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淼:迈克和小子

这文拖了一上午,
开了头便写不下去了。
最终完成才发现,
这根本就不是书评。


mike-and-pup

mike-and-pup

此前上卓越上抓书,
原本想拿下“塔2”和“塔3”,
可惜均告无货。
看来这类作品在国内还是小众,
吴淼大大前途漫漫啊~
意外倒是发现《迈克和小子》有了,
全彩画册价格自然不菲,
但这是绝对需要支持的。

知道吴淼和“”,
大约是 5 年前的《》还有《契约》。
一时惊为天人,
时热泪盈眶而啸:
“国漫有救了!”
时至今日,
一声“大大”心悦诚服,
但国漫,依旧是一潭死水。

好了,回到主题。
不到两百面的彩页,
不用花多长时间,
更不用说其中不少骆驼已经欣赏过了。

漫画的形式自然是充满温馨与欢乐,
一次又一次的会心一笑,
大约是只有爱猫之人才会有的共鸣。
突然在想,“,吾喵”,
难道早就注定了,
必定是痴恋猫咪的性情中人?

轻松与欢乐一直持续到我翻开后记。
是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白底黑字,句句扎心。

自面团走后,
自己有多久没有主动提起它了?
每次在宠物店给糯米买玩具和狗粮时,
老婆都会问我要不要再带一只猫儿回家,
我总是微笑着,并低声回绝。

难道我不是在决定带面团回家的时候,
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随时与它分别么?
大冬天的领养一只刚出生两三天的流浪猫,
就连宠物医院的医生们不也说你在“挑战极限”么?
还是说,它最终的离去,
至今让我无法停止自责,
让我不再有信心去面对?

在心不在焉地看着虽然糟糕却依然给万千家庭带去欢笑的春晚,
而此时电话响起时;
在似乎从容地想着“果真是时候了么”,
并听到电话中传来值班医生熟悉的声线时;
在大年夜顾不上吃团圆饭,
独自跨越整个城市将它冰冷的躯体从宠物医院接回时;
在昏黄的路灯下妻的注视中,
默默将它埋葬在父母家附近的树林中时;
……
明明,是想说服自己:
“当时如果不带它回家,肯定熬不过三天吧。”
“现在它终于能去见它的兄弟姐妹了吧。”
“我已经做的相当不错了,只能怪今年过年天气诡异地忽暖忽寒吧。”
……
可是,可是,
为什么我至今无法直视任何一只猫儿的双眼。
我只是远远地看着那一团团流云,
任何的低吟呜咽也无法消受。

面团临走双眼的眼睑都还未脱尽,
但小爪子已经相当不老实地在喂奶时挠我。
就算小肚子涨得圆滚滚的,也不肯放开奶嘴。
实在喝不下了,才心满意足地砸吧砸吧嘴,
不再发出嗷嗷声,趴回暖烘烘的小窝中。
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就这样,直到永远吧……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带一只猫儿回家,
我还会叫它,面团。

【相关资料】
1、介绍@douban
2、吴淼博客
3、塔希里亚官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