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孔乙己

孔乙己

“偷菜”的红火确实是骆驼所未预见的。
对于这个词语的陌生与遥远,
大概是因为我的身边,
或者我日常接触的人群中,
也没有听说谁会对这个痴迷的。

只是昨晚听老妈讲起,
她的一位朋友,一贯宠爱儿子,
为了自己儿子在单位同事间的偷菜竞争中保持优势,
这位中年大妈每天花大量时间帮她儿子“偷菜”。

但是,就是这个充其量和抢车位一个等级的玩意儿,
竟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现象。
最近都大有抢了“魔兽世界”的风光之势,
成为一例新的网络反面教材。

这两天还让伟大的焚化部,哦,不,文化部,
专门为其下达了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红头文件,
勒令将“偷菜”改名为“摘菜”。

这大概是我最近见到的最可爱的政府条令了。
简直比把电动自行车划为机动车还要让人激动人心。

不过作为与我们伟大的焚化部,哦不,文化部,
都打过好几次交道的“魔兽世界”的老玩家,
咱自然要表现出老成的淡定。
就像当年把“盗贼”职业改名为“潜行者”时一样的淡定。

不符合天朝的价值取向的玩意儿统统需要被和谐。
这正是我们伟大的焚化部,哦不,文化部的战斗纲领。
即使是掩耳盗铃般的遮掩,也是和谐的重要步骤。

大约,将“偷”改为“摘”,社会便和谐了吧。
“偷”是不好的,落后的,不文明的。
而且“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摘”那便是优雅的,华丽的,和谐的。

只是骆驼依稀想起,
咱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年是怎么形容蒋介石的行径的。
哦,对了——
“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

说到“摘桃子”,
骆驼不禁又联想起最近另一桩事儿。
一个仅在圈内小有名气的软件制作者,
出面批评一位业内大腕不该“摘桃子”。
可怜这位大亨多少年来“摘桃子”都摘惯了,
面对今天这样的指责,估计连个冷哼都没有。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
这是很明白的。
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
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
桃子该由谁摘?
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
蒋介石蹲在山上一担水也不挑,
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
他说,此桃子的所有权属于我蒋介石,
我是地主,你们是农奴,我不准你们摘。”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

【相关资料】
1、荆楚网
2、四川在线
3、红网
4、cnbeta
5、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