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猎

成文:Mon Dec 8 01:11:10 2003
发表:兵马俑论坛,动漫时代版
原址:bbs.xjtu.edu.cn

稍微做了下修改,添注标点,
并把文中出现的英文和阿拉伯文字改为中文。

“猎人”的形象便是万年巨坑《卡米克斯战记》主人公们的前身,
所以此篇差不多可以算是“外传”。

另外“特勃立夫”的哏其实是来自“克格勃”的变幻。
本作原本没有标题,临时瞎捏了一个。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这篇小文,
系当年朋友打算画个漫画短篇时,请我写的素材。
不知道她最终有没有采用呢?

不小心又“怀旧” 了一下,:p
最后的曲子的前半其实来自《MACROSS》……


大漠残雪,一路足印。
明眸遥望冷月,
水袋一饮而空。

还有二十里,就是故乡,
沙漠深处的绿洲,
乌拉达!

三年?不,也许五年了……
阿坦娅,你还在等我么?
年少的日子啊,快乐而不知愁苦。
离乡之后的思念,一刻也不曾停止。
我……终于回来了!
阿坦娅,你还在等我么?

  ※※※

“哷~~”
马儿听话地停了下来,马背上的人翻身下马,
弯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着足迹。
“不远了,就在前面……”
黑衣人把沙子在手心搓了搓,低声笑道,
“小子,你跑不掉了!”

  ※※※

我的族人啊,我终于要重归你的怀抱了。
所有的艰辛所有的劳苦都将就此了却。
阿坦娅,你要等我啊,我马上就回来了!
还有十里,再翻过那个坡头,就可以见到你了!
我终于成功回来了!
我终于成功摆脱了追捕……
噢,不,那是什么!

月凉如水,明亮鉴人。
顺着自己足迹缓缓而随的,是那可怕的追捕者么?

“不!”
青衣男子失了手脚,开始拼命向沙坡的顶端奔去。
而黑衣人则催马向前,并不加速追赶,似乎成竹在心。

惊恐的逃跑者手脚并用,企图在逐渐陡峭的沙坡上摆脱紧跟其后的追踪。
而马的嘶喘声却越来越近,再一回头。
却竟见黑衣人已经驾马如影随形!

“你,” 黑衣人缰绳一提,纵马拦在青衣男子面前,
“跑不掉了!还是跟我……”
“不!”青衣男子跪倒在地,“我……我要回乌拉达去……我要回到阿坦娅身边去……”
“哼~没用的!乌拉达已经……”
“你给我住嘴!我历尽千辛万苦才能回到这里,我又怎能被你再抓回去呢?”
“好小子,”黑衣人扭身下马,“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本事”
“啊~~~~”青衣男子从怀中抽出一把弯刀,向黑衣人扑去。

  ※※※

“我,我跟你走……”倒在地上的青衣男子满眼泪水,“但是,”
“请让我看一眼我的故乡……一眼就好……只一眼!”
黑衣人抚着自己坐骑的鼻梁,听到这话,顿了一下,说,“你一定要看?”
“是的,求您了,只一眼就好……登上那边的坡顶 就可以望见乌拉达了……”
“哼~我劝你还是不要看了……”
“为什么?!你……你……我……如果你不让我看,我就,我就咬舌自尽!
“这样你也得不到赏金!”
见青衣男子十分坚决,黑衣人无奈摇了摇头,走过来一手便提起青衣男子的背心,
毫不费力地向坡顶走去。

明月无声,渐渐向西边滑去。
黑衣人拎着青衣男子走到坡顶,把他扔在沙地上,“要看就看个够吧!”
“什、什么……”青衣男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号称“大漠不夜城”的乌拉达竟在黑夜中一片死寂,望不见一盏灯火。
“这就是你如此渴求回到的故乡?一年前因为瘟疫沦为废墟的乌拉达?”
“不,这不是真的!!”青衣男子激动起来,刚刚脑门上受的伤顿时发作,让他晕了过去。

  ※※※

我……这是……在马背上……靠着……追捕者的背脊……
好吧好吧,把我抓回去吧……早知如此……我……我……我还是会一样逃回来吧……
阿坦娅……

青衣男子的眼睛一阵湿润,多日的饥饿和劳顿早已让他体力透支。
再加上莫大的精神打击……一阵晕眩,他又失去了意识。

  ※※※

青衣男子感到身下一空,迷迷糊糊之间知道,自己被黑衣人从马背上拎了下来。
还是被抓回来了……回到奴隶一般的日子……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吧……
乌拉达,没有了……
阿坦娅,没有了……
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追捕者在向悬赏者领取奖金吧,该死……不过,他真的好厉害……
悬赏者过来了呢……不知道几皮鞭会落下来呢?打吧,把我打死最好……

就在青衣男子蜷在地上胡思乱想之际,来人一下子把他抱在怀中。
“葛兰穆!太好了!你还活着!”
葛兰穆浑身一激灵,睁开双眼,望着眼前泪流满面的人儿,
“阿坦娅!怎么是你?!”

  ※※※

“一年前,天灾降祸乌拉达,残存的人们全部离开了那里,
“我一直不愿意离开,怕你回来找不到我,但是最终还是不得不离去,
“因为,为了葛兰穆你,我一定要活下去!
“但是我完全没有你的消息,四处寻找了差不多一整年……”
也是憔悴却笑容满面的女子躺在男子怀中。

“真是辛苦你了……我……唉……误听妄言,被骗,成了……奴隶。”
他感到自己怀中的人害怕地颤抖。
“我无时无刻不想着乌拉达和……你……一个月前,我终于成功逃了出来……”
他眼睛望向远方,一切彷若幻梦。
“对了,那个黑衣人……他……”
“他啊,是我在不久之前遇到的,我请他帮我找到你……”
“什么?!”葛兰穆惊叫一声,“他不是‘追捕者’?”

“喋喋喋,”门外传来一阵笑声,只听一人笑道,“在下只是奉姑娘之命,
“第一,把你活着带到她身边;第二嘛……嘿嘿~”
黑衣人的话让阿坦娅红透了脸,赶紧藏在葛兰穆怀中。
“这么说来,你不是‘特勃立夫’的走狗……追捕者?”
“什么‘特勃立夫’?从没听过~在下不过是区区一介‘猎人’罢了~”
“阿坦娅她还让你干啥了?”
“呵呵,她让我好好教训你一顿~谁教你音讯全无让她苦等五年~”
“啊~”葛兰穆紧紧抱住阿坦娅。
“再者,路上有几个小贼,已经给我收拾掉了,算作售后服务吧~
“你们最好一路西去,就不必再受惊扰……”只听他的声音逐渐远去。

“原来是个好人哪……之前我错怪他了~”
“当初还是他把我从欺负我的流氓中救出来的呢……”
“那……他向你要了什么报酬?‘猎人’都是要报酬才肯帮人做事的……”
“他…… 知道我没什么钱财,所以……”
“所以……??”
“所以,他让我给他唱了一首歌作为报酬……”
“一首歌啊~~”

  ※※※

“好兄弟,”黑衣人轻轻拍拍坐骑的脖子,
“上路吧!”
马的嘶鸣响彻大地。
逐渐消失的背影中,一首熟悉的歌声响起——

“英勇挺立的年青人,
一边保护着所爱的人,
一边在旅途的每一天开始奋战。
明天你仍会爱着我么?

淡淡的月光和摇篮曲,
在母亲胸口睡着的幼儿,
拼死捍卫我所爱的日子。
明天你仍会爱着我么?”

~en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