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盲人理解色彩相关抽象概念的可能性讨论–horan (骆驼)

有关盲人理解色彩相关抽象概念的可能性讨论- –

                                      

  这个问题我自己零零碎碎想过很多次了,稍稍总结一下吧~^_^
  (有关哲学思辩仅基于一家之谈)

  其一,概念的抽象性和具体事物之间的关系
  这个类似面向对象里面 class 和 object 的关系。举个例子来说,我们说"苹果"是个概念,而“我手中的这个苹果”则是一个具体的事物。
  “具体事物”好理解,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东西”都是具体事物。
  而所谓“概念”,就是从若干相同或者类似的“具体事物”中,提取和归纳出它们所共有的,并且区别于其它具体事物群体的“特征”的集合。比如我们说起“苹果”,我们会联想到哪些特征?青色或者红色、类似球体、直径7、8cm、水果、口感清脆、可以生吃或者用来做pie……所有这些“特征”的集合构成了“苹果”这个概念。凡是符合这些特征的东西(具体事物),我们就称它为“苹果”。
  但是我们说“概念”是抽象的,也就是说,它并不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不能被人所感知的。这一点其实也很好理解,刚才我们提到苹果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是用“联想”的方式获得苹果的各个特征的。也就是说,“概念”是存在于我们脑中,属于知识的范畴,仅能通过联想、记忆等方式得到。

  其二,概念的产生
  部分人认为“概念”是天然存在的,人们通过对“具体事物”的不断实践从而“取得通向概念之路”;另外一部分人认为所谓“概念”并不是一种独立的绝对的天然的存在,而是人在不断积累对“具体事物”的感性认识之后,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从中提炼出“概念”。这是两种相互对立的观点,前者认为“概念”是一种永恒的固有的客观存在,具有一致性和统一性;而后者则认为“概念”是人脑思维活动的产物。

  其三,具体概念和抽象概念
  我们说“概念”本身就是“抽象”的,那“抽象概念”又作何解?好比我们前面列举的“苹果”的概念,就是一个“具体概念”,可以被实例化的概念(呵呵~类似面向对象的 class ?没办法,职业病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这样的概念中导出某个具体事物。
  然而,有些概念却是无法被“实例化”的(类似“抽象 class ”,或者“interface”),比如“时间”、“颜色”,等等……好比,你可以通过“苹果”的概念实例化出“一个苹果”,而无法指出“一个红色”是什么,只能说“苹果是红色的”or“苹果具有红色的属性”。

  其四,有关盲人理解色彩相关抽象概念的可能性
  我前面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反复说了那么多个似乎和标题毫无关系的dd。但是它们都是为了我们现在这个讨论的命题而存在的。
  我们前面提到有关“概念的产生”的时候,提到过两种观点。虽然这两种观点是针锋相对的,但是不可否认,他们都着重提到了“反复的对具体事物的实践”的过程。前者把它作为一种“手段”,后者把它作为一个“阶段”。不管怎样,我们可以从中推导出同样的一个结论就是:
  如果没有对具体事物的反复体验,就无法通向/提炼“概念”。
  那么,好像“红色”这样的概念,我们普通人是怎样认识和理解的呢?小时候被反复告知某些东西是“蓝色”的,如天空、海洋……而另外一些东西是“红色”的,如苹果、国旗……我们在“看”和“听”的过程中不断学习,最终确定/产生“红色”的概念。
  这似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对于天生的盲人来说,他们从最一开始就被剥夺了“看”的能力,然而像“红色”这样和颜色有关的抽象概念,又完全依赖于视觉去体验。那么没有了通向概念唯一“途径”(手段)和产生概念的基本“阶段”,他们如何能得知/发展各种和颜色相关的抽象概念呢?
  即使他们被反复告知,“苹果是红色的”、“天空是蓝色”的,但是他们并不能去感知具有某种抽象特征的具体事物(“看到红色的苹果”),因此也理应无法理解真正的“红色”是怎样一种概念。
  因此,如果我们问一位天生盲人,“红色是什么?”他/她很可能的答复将是:“国旗是红色的”,正如他/她被告诉的那样……

  真正说起来,其实似乎才很简单的几句话?=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