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wow美文系列2]亡者见闻录·午夜牛狼–horan (骆驼)

[ZZ][wow美文系列2]亡者见闻录·午夜牛狼

                                      

作者:刀片女郎
原题:[原创]亡者见闻录 午夜牛狼
时间:2005-07-20 09:13
来源:http://bbs.2500sz.com/dvbbs/dispbbs.asp?BoardID=45&ID=59561&replyID=&skin=1

  阿希拉高地是个不错的地方,这里气候干爽,又得河水之利,土地肥沃,很适合种植高地农作物,位于阿希拉高地的落锤镇,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部落补给镇。以前来到这里很多次,却很少品尝这里厨师的拿手佳肴烧烤秃鹫,在这片争夺中的领土上最常吃到的,就是敌人的尸体。

  “大哥哥,你不饿吗?”
  亡灵女孩一边用骨节突出的手背擦拭嘴角,一边抬头看我,地上散乱的尸体,已经被她吃得七七八八。这女孩被一队联盟小组围攻时我刚好路过,厮杀之后她遍体鳞伤却仍然很乐观,笑嘻嘻地说她叫核桃,然后冲我皱缩起嘴唇。她瘦巴巴的小脸确实像一颗核桃。
  “不太饿。”我盘腿坐下来。
  核桃咯咯地笑了。她生得挺好,挺漂亮,只是干枯的面颊缺乏活气,此刻嘴唇上暗色的血迹倒让她显得很精神。“我总是觉得饿。”她用脚踢踢边上矮人战士的尸体,“饿就要吃。明知道吃多少也不会有满足感,也还是很想吃……”
  ——初上战场时的莫名饥渴,战斗结束后的恐惧疲惫,不往嘴里塞点什么就无法停止颤抖的感觉,每一个亡灵都尝试过。
  “我是亡灵嘛!我得顺应命运啊!”她不死心地又低头吃了一会儿,“夜精灵的肉最可口,甜甜的,又不塞牙,人类就稍微差一些,不过血流干之前的第一口味道很浓郁,也不错。矮人和侏儒比较难吃,好像有铁锈和火药的味道……可能是错觉?反正我不挑嘴,有得吃都很满足了!”
  看着她认真进食的样子,我突然问:“你想不想回幽暗城去?”
  核桃从尸体上抬起头,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回去?那里不是很安全吗?”
  我点点头,她冲我嘿嘿一笑又埋头吃起来。她年轻勇敢,不想回去安全的幽暗城,而我此刻却无比怀念幽暗城凝滞沉重的寂寞空气。
  这时我听见了一骑蹄声。在这样空旷的原野上,一个小点从远处飞奔过来,很快就能辨认出是一个骑着战马穿着长袍的人类女孩,应该是个牧师。我推推核桃,核桃立刻站起身来,酝酿起第一击暗影箭。那女孩在十几步外翻身下马,向我们举起魔杖,大声呵斥了一句什么,核桃冷笑了一声,暗影箭骤然出手。
  女孩顶住暗影箭的冲击力,试图接近核桃。她反复地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一再向被我们吃剩的尸体鞠躬,直到她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也无法和我们交流,于是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战争啊。
  我拔出剑冲了上去。

  “大哥哥,可以吃就不要浪费嘛。”核桃指着女牧师的尸体对我说。
我笑笑,蹲身下去凑近尸体的咽喉,却发现她脖子上戴着一个奇怪的饰物。这是用一根细皮条串起来的萨满符印,边上还装饰着各色玛瑙珠。我把皮条解下来,风吹过符印上的几个并排穿孔,发出若有若无的低沉哨声。真是件别致的装饰,只有部落的萨满祭司才佩戴这样的符印,这很可能是件战利品。
  战利品的意思就是,从死去的敌人身上缴获的物品。
  萨满教徒中众里挑一的优秀祭司,就在真枪白刃的战场上,一个一个地牺牲了。

  入夜时分终于抵达落锤镇,核桃向我道谢之后就被编入了新的队伍,一群人斗志昂扬地出发了。落锤镇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巨魔萨满祭司,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听他睿智的教导。一队队战士们各自开拔,我就留在萨满长老的身边听他吟诵祭司们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古老歌谣。期间有几次落锤镇遇到联盟的突袭,所幸有惊无险。

  “现在的祭司都很年轻……我来不及把这些教给他们了。”
这一天傍晚,唱完一段歌颂风与天空的祷文之后,长老伸直腰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地都是部落的尸体,满地都是执着的亡魂,年老体衰的我,只能在镇子里为他们祈祷……真希望自己也还年轻,可以和大家一起战斗,哪怕不能像战士一样勇猛冲锋,至少可以帮忙收敛战友们的遗体……”
  说着,长老低头装了一壶土烟,吧嗒吧嗒地抽起来。
  我总觉得宗教对战士来说是无用的。一路从瑞斯塔法林地走来时,满地的累累白骨也不能因祷告而起死回生。长久以来这位长老吸引着我的并非他对萨满教义的虔诚,而是因为他确实通晓了天地之间的博大智慧。我不出声地看着他抽烟,浓香的烟雾仿佛沾染了智慧的气味,让我陡然想到了几天前葬身在我剑下的人类牧师。
  长老用粗大的手指揉着被烟熏到的眼睛,一面含糊地指了指西边栅栏长长的影子,有个粗壮的牛头人坐在荫凉里,显得有些没精打采。这几天我也注意到过他,他是个年轻的祭司,有不少朋友,白天他们出门作战,入夜后大家都回来了,他还常常一个人跑出去。
  “他好像是累了。”长老低声说着,“萨满祭司是神的执行者,传导着神力,虽然这是无比神圣的事,但一个祭司所要承受的重量,谁又会比他们自己更清楚呢。”
  “长老大人,”我对搓着双手,“死去的人真的需要祈祷吗?”

  “祈祷可以让灵魂获得永恒的自由……就那样自由地……” 长老放下烟,抬头看着天空,一只白色的飞鸟在落锤镇上空盘旋着,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觉得天空好高,高得令人痛苦。
  “那么,您会不会为联盟的死者祈祷呢?”
  长老微笑了。
  “无论是联盟还是部落,只要死去了,就终究会化为风和土。死者是没有阵营的。”
  我们三个就这样坐在高爽的东南风下,一直坐到明月升起,夜气渐凉。落锤镇人来人往,午夜之前,大家都回到这里修整。外面很可能是发生了小规模的遭遇战,进出的人们多少都带着点伤。那个牛头人抬头看看天色,从角落里站起来,信步向镇口走去。
  萨满长老推了推我。
  “祭司大人,去哪里?”我开口问道。
  他转头看着我,用力扭了扭肩膀,在我面前施法,变成了一只幽魂之狼。
  “这么美好的夜晚,应该在广阔的原野上度过。”他用后爪搔了搔耳朵,撑着两只前脚伸了个懒腰,冲我摇摇尾巴,转身跑进了夜半清冷的月光中。
  我看着他跑远,接着上马远远地追了上去。

  月光洒遍了阿希拉高地的每个角落,也照亮了散落在各处的尸体。长耳朵的精灵,结实的兽人,这时候都和和气气地躺在地上,不再争斗了。那个化身为狼的牛头祭司在每一具尸首前驻足停留,用前爪和舌头为死者多少恢复一些尊严。跟踪着他的时候我发现了核桃的尸体,死去的她显得尤其安详。我只是个战士,无法为她的灵魂祈祷安息,于是我解下了她的部落徽记,准备下次带回幽暗城。
  ——就这样一处一处地走过。
  ——我们终将成为风和土。
  天快要亮时,他终于停在了禁锢法阵附近的墓地旁,面对我的方向长长地嚎叫了一声,我顺了口气,策马走近。
  “到底是要去哪里呢。”下马走到他身旁时我着意看着他抖动的脊背,这高贵的牛头人,受人尊敬的祭司,部落的精神领袖,是在尸体中寻找什么呢?
  “不去哪里。”他坐在地上,低头啃啃自己的脚爪。
  我取出从那个女牧师身上找到的萨满符印,风从并排的穿孔中吹过,发出低沉的呜咽声。他抬起头看我,我把符印递到他面前。
  “这是您的吧。”
  他转头看着我,犹豫着点了点头。
  我走上前去,把符印挂到他脖子上:“她愿意接受您的馈赠,是不是也像您这样,为每一个人祈祷?”
  “唔……她祈祷的声音,真的动听啊。”他笑了,狼的笑声很奇怪,“是好久以前的事。那一夜我在原野上忽然听见她在为死者祷告,就不知不觉地向她靠近了……她允许我贴近她,接触她……不是用甲胄和武器,而是用这狼的身体和声音……”
  ——宗教对生者何用?不过为了内心的平静而自欺欺人罢了。
  ——但是神不在我们身旁。所以我们要通过牧师了解神的旨意,通过祭司借用神的力量。我们都是神手中的羔羊,牧童们指引着我们,向神的手所指的地方去……

  后来我再没有见到那位牛头人祭司。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我告别了萨满长老,准备离开阿希拉高地,长老叮嘱我说,要顺应命运,无论战斗与否,都要听从自己心灵的指引。我想起核桃瘦瘦的小脸,她的心灵让她远离舒适安全的幽暗城,最终把她葬送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
  ——这样真的是正确的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策马缓缓走在高地特有的曲折道路上。走过禁锢法阵边的墓地时,我又看见了那只狼。
  “祭司大人。”我下马向他行礼。
  他在我面前伸了个懒腰,抖动着脊背向我回礼。上次我为他挂上的符印皮条上纠缠了很多狼的毛发,我想他已经很久没有恢复牛头人的样子了。
  “您还在找她吗?”我伸手摘掉挂在他腹部的枯草,想着应不应该跟他说,那个女牧师的尸体已经被我和核桃吃光了。
  “她去了哪里呢?不,您不要告诉我。”他周身的毛皮闪着一层荧光,“她可能已经离开了,这样,比较好。”
  “您很喜欢自己这个样子?”我轻声问。
  他立在原处,把自己在月光中浸透。
  “不。这样虽然身体更轻快,双眼更明亮,却觉得自己脱离了生为萨满祭司的责任。”
  “同为羔羊的牧童,为什么不以祭司的面目与她一同祈祷呢?”
  他把头伏在前脚上,嘴角收紧,像在苦笑。
  “那样的话,她会认不出我的……”

[wow美文系列1]亡者见闻录·永夜之地的猎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