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五日:琉璃仙乐

(2009年11月22日)
温泉的效用果然不错,一觉天光。
从酒店的窗户看去,远近的屋顶都还有些残雪。
然而纯净的天宇已经告诉我们,这又将是阳光灿烂的一天。

匆匆忙忙把早餐解决,大家轻车熟路的上了旅游大巴。
开车后,酒店经理在门口送行——挥舞的双手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宾至如归,国内的服务业真当向日本同行好好学习了。

借着问问软软的阳光小憩之后,地陪杰仔提醒大家,小樽快到了。
大巴沿着海岸线滑行,今天所见便属于日本海,而不是太平洋了。
海水是一如昨日般干净,实在让我这同是海边的深圳人汗颜。
视野非常的辽阔,恍惚之间仿佛觉得天海相交处已是弧线。
眼光收近一些,海边那错落有致的海滨城镇便是小樽了。

第一站是小樽一战时期开凿的运河。
当年的交通枢纽,今天看来不过是一条普通的沟渠罢了。
时间还比较早,拍照的游客也不算多。
相比那已经成为记忆的运河,有意思的却是附近的街景。
要搁在诸如东京的大城市里,这些只能算是平房。
然而每幢建筑都颇有自己的风格,
有些算是欧式,有些便莫名有了些童话的色彩。

原来小樽出名的便是玻璃与八音盒。
也无怪其建筑也沾染了一丝浪漫的情怀。
在小樽的第二站便是参观整条都是玻璃作坊与八音盒商馆的街道。

这的确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琉璃仙乐之地。
目不暇接的是五彩绚丽的玻璃艺术。
余音袅袅的是大大小小的八音盒饰品。
这两者的共同特点便是——精致。
每一件捧在手中把玩都是爱不释手。

在这里,我找到了童年记忆中的玻璃珠,更加晶莹剔透。
在这里,我也找到了自己所喜爱的旋律,果真清脆悦耳。
日剧一升的眼泪》中的《粉雪》和《Only Human》。)

返回札幌市区的景点时遇到了点小麻烦:
火腿队重获日本职棒太平洋联盟冠军,
便决定周日在主场札幌举行盛大的游行活动。

于是日本人对棒球的疯狂迷恋,
便成为了我们旅行团参观路途上不可逾越的障碍。
地陪杰仔只好临时改变线路,避开游行的队伍。
如此一来,市内几个景点便是走马观花了。
好在大家对这类并不宏伟的人文景观并不感冒。
匆匆路过時計台和大通公园之后,
(neta:《机动警察》TV版16集的故事背景,
正是每年 2 月份在大通公园举行的冰雕展。
该集第一个镜头便是時計台~然后是大通公园的全景~
话说作者结城正美就是札幌人呀~)
便是札幌当地的购物天堂——狸小路商店街。
可惜,再次由于棒球游行,我们只能访问其中的一半。

午餐是在一间比较偏僻的店子中吃的“成吉思汗烧烤”。
在日本吃到这个倒真是有些奇怪,感觉就像跑到英国看京剧一样~囧
大抵便是青菜与猪油块垫底的自制烤肉,自然难不倒我这大厨。
大快朵颐之后,便踏上返回本州的路途。

从札幌千岁空港出发,飞到大阪关西空港约比东京久一点。
入住的关西日航的规格与头天成天日航一模一样,
由于关西空港是一座填海建筑,从酒店房间还是能看到点点水面的。
大约也是因为距离海岸还有不少距离,关西空港的餐饮娱乐服务相当全面。
晚上在久负盛名的“551 蓬莱”中餐馆就餐,
也再次证明国外的中餐馆是多么的不靠谱。

不幸发现我和娜娜出门所带的两本书落在札幌的旅游大巴上了。
(《西班牙乞丐》和《纵与横》)
闲逛书店聊以慰藉,却发现啥也看不懂。
突然想起,在英国时候娜娜喜欢玩的数字游戏“Sudoku”。
这玩意儿不正是日本人发明的嘛~这下不至于看不明白了吧!
没想到和店员说了半天“Sudoku”还是没达成共识,
好在写出“数独”在日文中是一样的,不必繁体。
最后抓了本“相当难”的数独——至今没完整解出一题~捂脸~

更加悲剧的事情在于,我以为同样是日航的酒店,
房间理论上也应该是有网络的,便没有向地陪杰仔过问。
然而,我错了~T_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