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wow美文系列5]亡者见闻录·野衣裳–horan (骆驼)

[ZZ][wow美文系列5]亡者见闻录·野衣裳

                                      

作者:刀片女郎
原题:[原创]亡者见闻录 野衣裳
时间:2005-11-01 09:31
来源:http://bbs.2500sz.com/dvbbs/dispbbs.asp?BoardID=45&ID=91474&replyID=&skin=1

  加基森坐落在塔纳利斯沙漠的东部,是艾泽拉斯为数不多的中立城市之一,这里由怪脾气的地精卫兵主持治安,以保障惟利是图的地精技师和商人们安全地讨生活。我对地精没有什么特殊好恶,不过这个城市里确实有种热闹和睦的气氛。
  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沙漠里的夕阳把加基森映得火红热烈。酒馆里有很多人围着长条桌谈笑风生,拍卖所里更是人声鼎沸。这次我是陪艾薇来的,她来找一位地精技师来提升她的工程学技能。技师似乎对她印象不坏,两个人交谈了很久,时不时你推我搡地打闹说笑。本来想去别处转转,可是艾薇坚持要送我几个傻瓜型炸弹,我无法回绝她。
  城里的空地上有很多人在跳舞,侏儒女孩们围着一个得意洋洋的男巨魔,看他表演充满技巧的各种舞姿,几个人类不甘心地想抢回风头,也卖力地跳着群舞,大家看上去都挺开心。
  “其实,还是暗夜精灵的舞蹈最优美啊。”
  我听见身边的一个牛头人低声说。
  暗夜精灵是一种极高傲的种族,他们很少会在其他种族的面前跳舞。我好象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的舞蹈。
  “那些女孩们的舞姿,是在模仿花瓣被风吹落的样子,男孩们的跳跃和旋转,是在炫耀自己的强壮和灵巧……”
  我转头看着他。
  “呵……我又在自言自语了吗?对不起。”魁梧的牛头人憨厚地笑了,“我是个德鲁伊,在我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暗夜精灵们一起跳舞。”
  “那一定是段可贵的记忆。”我微微欠身向他表示敬意。
  “的确是的。在海的另一边,圣洁的月光林地……”德鲁伊的眼中浮现起做梦一般的神采,“那个时候,我们经常一边唱着一首德鲁伊的歌,一边跳围舞。”
  “您现在愿意唱一唱吗?”我向他笑了笑。
  “啊。”他也笑了,“那是一首舒缓忧伤的歌。”
  我找了个地方坐下,他开口唱起来,起初好象对歌词不太确定,接着,他提高了声音。
  ——好象经历了一场空荡
  ——在睁眼之后黑夜间弥漫
  ——星火燃烧着一股忧伤
  ——在荒野点燃,在内心里烧
  ——寂寞无处逃
  人们慢慢围拢到他跟前,刚才跳舞的巨魔高高兴兴地换了个节奏,跟着歌声的拍子跳起来。德鲁伊微笑着唱下去。
  ——沿岸花草似你的衣裳
  ——随海风起舞婆娑铃声响
  ——我按捺不住一阵呼唤
  ——想见你的真,听你的声
  ——流入溪谷深
  ……
  忽然间,城门外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号,人群一阵骚乱,艾薇也从技师的小屋里探出头来张望。一个矮人战士惊惶地冲进城里大声呼喝,我留意听了听。
  “盗贼!部落的盗贼!他杀了我的猎人战友!”
  地精卫兵们面不改色地继续站岗和巡逻。他们只保护城市的安全。跳舞的人群散开了,几个联盟勇士冲了出去,部落方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了?”德鲁伊吃惊地问。
  “好象是城外有人被杀。”我回头看看,艾薇并没有出来。于是我站起身对德鲁伊说,“走,我们去看看。”

  城门外五十码,一个亡灵盗贼被三四个法师围困,冰霜魔法的伤害让他的动作明显地迟缓了,但他没有放过战圈之中被他致盲晕眩的人类战士,他的每一刀都结结实实地捅在对方的要害,在他皱缩的面孔上我看到了嘲弄的神情。
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一个冲锋,我拔剑斩向一个正酝酿着火球的侏儒法师,德鲁伊高声吟唱着回春术,盗贼顿时精神一振。
  “胜利属于希尔瓦娜斯!”他高举匕首刺入战士的颈窝,这个时候,数个火球同时向他飞去,他痛苦地跪倒。
  刺客的生涯,就这样结束在耀眼的火光中。我提着重剑不断攻击着单薄的法师,全然不顾对方的火力已经转移到我身上。不知是谁用兽人语喊了一声“杀了这些联盟杂碎”,几个部落战士冲进了战圈,我手上一松,看了看四周,才发现混战开始了。
不久前还在一起跳舞的人们,此时都换了一副冷酷的表情。猎人们洒下的箭雨中有人在怒吼,有人已经倒下。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充满了和平气愤的地方,怎么会突然间变成战场了呢?
  渐渐的我分辨不出是谁在对我放暗影箭,谁在对我施治疗波,但是无庸质疑的悲伤气息像重雾一般笼罩住了我的心。这么久以来,死亡的威胁已经无法让我动容,却是这种悲伤越发令我不能自持。——这是谁的生命,这是谁的愤怒,这是谁的仇恨?
  ——更多的人倒下了。
  部落的力量越聚越多,联盟成员死伤惨重,但仍有几个顽强的联盟勇士还在坚持战斗。一个神情坚毅的暗夜精灵站在他们身后,手里捧着一团温柔的光。他眼眶中紧锁着愤怒的火,为自己的战友提供着生生不息的力量。
  停止吧。这样下去对联盟太不公平了。两个亡灵法师在我身边跳跃着施放奥术爆炸,那个暗夜德鲁伊知道自己无法保全战友的生命,竟也向我冲了上来。
  ——不。不能杀他。停止吧……
  ——什么?身为被遗忘者的战士,竟然要临阵退缩吗?骄傲的灵魂怎么能允许这样的行为!
  “不,别杀他!停止吧!”
  另一个声音喊出了我心中的话。高大的牛头人德鲁伊抢上来挡在我面前,“请、请别再杀了!”
  总要有人站出来阻止。我低着头停止攻击,一股窒息般的恶感顶住了我的咽喉。他的话没能影响到其他人,于是他声嘶力竭地叫道:“放他走吧!我们已经赢了!”
  法师们诧异地停顿下来。
  “求你快走吧!”这高大的牛头人声泪俱下,暗夜精灵也停住了正在吟唱的魔法,“鹿铃,你快走啊!”
  ——鹿铃?
  ——他知道那人的名字……
  “走啊!”
  怒气渐渐潮退。我吃力地举起手对鹿铃行了军礼。他后退几步,一转身幻变成一头猎豹,向沙漠深处跑去。
  牛头人颓唐地坐倒在地。
  人们停留了一会儿,低声议论着散去了。

  残阳燃烧着大片的晚霞,如果地上没有这么多尸体,这该是多么美好的黄昏。我很想把手放在他肩膀上 ,但我的剑还在滴着血。
  “我很丢脸,是吗?”他叹息着。
  我收起武器,盘腿坐到他身边。
  “不是那样的。”
  我们为什么总在荣誉与耻辱之间左右为难?在仇恨面前,我们其实有资格选择软弱。
  “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他沉滞地说,“鹿铃是我给他起的绰号。”
  “在月光林地?”我明知故问。有时候我很羡慕这些生为德鲁伊的牛头人,他们身负拯救的使命,双手捧着失落的美好,怀抱着这个世界几乎已经灭绝的天真,堕落的杀戮和丑恶的仇恨从来不能污染他们充满野性的心。
  “那时候我们都很小……在那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一起接受训练,变成熊相互扑打,变成豹在林间追逐,变成鱼在水中畅游,一起攒钱买天堂桃,爬到很高的山上去吃……”
  “那时,难道不能预知总有天会狭路相逢,兵戎相见?”
  牛头人用清澈的眼睛注视着我:“我们都很清楚……离开了那片最后的净土,我唯一能够为他做的,就是不杀他……”
  ——然而这一点,却远比杀死他要难得多啊。
  沉默有顷。这时夜幕已悄然降临。原来夜晚并不是缓缓到来的,意识到的时候,星星全都出来了。
  “对了……”我抬起头,“那首歌,想听您唱下去。”
  他苦笑着用厚实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膝盖。
  ——说好这只是一场虚幻
  ——在合眼之后星辰间飘散
  ——浪花推托这往事难忘
  ——在回忆里推,和失落牵绊
  ——心事何处放……
  “很好听的歌,就是太忧伤了。”
  艾薇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坐到牛头人的另一边。这次他没有停顿,接着唱下去。
  ——橘色云朵般你的芬芳
  ——随日落脚步消失在异乡
  ——我按捺不住一阵呼唤
  ——忆起你的真,舞起脚跟
  ——铃铛叮叮响
  他啜泣般地哼起副歌,轻缓又温煦的旋律模仿着小鹿跳跃时脖子上的铃声。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不过你不要这么不开心,打起精神来,总会有好事的。”艾薇拉住他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焰火塞给他,“送给你玩,高兴点嘛!”
  他感激地笑笑。
  “这个给你!刚才和师傅一起做了好多,”她又抓出一大把丢给我,“我们到城里去放,那样大家都能看到!”

  那天我们放焰火放到很晚,加基森的上空很久都闪烁着无数红色的星星,我想鹿铃如果没有离开塔纳利斯,就一定能看到这些星星。艾薇说的对,打起精神,总会有好事发生的。

后记
  这个故事送给所有善良可爱的德鲁伊们,歌曲《野衣裳》出自齐秦2002年的专辑《呼唤》,在整张专辑中也许并不是最出跳的一首,不过如果是换了另一个人,或者是换成十几年前的齐秦,都不可能有如此优美沉稳的唱腔,更难得的是这首老歌与我对德鲁伊的印象不谋而合。
  在写故事之前我去月光林地看了几次,那地方真好。我是一区的,眼下大家都差不多满级了,月光林地几乎看不到玩家,NPC们还在各自坚守岗位。那里的食品商卖很多我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什么天堂桃啦,杂烩饭啦,粗米糕啦。天堂桃大概是很甘甜多汁的水果吧。
  永夜港有一个角鹰兽站,部落方飞行管理员是个牛头人,上去跟他对话,他会边笑边说“哦,不行,你不是德鲁伊!”
  歌曲地址:http://www.cn8.cn/m/22720.htm  歌词与文中个别字有出入,我对照了几个版本,选用了个人以为最合适的字。希望看到故事的人,也顺便听听这首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