嘴边,一点一点灌进去。
  几次无力的反吐之后,他主动地吮吸起了钵口。
  这很好。能喝水,就有得救。

  等到他终于可以睁开双眼,已经过了数个小时。看见我他没有力气惊叫,也无法拿起武器,只是认命似的轻叹一口气。以他这身破损的皮胄,恐怕我用拳头都能把他打死。我把用晨露酒泡软的军粮糊抹在他嘴上,他吃力地舔食着,不多时,他的目光不再那么戒备,表情也放松了许多。
  ——竟是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一个敌人。
  我伸手去摸过放在一旁的匕首,他眉头骤凛,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
  “别动。”我一手按住他,一手举起匕首,用锋利的刀尖起出一颗嵌在他肩骨里的弹丸。他没醒时我不敢轻举妄动,这颗弹丸淬过毒。他闷叫一声昏迷过去,白虎半抬着头,慵懒地看了看我。
  “慢慢就会恢复了。”我对它说,它满意地伏下头去继续打盹。
  真的能恢复吗?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他的腿骨完全摔碎了,肋骨也断了好几根,背后的伤口不知是什么刀捅的,怎么也止不住血。想起这些我不禁有些歉疚,我只是个战士,只会普通的急救,这些绷带也是临时用帐篷布做的。
  更严重的后果是,假如他不赶快醒来饲喂白虎,这美丽的野兽可能很快会饿死。我翻寻着包裹,把所有的熏肉都掏出来堆在他手边,拣起盾牌和剑回到了营帐里。

  他再次醒来又花了好几个小时,我把我的口粮分出一多半给他吃。只要想通了就没什么做不到的,我知道有个出口可以走出去,等到真的再没什么可吃的东西了,我也就该回归部落了。到处都在打仗,总有地方需要我。
  就让我任性一下吧。我把所有的饮料和酒都给了他。
  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了,声音就像风吹过时树叶的沙沙声,就像溪水流进深潭的叮咚声。真可惜我听不懂这天籁般的语言。但是谁知道呢,也许他是在说他很疼,或者是在咒骂我用这种方式伤害他的尊严。我坐在他身边,用从箱子角落里翻出来的粗线缝缀他的甲片。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尝试帮他坐起来,听到他腿上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断错声只好作罢;我想喂他一点怒气药水,他只喝了一口就吐个不停。白虎在一旁焦躁地走来走去。我只是个战士,你们还想让我做什么?!
  这话我没有说。说了他也听不懂,我还得承受那只野兽的嘲讽。
  但是我很想说话。和战友们在一起时我只说兽人语,但是我现在可以说亡灵语。他不会在乎的,因为他完全听不懂。亡灵语听上去很尖刻,发音也让人觉得像在磨牙,但我喜欢说亡灵语。我先是吐出所有第一时间进入脑海的词汇,接着长长的句子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涌出我的嘴。我诙谐地描述了丧钟镇的风物,极有条理地介绍幽暗城奇妙的布局和神奇的蝙蝠通道,在讲述银松森林时我简直被自己的口才惊呆了,我完全应该去当个吟游诗人才对。
  面对我的滔滔不绝他有些困惑,很快好像被我亢奋的情绪感染了。当我一边模仿僵尸的动作一边叙述我是如何蹩脚地完成一件任务时,他甚至露出了笑容,吃力地鼓掌。他不了解我到底在描述什么,但是我在说起第一次击杀联盟战士成功时,他茫然地流下了眼泪。
  语言是什么?野兽们没有语言,却并不妨碍它们交流。它们只相信直觉,只承认你对我好我对你好这样单纯的良知。
  我甚至对他提到了那个巨魔姑娘。我总想着什么时候会在哪里突然碰见她。她好像很喜欢爬行动物,还让我看过她寄放在兽栏里的绿洲钳嘴龟。对了,她还养着一条蛇,别人都养小猫小鸟,她却养乌龟、钳齿龙和蛇,我真不明白她,女孩不是都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吗?
  我喝了点水,继续口若悬河。以前我从没对任何人说过这么多话,也许我这一生说过的话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天多。他耐心地听着,不时微笑。我从没正眼看过暗夜精灵的脸,今天才知道,其实他们都生得很美。我大声称赞他长相英俊,就是太憔悴了,他仍然略带困惑地微笑,我这才一下子泄了气。
  无论我如何声情并茂,他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不去跟一棵树说它长得真高大,跟一块石头说它长得真硬?!你们这些联盟的杂碎,从来没有跟部落成员正经对过一次话,你们只有在听见部落成员垂死的惨叫时才会露出满足的笑容,你们以为战争可以终止仇恨吗?战争只是零碎的火星,仇恨才是会将敌人烧成灰烬的火球!
  他惊愕地看着我大光其火。我想没人见过亡灵发火。白虎懒得听我饶舌,早就躲到一边整理皮毛去了。他愣了一会儿,一个劲地冲我挥手,然后把手放在胸口上。
  “对不起。”我低下头,“我想,我只是太孤独了。”
  我本以为每天见证战争是最残酷的考验,其实孤独对生命来说才是最无法抵抗的磨损。
  他见我沉默下来,便轻声呼哨唤来白虎,让它卧在我身边,让我学他那样,伸手搔它的耳朵。
  接着他就用那像风一样的语言说了起来。我相信那是他的母语,里面有许多奇妙的音节,节奏就像是小鹿和兔子在比赛跳跃。他说啊说啊,说得嗓子都干哑了,还在继续说下去。那语气中的喜悦和忧伤也许都是我的臆想,但那是多么真实的臆想啊。
  他一边说,一边漫不经心地喂白虎吃肉。白虎饿极了,吃的很多。终于喂饱之后,我费尽力气让他靠着山壁坐好。腿上的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想要自己站起来恐怕还要花很多时间。
  “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们耗了,我早就该去找部落的大部队的。不知道战友们状况如何,希望他们都好。一旦离开这里,我还得去对抗联盟。”我低声对他说着,几小时前的口才一去不复返。于是我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用更低的声音说,“对不起。”
  我蹲坐在他面前,迭声说着对不起。我杀过很多联盟的成员,其中一些还相当年轻。应该向他们道歉才对。听我这样说着,猎人伸出手,像是想帮我擦去肩甲上的尘土,我下意识地闪避开,他的手停在半空。
  他说了一句什么,白虎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接受他的梳理和抚摸。他抱着白虎的脖子,把脸埋在它温暖的毛皮里,我再抬头看他时,他双手环在白虎身上,正对着我反复地说着一个句子。他把同一句话说了许多遍,白虎如同漂亮的皮草靠枕一样伏在他身旁,不时用鼻子和他亲昵,那一刻电光石火我突然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他嘴唇翕动,用和那巨魔姑娘相同的语气说着……
  “一切……一切都会好的……”
  猎人,原来你从来就不曾孤独过。
  我别过头去,走回了营帐。

  后来,我们放弃了所有想与对方沟通的尝试。
  我没有办法告诉他刚才他喂给白虎的石这里最后一块肉,他刚喝下去的那杯果汁也是这里仅有的一点物资。如果联盟的成员就指望让他们的敌人整日养活,那他们永远都无法取得我的尊重。今天非走不可了,我一件一件地查看装备,每件物品都沾染了丛林中微甜的腐木气味。正忙着收拾,忽然听见一声野兽的哀嚎,我还没听过什么动物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急忙抓起剑冲了出来。
  山谷里仍然只有猎人和他的白虎,只是他们的样子很古怪。
  猎人脸色非常难看,我想不完全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他正用一只手使劲拍打白虎的额头,大声呼喝着生硬的词句,和刚才他对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完全不同。而白虎瑟缩在他脚边,钢鞭般的尾巴紧紧贴地,四只利爪深深地抠进泥土里。我站在一旁看了他们好久,才从猎人粗暴的手势和震怒的语调中了解到他是想把白虎赶走。
  ——我一度认为猎人很肮脏,包括那个可爱的巨魔姑娘。她身上也满是动物皮肉和粪便的气味。我听说猎人和动物的交流太过密切,会让猎人渐渐丧失人性,与野兽同化,甚至会与野兽交换眼睛和灵魂,这简直就是邪恶的。但是巨魔姑娘说过,比起人们险恶的心性,野兽才更值得信任。在人的心灵被野兽净化的时候,野兽的心却被玷污了。
  ——否则骄傲的虎王邦加拉什怎么会甘愿放弃自由,匍匐在一个半死的精灵脚下!
  猎人又是一连串骤雨般的喝骂,从他恶毒的表情和激烈的语气中我也能猜出他在说什么。他要它滚,滚到林子里去,滚回它自由生息的地方去,忘记这段可耻的经历,继续过它自己的生活,他不需要它了,它的忠诚无用了!
  它不反抗,也不动,只是低声呜咽着,直到猎人举起了枪。
  白虎不看枪口,只看着他。
  我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心碎的对视。纠结在灵魂深处的忠诚契约,真的能这样一刀两断?
  一声悲鸣,白虎转身向密林深处跑去,雪白的身影不多时就消失在莽莽的绿海当中。
  他转头看我,我尴尬得笑不出来。没有了白虎的猎人看上去更憔悴,更虚弱了,好像它真的带走了猎人的一半灵魂。我怎么能把这样的他扔在这儿,任他自生自灭?
  但是如果我带着他走出山谷,部落还会接受我吗?联盟还会接受他吗?离开了这里的我们,又怎么接受自己?
  我竟然在犹豫。
  我竟然恍惚到没有看见他对我举起了枪。
  直到嗅到硝烟的闷气,左臂一阵灼痛,我才发现自己被打中了。
  ——联盟的杂碎!不知感恩,只会盲目杀戮的肮脏精灵!
  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怒吼,拔剑冲了上去,周围的景物仿佛在极速的冲锋中扭曲,剑锋一个重刺,贯穿了他的胸膛,温热的血涌了出来。
  他一松手,枪掉落在地。我双手攥着剑柄,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往外冒火。
  四周幽静,可闻鸟鸣,热血滴落的声音也分外清晰。但是我双眼有些模糊,一时看不清他是否真的在微笑。他恶作剧得逞似的颤巍巍地抬起手,向我炫耀他空空如也的子弹袋,打中我左臂的,竟然是他的最后一发。
  那一刻,我几乎咬碎了牙齿。
  “混蛋!”我拼尽全力吼道,“你这狡猾的联盟混蛋,我不要你怜悯我!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眸子里渐渐升起了湿润的光,湮灭了那里面原本已经很微弱的火,优雅的微笑仿佛是在对我说,你应该知道,我也不要你怜悯我。
  接着,他的头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垂落下去。
  我一阵惊愕,伸手推推他。
  “喂!你怎么了!”
  我跪在地上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着。
  “你说话啊!我知道你们猎人会装死!给我起来!”
  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我对战友的尸体只说过“等我为你报仇”,对敌人的尸体只说过“这是你应得的下场”,我却从来没有对谁的尸体说过——
  “求你了,求你不要死。”

  “求你不要死……我曾经在女王面前发愿为部落的荣誉而战。可是,杀死一个无法反抗的对手,又有什么荣誉可言……”我听见自己在用亡灵语低声说着,觉得自己在慢慢地陷进柔软的泥土里。也许我该吃了他的尸体,毕竟我还要赶很远的路。想到这个,我突然无比憎恨在山谷外进行的战争,一瞬间恨不得死去的那个人是我。这时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凶猛的白虎如同一枝冰箭从树丛中激射而出,将我死死按在它的利爪之下。
  ——原来它一直都没有走远。
  我看着他的眼睛,摊开四肢等它咬断我的喉咙。它那双本该媲美星辰的纯洁眼睛,此刻充溢着愤怒和仇恨。
  以前有个萨满对我说过,今天死了,明天就不会再死,所以死有什么可怕的呢,可怕的只是这段等待死亡降临的时间。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其实平躺在地上很舒服啊。我咧开嘴,大口呼吸着贴近地面的甜香空气,眼前掠过那个巨魔姑娘明媚的笑容。
  “要努力和动物们做朋友啊!”她欢快地对我说,“我们只是入侵者,它们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
  是啊。我们永远都会这样互相残杀直到灭亡,而自由美丽的你才是这世界真正的主人。我注视着白虎喷火的眼睛,直到它慢慢地松开了我,甩甩尾巴向猎人的尸体走去。我仍然平躺着,无论怎么凝足目力,视线也无法穿透头顶这片被树叶遮蔽的永夜。

  后来我休整完毕准备离开山谷时,白虎还寸步不离地守在猎人的身边。我暗暗希望这个猎人真的是在装死,哪怕他以这种方式骗了我,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在战场上看见他和他的白虎。就像战士有战士的征途,猎人也有猎人的征途。

(全文完)

[wow美文系列2]亡者见闻录·午夜牛狼

==-==-==-==-==-==-==-==-==-==-==-==-==-==-==-==-==-==-==

附:(作者初稿)

作者:只合江南老 (主 ID:刀片女郎
原题:亡者见闻录 永夜之地的猎人
时间:2005-07-08 17:07
来源:http://bbs.2500sz.com/dvbbs/dispbbs.asp?BoardID=45&ID=54688&replyID=&skin=1

  树叶从枝头飘坠,落到地上,被露水泡软,变成腐植土。腐植土变成了模样难看的蘑菇和新的树叶。丛林是会吃人的,越是繁茂的丛林,吃的人越多。如果它不会吃人,树叶就不会生得那么茂盛,藤蔓被砍断之后,也不会那么快又生出新的藤蔓。

  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来的呢?

  仔细回忆的话,还能记起一点。当初同来的伙伴们本想在这里开辟一个部落的补给站,但由于前方吃紧,酋长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撤离这里之前我志愿留下来作为部落的标记人。那时开出的一条野路,早已被疯长的藤蔓覆盖无余,这里的树木遮天蔽日,树叶把每一寸天空都拒绝在丛林之外,无论我站在什么地方努力张望,都无法知道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不过这对于一个亡灵来说并不重要,我习惯了幽暗城的永夜,也不会在乎这个无名山谷的永夜。

  我不擅长回忆。我想我志愿留下来忍受一个人荒芜守望的生活,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亡灵,而是因为不想再去战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