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wow美文系列4]亡者见闻录·彼岸花–horan (骆驼)

[ZZ][wow美文系列4]亡者见闻录·彼岸花

                                      

作者:刀片女郎
原题:[原创]亡者见闻录 彼岸花
时间:2005-10-17 10:12
来源:http://bbs.2500sz.com/dvbbs/dispbbs.asp?BoardID=45&ID=86877&replyID=&skin=1

  “你在想什么?”

  我坐在皇家区大厅入口处的台阶下,忽然听见女王的声音。我赶快上前去在她面前单膝跪下。

  “陛下……我只是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刚从阿拉希盆地的前线回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深深地低下头。此刻我的耳朵里还充满了联盟勇士们的祈祷声和呐喊声。女王陛下洞悉我内心的每一个波纹。

  “你把这个拿去,”她从手上摘下一枚戒指,微微欠下身,对我低声说出一个名字,“去找他,把我的印章给他看,他会使你达成愿望的。”

  我惊讶地抬头看着陛下。她说的这个人我知道。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曾经帮他到奥达曼寻找过他的家族宝物,其实那只不过是一把扫帚。女王看着我,露出浅而又浅的微笑:“吃惊吗?这里是幽暗城,每一个栖身于此的被遗忘者,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我带着陛下的印章戒指来到飞行蝙蝠站,找到帕特里克•加瑞特。他接过戒指,对我诡异地一笑。

  “耳朵所听见的,不一定靠得住哟。”他伸出一根干枯的手指,点住自己满是裂纹的嘴唇,“既然是女王的旨意,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接着,他把人类语和亡灵语当中可以当作桥梁使用的极单纯的十三个变音逐一在我耳边念了一遍。人类语和亡灵语之间,仅仅隔着一座纸做的迷宫,我们互在迷宫的另一组歧路当中,谁也没有想过一伸手就可以破坏这迷宫的墙壁。

  “我们本就在同一个蛹中羽化,为何一个是蝶,一个是蛾?语言之间是没有界限的,因为心灵之间的沟通,从不需要语言。不过,”他呲出尖利的牙齿,恐吓似的说,“不能告诉别人。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这个。女王陛下选中了你,我不知道这是奖励还是惩罚。”

  的确,我对这个也不能确定。

  
  费伍德森林的白昼比黑夜更可怕。夜幕可以遮盖许多丑恶,白昼只会让它们更狰狞。我策马缓缓行进,准备取道木喉要塞前往月光林地。不管是对联盟还是部落,那里都是片净土。在得到新的能力之后,我想找一个多少平和一些的地方来实践一下。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一只青色的迅猛龙。它一动不动的蹲伏在山路边的一丛灌木里,脖子上挂的草绳饰物我很眼熟,天哪,难道是她在这里吗?

  忽然从东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哨,迅猛龙像被放开发条一般骤然撒腿狂奔,循声而去。我轻拍马颈跟上它,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是她。那个爱笑的巨魔姑娘。她手握矿工锄站在一块瑟银矿前,头发红的很刺眼。我在五十码外下了马,悄悄把自己隐蔽起来。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一行五人的联盟小队没有下马,像是在观赏奇异景致般地看着她。

  我的脑子里顿时闪过数种念头。这五人当中有两名法师,两名德鲁伊,一名圣骑士,大概也是要前往月光林地的。此时他们正在交头接耳。迅猛龙跑到她身边停住,她伸手拍拍它的背。从我上次见到它已经过了一年,它的体形明显大了许多。猎人从包里掏出一只烤禽递到它嘴边,它倔强地把头一歪,好像在说大敌当前,不吃也罢。

  “撑不死你的!吃啊!”猎人硬塞给它,“我们不逃走,反正也逃不掉。你吃饱了才能打架。虽然我们都还在训练中,但我勇士的心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说着,她从背后取下双手战斧,用斧刺逐一扫过五个人的视线。我知道巨魔个个都疯疯癫癫让人摸不着头脑,可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么嚣张。

  这时圣骑士开口高声说了一句什么,本来我还没有注意到,原来这是一位女士。她半遮的面甲下露出蓬松的金发,虽看不到面孔,却可以从她清脆的声线中猜测她的美貌。我紧紧抓住她词尾的重音,回味她的每个音节。——盒子被打开了,秘密一一被揭示出来。

  “任务很紧急,你们先去吧。这个部落猎人交给我。”

  她真自信。听到她这样说,四名同伴附和了几声,嘱咐她小心,接着拍马疾驰而去。

  圣骑士下了马,庄重地向猎人行礼。

  “我的名字是索菲亚。”

  “它叫桃符!”猎人用兽人语说着,使劲一拍迅猛龙的脖子。然后极谦恭地一躬到底。这个礼可行的够重大了。

  本来就无话可说,更何况语言不通。圣骑士抽出重剑挥舞着冲了上来,猎人极其自然地向后一跳,桃符随着她的动作转向她的左侧,圣骑士一剑挥空,正要抢出下一剑,忽然间脚下一寒,整个人都被封进了冰冻陷阱。

  “很冷吧!”猎人刺耳地尖笑起来,“巨魔是从不向人鞠躬的,要记住呀!”

  真狡猾。每个猎人都是这么狡猾,才能在危机四伏的原野生存下来。猎人召唤了坐骑,绕着被困住的索菲亚转了一圈,带着桃符向联盟的相反方向走了。

  
不多时我追上了她。

  “嘿,怎么是你呀!”她还记得我,我从她身后超过来,她先向我打了招呼,“你看起来挺不错的,——哟,已经是军事长啦!”

  我向她微笑,却说不出什么,面对她我喉咙有点发哽。对语言的了解越是深刻,就越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容易才这样问出口。

  “我叫艾薇。”她伸手把我的军士长徽记拽过去仔细看,随口问:“杀多少人才能换这个牌牌戴啊?”

  这野蛮无礼却充满活力的巨魔。我无法对她说出指责的话。

  “可恶啊!竟敢戏弄神的战士!”身后忽然传来那个圣骑士的声音,她胯下的战马怒目圆睁,从后面赶了上来。

  艾薇回头看了看她,从容地下马:“追的真快啊!”

  “我要和你公平决斗!”索菲亚摘下一只护手,指着艾薇的鼻子说。

  “有种你就丢过来砸死我啊!”艾薇毫不客气地用斧头回指索菲亚。

  人类语像是在哼哼什么曲调,兽人语像是在模仿各种野兽的号叫。我刚想下马,两个女人忽然转头对我大声说:“没你的事!往后站!”

  ——这是怎么了?她们似乎是能够沟通的?

  我只好举起双手,勒着马慢慢后退,退到了一棵树下。

  
“以圣光的名义!”索菲亚扬起头来做了简单的祈祷。

  “为了部落!”艾薇也大吼一声,接着高举双手,鲜红的猎人印记锁定了索菲亚。

  在这之后,就完全是武器和武器之间的对话了。鲜明的猎豹面孔浮现在艾薇头顶,明亮的光环笼罩住了索菲亚的全身。一个是与守护兽血脉相连的部落猎人,一个是被圣光庇佑的联盟骑士,又是一场你死我活。

  这是再公平不过的。但我不愿意看见艾薇杀人。可是如果艾薇落败了,我会不会为了救她而杀死索菲亚呢?

  ——要怎么阻止她们?

  ——纵然能对她说出她能听懂的话,又能做些什么?

  艾薇灵巧地转动着身体,跑动间手中的强弩不断发射着利箭,索菲亚在桃符的纠缠下紧追不舍,她已经换上了光芒极盛的武器。猎人从小就习惯于翻山越岭,在猛兽出没的地方来去自如。而一个人类想要成为真正的圣骑士,所付出的努力更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战争啊,你是何其可怕,这些本该在和平的家园中忙于纺织缝补的姑娘们,都要这样挥舞凶器!

  我策马跟随着她们的战斗。平原和谷地。河滩和山脚。艾薇控制着战斗的节奏,而索菲亚不时给自己施放一个治疗法术。就这样追逐着,身着重铠的圣骑士渐渐有些气力不继了,战况却仍然胶着。

  忽然间,艾薇停住了脚步。

  “不打了不打了!”她挥舞着双手,“喂!等等啊!”

  索菲亚一个箭步冲上来,正要挥锤痛击,艾薇却伸手向河边指去:“你看!”

  肮脏可怕的血毒河里,流淌着脓液一般腐臭的绿色污水,就在这样的河边,生长着一株颀长的植物。

  艾薇收起弩,唤回张牙舞爪的桃符,索菲亚收起战锤,取下了厚重的头盔。

  “这是轻歌花……”

  ——轻歌花。兽人语是如此铿锵,人类语是如此深情。

  它与周围猥琐的灌木完全不同。虽然被污染了,仍保持着婷婷玉立的姿态,尽管叶片与花朵变得枯焦,却坚强地盛开着。

  索菲亚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药膏用完了……”

  “我有!”艾薇掏出罐子递给索菲亚,两个人耐心地把一份药膏涂在轻歌花的茎杆上。神奇的赛纳里奥药膏使这株植物重新舒展开来,花朵变得更加鲜艳娇嫩,叶片也恢复了生机勃勃的绿色。

  “哦,好香啊……”艾薇和索菲亚同时说道。

  是啊。真的非常香。它在河岸上骄傲地伫立着,散发出让人精神一振的芬芳。它让人忘却了这里是乌烟瘴气,鬼怪横行的费伍德森林,忘却了这里是联盟和部落冲突最频繁的争夺中的领土。在这个堕落的地方,竟能开出这么坚强的花朵。

  “嘿,这花跟你头发颜色很配!”艾薇伸手抓抓索菲亚整齐的金发,“我给你揪一朵……”

  索菲亚笑着摇摇头,拉住艾薇的手:“就让它那样开着吧。”

  ——没错。她们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却是能够沟通的。美丽的事物即使没有语言的冗述,也是一样的美丽着。总有一天,费伍德森林的泥土会重新变得肥沃,树木会重新伸展开蓬勃的枝叶,动物们的灵魂再不会被污染,血毒河也会变得清澈,到那时,轻歌花会在每一个角落像姑娘的笑脸一样绽放。

  
  艾薇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拍拍索菲亚的肩膀。接着召唤了坐骑。

  “喂,我们走吧?”她跑到我身边说。

  “怎么,不打了吗?”我这才安下心来。

  艾薇回头看看仍在轻歌花前微笑着的索菲亚,撇了撇嘴:“不打了。那个小美人老是耍赖。”

(全文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