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生命绝唱—冥界阳光–horan (骆驼)

[ZZ]生命绝唱—冥界阳光- –

                                      

作者:星华

来源:http://www.pcgames.com.cn/cartoon/origin/pic/0211/103596.html

  《圣》若以海皇篇结尾,未免有虎头蛇尾之憾。然以冥王篇为其压卷之作,可称龙头凤尾,功德圆满。十二神殿篇开局平平,却伏线千里,环环相扣,此呼彼应。随着情节的展开,人物纷纷涌现,情节盘根错节,主干巍峨,枝叶繁茂。冥王篇却从头至尾都跳动着最强的音符,诡异莫测,奇迹联翩,惊险频出,摄魂夺魄。

  与北欧、海皇篇不同,冥王篇不只是《圣》中分段独立的故事之一,而是承托全书内容,又不失自身风格的大结局。此篇中,星矢找到了姐姐;撒加杀雅典娜的短剑从教皇宝座下取出;前教皇及十二宫一役死去的黄金战士全部出场;童虎也返老还童,披挂上阵。海皇波赛东未甘落后,相助圣斗士;挑起海洋大战的加隆在冥王篇中光彩照人。冥王篇以撒加、加隆兄弟呼应着十二神殿篇、海皇篇,使《圣》(书)成为一个有机整体。

  冥王篇构置巧妙,不亚于十二神殿篇。其时空跨度之大,远胜前者。十二神殿篇将读者从五光十色的现代日本带入古典希腊,北欧一派银冰白雪之后是蓝色调亦真亦幻的海底世界,正美逐渐于现实之外构筑着人物的活动空间。其想象力在黑色背景的冥王篇得到了最大发挥:从十二宫到地狱之间的哈得斯城,从地狱到极乐净土之间的叹息墙,纵横三界之内,巡游五行之外;加之返老还童,复活重生,借体还魂种种玄术,殊为可观。

  冥王篇横空出世,一举打破十二神殿沿袭下来的传统,改由黄金战士为主打人物,将五位青铜战士留在了极乐净土的决战。并借此进一步塑造人物。穆先生,沙加,撒加,加隆等人,纷纷“闪亮登场”,
温雅从容的穆满身伤痕,一尘不染的沙加额角淌血。他们在完全不同的背景下,展示性格中的另一面或另几面,弥补前文缺憾,成为立体形象,另读者耳目一新。相较之下,冥斗士大多形容猥琐,尽是些青蛙,蚯蚓之属,作者好恶可见一斑。

  冥王卷容量之大,故事之紧凑,亦是前所未有。

  地上拟十二神殿篇顺序闯宫,却是多方人马“齐抓共管”,前有童虎史昂各使绝技,后有美罗加隆争执教廷;明有黄金战士闯宫,暗有冥王属下跟踪;早有穆先生紧追不舍,迟有青铜战士匆匆而来。地下拟海皇篇分线而述,星矢与瞬、冰河与紫龙分头行动,穿越层层地狱,步步有难,处处遭劫,加隆一辉左帮右助,哈得斯与瞬关联微妙。构思宏大缜密,悬念层出不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希腊神话中幽冥和夜的儿子卡隆,身份变成了天间星的冥斗士,却仍在冥界担任驾驶运载亡灵渡阿格龙河的职务。在冥王篇中,他则是一位合格的“导游”。他介绍冥界有“八个狱、三个谷、十个壕、四个圈”,他说瞬“死后也许能到极乐净土”,预示了五位主角在那里与冥王的拼杀。卡隆向圣斗士索要金钱这一近乎搞笑的情节,引出了瞬的吊咀——他日后成为冥王替身的命运。

  惊心动魄的最后圣战,惨烈前所未有。白羊宫前,迪马斯、阿布罗狄死;金牛宫,阿鲁迪巴死;处女宫,沙加死;神殿,雅典娜死、史昂死;哈得斯城,穆先生、美罗、艾奥利亚死,撒加,修罗,加妙死;地狱,奥路菲,加隆死;叹息之墙,潘多拉死,十二黄金战士皆死;极乐净土,星矢死!而正是与哈迪斯代表的死亡的战斗中,冥王篇所表达的意境开阔深邃,远在其他三篇之上。那是在一连串死亡背后,对生命意义与目的的探求。

  深夜,茫茫无际的黑暗象征着恐怖、危机和绝望。坟墓里的人复活了,却要把生者带进死亡的深渊,战斗的序幕由此拉开。

  生命珍贵,“一枝枯萎的鲜花,不会再盛开;人、鸟、虫……光辉的星星都只有一次生命”;生命美好,“天是蓝的,草是绿的,血是鲜红鲜红的”。从古人求仙访道到今人的延年益寿,无人不追求更长久的存于世上,哈得斯的斯甚至用“永恒的生命”赠与追随者。然而,生命不在长短,只要活的有意义。时间的长短只是人们观念上的感觉与执著。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及至一生庸庸碌碌,畏畏缩缩而生活,徘徊在地狱边缘不被神承认的人,不如一年、一月乃至一天而活的有意义的人。只要生命曾经绽放过光芒,这一生就已值得。于是,日出前短促的十二小时,那水泡般的生命担负了人类生死存亡的重负。血的恐怖,毁灭的长夜,劳碌而无报偿的奔波,希望与绝望相间的相煎,对他们而言,已不复是显而易见的灾祸,而是一种无边的慰籍,一场绝妙的游行,一幕“人生之美尽于斯”的戏剧。存在之物一定会走向灭亡,充满希望和热情,不为灭亡的前景所动,是最大的勇敢和坚忍不拔,最伟大的乐观主义和最深刻的悲观主义之结合。

  人类重视瞬间的燃烧甚于冻结的永恒,寒冷寂寞的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死。为了追求光明和温暖,人类宁愿付出生命。昔日,奥路菲为地狱边缘的一线微光惊喜回头,却成终生遗憾;如今,叹息之墙前是一场生命的献祭。星辰陨落,为的是从飞扬的风尘中产生另一个世界,一个阳光的世界。生命的火焰在风暴中熔化,消蚀,一直到灭亡。生与死循环不息,这夜并没有盲了眼,地狱的深渊也有太阳之光!

  无论在任何时地,希望都是一种支撑生命的安定力量。悲声震动的地狱中,却连唯一的希望也难留存,绝望之门后的死亡国度,是愁苦之城,是永劫之苦,是万劫不复的人群,难以想象那里的恐怖与凄惨。然而,“希望是任何时候斗不能放弃的”,“哪怕地狱门后边的道路充满荆棘和苦难”。如一辉所言,要“抱着希望而战!”希望和乐观,是生命的力量,能拭去一切可忧可悲可恨可厌的污迹。

  生命的永恒的光辉不外乎就是保持青春。夜色茫茫的十二宫中,童虎感叹随着火钟燃尽的虚幻青春,却寓言般的警示:最长的一天也有它的黄昏,一生只能享受一次的青春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美梦,醒来是早已消逝无踪。且请珍惜着不耐久藏的生命之晨。

  爱情是生命的火花。取材于希腊神话的奥路菲与欧律狄克美丽而悲哀的故事,从爱的意义上展示了死亡。人与人的感情联系,因为死亡变得更加紧密,一个生命结束了,对另一个生命的爱却还存在。因为死亡造成得分离,却因为爱的思念而建立起一座永恒的心灵桥梁。。奥路菲失去心爱的情人,敢于到亡灵世界冒险。他勇敢的追随命运,无惧于任何人,任何事。爱升华了人类所具有得生命情感,显示了人无比高贵得尊严和人得真正意义。然而,奥路菲最终没能和爱人团聚。结局虽然是一个悲剧,却忠实于现实可能性得逻辑:人真正死亡了,灵魂就不会归来。一切都具有一种生命启示。不过,爱的悲剧是不存在的,死不是终结,奥路菲弹奏的情歌,如天籁悠扬,天长地久,亘古不变。

  在死亡威胁之下,不单只是爱情分外感人,所有的感情都凝重而深沉。穆先生面对恩师时的不解与痛苦:“可是我,也答应过誓死保护这白羊宫!如果您认为我是反叛,我只有以死相报了……”。撒加等人忍辱负重,舍弃名誉,与朋友为敌,灵魂泣血的无奈与悲痛:“沙加,对不起,我们其实是……”。女神殿,沙织举剑自尽,含泪微笑,满眼了解、感谢、信任。哈得斯城中,黄金战士短暂的生命走到尽头,化烟成灰的遗憾与希望,“至少是……继承你们的灵魂,永志不忘”。叹息之墙前,战士们的微笑如同兄长,从神话时代就并肩战斗的兄弟,已经到了告别时刻。通往极乐净土的通道中,潘多拉反叛神灵的挣扎叮嘱:“真正可怕的是哈得斯大人的亲信……”。穿越遥远的时空,青铜战士与魔铃等人共护星华,抵御袭击的嘶声呼唤:“星矢,你放心,我们豁出生命也要保护你姐姐,别让生命白白溜走!”如此种种,生命危机的时候心不曾死去,死亡的魔爪之下,情更深,义更重!

  各民族关于死亡的看法多种多样:古埃及人信仰“永生”,中华民族赞美舍生取义,佛教追求涅磐解脱,道教认为生死自然,热爱生命的希腊人对死亡,来世,地狱,死神的想象和解释也并不发达。但是基督教鄙视人的现实生活,把人的现实生活看作是罪恶和不洁的,而用运地狱之苦恐吓威胁,才有可能“征服”人们的心灵,使之在精神上屈服。中世纪基督教色彩浓郁的《神曲》第一部《地狱》集成了人们关于地狱的各种观念与想象,描绘了最令人骇怖的惨绝人寰的酷刑与折磨,无数受刑者的绝望、哀号、呻吟、悲叹、哭泣。于是,正美采用《神曲》中的地狱作为冥界篇背景,恰恰与圣斗士所带代表的古希腊文化形成鲜明对比。

  《圣经》《启示录》“末日的审判”一节描述“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这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地狱不知使多少活着的人恐惧死后早上万劫不复、永无休止的痛苦折磨。这一切,却被闯入冥府的圣斗士扰乱不堪。

  活跃戏谑的星矢无视法庭的庄严神圣,大笑着“最初是打喷嚏,跟着是大声胡言乱语,最后作为最下贱的行为——放屁”;瞬怀疑法庭的共正严明,瞬严肃而迷惘的质问:人类本身为了生存都是在犯罪吧!而加隆干脆以其强拳耍弄了判官,使这荒谬的审判被迫终止,并傲然宣称:“人对人无权制裁!”“在清除世上一切邪恶之前,只有战斗!”

  这一笑中有着生命的乐观,这一问中坚定着生命的信念,这一拳实践着生命的骄傲。吞噬死人三头狗刻耳柏洛斯狼狈不堪,因为“不过是一只狗而已,怎么可以吃人呢!”滚石地狱滚落的是冥斗士的尸体,黑暗沼泽的竹筏上撑篙人变成了圣斗士。众人无不如临大敌,也难料竟有人行刺哈得斯。最终,黄金战士开弓一箭,天崩地裂,冥府动摇!死寂的冥界妖鬼皆泣,人神共惊。

  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生命是阿格龙河滔滔弱水不能翻覆的一叶扁舟,是地狱深处亘古冰湖冷冻不息的一捧火焰,是黑暗尽头叹息之墙阻隔不断的一束光明。光明灿烂的极乐净土,生命却是漫无边际花朵上染满的血迹和汗水。雅典娜告诉星矢:虽然没有了力量,但是你们还有生命!虽然在有限生命的身体上受到无限伤害,但是人类生命中潜在着奥妙的本能,它可以再次无限地发挥出来,这种力量是有时候可以产生超越神的奇迹!星矢把生命紧紧掌握在自己手里,点燃生命之火的同时,庄重高雅,只在神话时代出现过的神圣衣复苏了。战胜了死神和睡神的,是生命的意志。

最终,哈得斯所设立的地狱与极乐净土一同消逝,雅典娜的愿望实现了:活着的善人和恶人在死后可以平等的长眠在地下。死亡,本就是人与人之间所拥有的唯一平等专利。对天上幸福的期待和对未来刑法的恐惧,只能阻止人们去设计自己的幸福。只在唯一的生命之中更深切的关心怎样生存,并使自己见爱于同类,就已经向幸福迈出了一大步。

  最后的决战中,人类拥有的伟大力量,从生命之源中涌出的爱,把统管死亡的神打倒。星矢的小宇宙消失了,在光明的世界里,他却是永远活着的。生命的绝唱余韵回荡,悠悠不绝!

  冥王篇的确是经典之中的经典,却还有谜未解:星矢的姐姐找到了,那魔铃又是谁?莎尔拉每每问及她失散的弟弟,魔铃皆仰天不语。这善良女子竟真的没有结局?

  冥王篇最致命的硬伤是所谓的“九星联珠”。
  太阳系的九大行星是水、金、地、火、木、土、天、海、冥。天文学上的联珠是指多个行星聚于一个扇形区域内。1186年9月15日,太阳、月亮、五大行星聚集于天平座;1962年也发生过一次行星列队;1982年3月10日,九星集于96°扇形域——我国为此发行了一枚邮票(T.78);扇形域最小的联珠是987年,角度81°。五千年来,九星会聚角度近70度的可能发生13次。在西方,这是灾难的象征;中国,这一现象却被称为日月同璧、五星联珠、七曜同宫,意味着大吉大利。《史记?天官书》载:汉之兴,五星聚于东井。(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后汉书·天文志》云:三皇迈化,协神醇朴,谓五星如联珠,日月若合璧。

  普通日蚀的成因简单说,是月球在太阳光照射下投在地球上的影子。我们在地球上所见的最大天体是太阳,其次是月球,其他行星在夜空中只是一个小亮点。月以“银盘”之大只能使地球上的一部分地区,在一段时间内看到日蚀,而其他行星则连这一点也做不到,只能有“凌日”现象发生,因为它们的体积和质量无法与太阳相比,较之月球又距离地球极远,地球不可能位于它们的影区之内。况且,九大行星中较大的土星、木星还列于地球之外。

  由此可以得出以下结论:^^b (搞笑)
  1.哈迪斯是傻瓜:费劲儿弄什么“九星联珠”,徒劳无功,不如来个小行星撞地球有用。
  2.雅典娜也不智慧,被骗而不知,为此还牺牲了十二位黄金战士。
  3.哈迪斯和雅典娜都该补习天文科普知识。

  虽然“九星联珠”不能遮挡太阳光,但是对地球有否其他影响?自1982年起,非洲埃塞俄比亚发生持续数年的大干旱,赤地千里,百万人死于饥荒。专家分析了我国保定地区五百年旱涝情况,发现这种天象发生的前后三十年内,发生旱涝的频率明显高于其他年份。这种变化可能是九星会聚造成太阳的非周期性活动增强,间接影响地球生物圈。

  冥界篇结束了,故事终究要讲完,终有完结。需要说明的是,故事中的一切都被安排在一个追求某种特定价值的生活框架之中。圣斗士的使命就是维护和平,守护雅典娜。星矢等人存在于这一活动中,接受其中的价值和共同目标,因而清楚自己的生存意义。也许,今天讲求个性和自我选择的人们可以指责这种生命没有深度,是外在的,表面化的。然而,不可抹杀的是那种被太多功利计算,太多压抑束缚,太多安全需求平庸化了的人类青春时代的真诚,敢想敢做,不阴险丑陋而气派恢宏、情感热烈、生命力饱满旺盛;那种少年志气昂扬、豪情激越、全无萎靡颓废、即使死也要死得像落日一样的光辉与悲壮。就像可以不屑荷马史诗中的十年血战是为了一个女人,但不能不赞美英雄们为了家庭、朋友、自己的名声而冒险厮杀的勇敢和他们接受自己命运时的豪迈。这也是正美试图传达给我们的、一种与古希腊史诗紧密相连的特定生活理想和生命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