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05.9.25)户部巷小吃行–horan (骆驼)

[ZZ](05.9.25)户部巷小吃行- –

                                      

发信人: Xmas (例如,每天爱你多一些), 信区: Heart
标  题: (05.9.25)户部巷小吃行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Sep 25 19:41:06 2005), 站内

    久闻江滩户部巷乃武汉一大早餐小吃胜地,被称为汉味早点第一巷。加之同屋武汉mm
的极力推荐,说那里几乎可以见到能在武汉见到的所有小吃名类,且美味地道,很多店常
常会排起长长的队伍呢!一个如此受人青睐的小吃街定有其可人之处,不妨去看看。:)  
今日闲来无事,与宿舍一mm慕名前往。

    早上六点起床,整装出发,踏上515路,经过14站路的颠簸,终于到达终点站汉阳门
。沿路返行两百米,户部小吃巷便豁然眼前。

    户部小吃巷成瘦长"丁"字格局,巷子不大,忽略"丁"字两翼,长约150米,宽3米而已
。据说明嘉靖年间,《湖广图经志》中有一张地图,上面可看到这条狭窄的小巷,这么一
条小小的巷子,名声的确大得有些惊人。不过这些都不是我要考察的,我关心的就是它美
味的早点:D

    一进古色古香的小巷,便可见武汉原汁原味的特色早点:香气醇厚,软绵爽口中透着
一股嚼劲儿的石婆婆热干面,两面金黄、外酥内软、窝中脆的谢氏面窝,油光闪亮、色黄
味香、外脆内软、油而不腻的三鲜豆皮,嚼起来韧劲十足、不时透出清淡鲜美鱼味的徐嫂
鲜鱼糊汤粉,自制独特酒曲和千锤百炼的酿酒手艺的万氏米酒,还有高胖子粥店、陈记红
油牛肉面、王氏馄饨、何记豆皮、麻婆灌汤蒸饺、李大饼、顾氏肉松卷、吕记油饼、吴记
米发糕、小文煎包等近40种鄂地特色美食在此争奇斗艳,各显其味。面对突现眼前的如此
多的小吃,我们几乎要茫然不知所措。几经切磋,议定先走马观花,干逛进去,出来时再
买自己看中的早点。 

    我们一路逛进去。尽头便是蔡林记,这可是武汉老字号小吃。这里以面食为主,热擀
面、牛肉面…也有米线、红薯粉、空心粉。我本想要一份红薯粉,但看空心粉也长得挺
可爱,便问老板是否能各来半份,并告诉老板我是新来乍到、品尝早点的:D 女老板爽快
地说"没问题",麻利地从身边拿出一个长的可以滤烫的瓢,烫了两个半份粉,边加各种作
料,边笑着向我介绍户部巷早点摊群的经久不衰、味美香醇。同屋mm要了一份热擀面和一
个面窝,我夹过热擀面尝一点,果然是正宗地道,比及他处,别有风味:) 面窝也香脆可
口。我们吃着粉和面继续溜达于小巷,发现有一处卖"印度甩饼"的,老板笑着告诉我们户
部巷只有这一家。看着那薄薄的面皮,实是馋涎欲滴,于是买了一个不加牛肉的。尝了尝
,不是很合口味… 继续向前走,闻到一种难闻的气味,原来前面不远有臭豆腐店。我想
起前两天同学吃臭豆腐的如痴如醉的样子,有心一尝。问同屋mm,以前也没吃过。于是二
人合买了1元钱的。我虽然很小就认识臭豆腐了,但因为它的臭味,从来没吃过。买来之
后发现并不臭,味道也很鲜美。我开心地吃了一块,难得难得!:D 后来俩人又买了很多
其它的小吃:烧饼(这可是土家一绝。近两三个月才在武汉突然火爆起来的,香脆可口,
果然不错。)、豆浆、米酒。本来还想尝尝那里的混沌、豆皮,可胃实在太不争气了:(

    酒足饭饱,我们缓步踱向巷外。出小巷,见一衣着褴褛的七十来岁老者,佝偻着坐在
巷头,旁边放着担子,还有一个桶状的但有盖的东西,盖上一个突出的空心小圆东西,冒
着白色的热气。问之,才知道是卖米糕。米糕我很久以前吃过,比较干,干面粉似的,味
道并不怎么好。那个用来做米糕的容器和用来擦净容器的手巾看起来也不是很干净。老者
手里夹着一只烟,近半寸的烟灰在烟头遥遥欲坠,我很担心它们会落入米糕里。于是我们
皱皱眉走开。走不到十来步,似乎有些内疚与不安,买了几个米糕,并动员走过来看的两
位中年男士也买了一些。在这样的时候,我似乎总是被自己的感性支配,这大概也是我性
格中的弱点吧。

    然后我们吃着烧饼喝着米酒,信步踱向江边。这时候才近八点,江边有不少晨练的人
。跳舞的、练太极的…以中老年人居多。我常常羡慕他们,在抗拒衰老与死亡的时候,
却如此心境平和。公路靠江的一排房屋比较矮小,却很别致。酒店、招待所的名字也都很
有韵味,比如"春江花月夜"、"巴山夜雨"、"倩女幽魂"…一派江南气象。向左望去,便
是横跨长江的一座桥,下层有列车呼啸,上层有汽车穿梭,很是宏伟壮观。原来已经到了
武汉长江大桥!真是无意插柳:) 我虽常日经过这座桥,却都是在汽车上与它擦身而过,
呵呵,惜乎来去匆匆。我们便从桥侧的台阶上去,与下层桥面平齐的是一个很大的平台,
一块很高大的碑上印刻着毛泽东"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名句,背后是一些关于桥
的介绍,于此不累述:) 粗粗看了一下,我们继续向上爬到了上一层桥头。呵呵,这个时
候我终于解决掉了手中的"掉馅儿烧饼"。满脸满衣服全是烧饼馅儿,小孩子似的。mm笑道
:"我终于知道’掉渣儿烧饼”掉馅儿烧饼’名字怎么来的了。"二人大笑。

    从桥头南走数百步,便是黄鹤楼脚下了。黄鹤楼屹立在不远处的半山腰,似乎在等待
着我们。可惜我跟mm都没有足够的准备,只好作罢了。听去过黄鹤楼的人说,那里一点都
不好玩,且门票奇贵。不过我有一天还是会去的,否则就会"欠下悠久的文化传统一笔债"
了:D

    站在桥上,看滔滔江水,望渺远青山。大江东去,千里烟波。体东坡豪情,听耆卿风
月。长江就是以它的包容性,向远归的游子、初至的宾客展开热情的笑容,张开温暖的怀
抱。呵呵,以前朋友们常说,生活在武汉的人真是太幸福了,天天都能饱口福,羡慕你们
哦!

    真的是这样啊!呵呵,北京王府井小吃街也去过很多回,却总是没有这样的温馨的感
觉,人的心总是压抑着的。
    
    前几天碰到高中最好的朋友,辞职从深圳回到武汉,说决定在这里生根发芽了。这就
是人们常说的乡情么?呵呵。

来源:http://www.newsmth.net/bbsrecon.php?id=8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