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外国人: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horan (骆驼)

[ZZ]外国人: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 –

                                      

来源:新华网

■望文生意
洋人:“你们中国人的确是一个勤奋的民族。”
中国人:“怎见得?”
洋人:“每当我早晨经过街道,常常可以看到路旁的招牌写着‘早点’两个大字,提醒过路上班的人,不要迟到。”

■吃一餐饭 打架三次
一位美国友人回国,请他谈谈观感。他说:“在你们这儿吃一餐饭,要打三次架。”
他解释说:“一进餐厅,为了推让座位,主客就开始互相拉扯,接着上菜,主客又要你推我挡一番,最后为了付账,更会展开一场精彩激烈的争夺战。”

■无法控制
一位外国留学生在大陆某地参加“普通话演讲比赛”,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诸位女士、诸位先生,我首先得向各位道歉,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我与贵国语文的关系就如同我跟太太的关系一样,我很爱它,却又无法控制它。”

■不是东西
一位自命为中国通的教授,向他的学生讲授中文课时说:“中国人把物品称为‘东西’,例如桌椅、电视机等等,但是有生命的动物就不称东西,例如虫、鸟、兽、人……等等,所以,你和他都不是东西,我自然也不是东西!”

■外国人看麻球
有个好吃的洋人,从中国带了几个麻球回国去,逢人便说:“你们看中国的麻球,真稀奇!
没有洞,豆沙是怎么放进去的?再说,你们看,这芝麻,一颗颗地贴,需要多少时间啊!”

■中国太奇妙了
有位美国朋友访问了中国后,对翻译说:“你们的中国太奇妙了,尤其是文字方面。譬如:
‘中国队大胜美国队’,是说中国队胜了;而‘中国队大败美国队’,又是说中国队胜了。总之,胜利永远属于你们。”

■数学中文
一位美国数学系的研究生来台湾搜集中国古代数学发展的资料,朋友请我代为招待。他是首次来到东方,也没有学过中文,可是竟在短短半小时内学会写错综复杂的“张”字——而且还是草书。
惊讶之余,不免向这位天才请教。他说:“这没有什么,我只是用一笔把三又四分之十三这个数字写出来而已。”

■“吻”字新义
美国青年比利学习中文。当学到“吻”这个字时,比利提出了疑问:“吻字会意就是‘勿’,‘口’,不动口如何接吻?”
有人想了想,笑着回答:“中国人个性比较含蓄,‘勿’‘口’就是‘不必说话’的意思。
你接吻的时候,会说话吗?”

■吃水饺
在纽约的一家中国餐馆,我亲眼看见一位外国朋友吃水饺用的方式是“中餐西吃”,按西餐的习惯,先喝汤;他把那一大碗青菜豆腐蛋花汤先喝完,然后开始操起他的刀叉;先用刀将每一只饺子切开,使肉馅和饺子皮分开,然后吃一口饺子皮,再吃一口馅…… 慢慢咀嚼、品尝,吃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向我投来微微的一笑。我见状,走近问:“好吃吗?”他用生硬的中国话答:“如果再能配上一点果子酱和奶油,那会更加 OK。”

■魏什么
德友人魏特茂,娶了中国太太。某日遇一老翁,两人寒暄起来。
老翁:“您贵姓?”
德佬:“我姓魏。”
老翁:“魏什么?”
德佬:“为什么?姓魏也要为什么?”

■各种各样的“汁”
有一次,专考外国留学生的汉语“托福”试卷上出现了一道填空题:“绞尽___汁”。
试卷收上来,老师发现答案多种多样,但都没答对,如:
“绞尽墨汁”;
“绞尽乳汁”;
“绞尽果汁”;
“绞尽汤汁”;
老师在后来评讲试卷时,对这批未来的来华留学生说:“你们真是‘绞尽脑汁’也没写出‘绞尽脑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