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Adentro.出海.2004]~来吧,甜蜜的死亡~–horan (骆驼)

[Mar.Adentro.出海.2004]~来吧,甜蜜的死亡~- –

                                      

随着普契尼的图兰朵(Puccini: TURANDOT)悠扬地响起
我留意到窗外的景色是那样甜美
而清风则在轻轻地来回推动着薄雾般的窗帘
仿佛在诱惑着我 召唤着我……
于是
我伸出蜷曲了太久的手 揭开被沿
慢慢地自如地起身
跳下床 脚趾在冰凉的地板上跳舞
在窗前回头看了看凌乱的床铺
毫不费力地轻松将床移开
迈开步子 走出房间
在走廊上静静盯着尽头的窗户
深深吸了一口气 开始助跑
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
我跃出窗外
飞过金黄的田野
越过苍翠的森林
掠过无尽的平原
穿过古老的山岭
随风而上 来到云的故乡
接着
我缓缓地 缓缓地落下
投入汪洋碧海的怀抱……
然后
我看到了你
你独自在沙滩上信步徜徉
我随着你的足迹悄悄接近
忍不住一只手轻轻搭在你的肩头
你回望着我 笑了
海风乱了你的长发
我也笑了
在阳光中 我们相互抚摸着对方的脸
那样的渴求 那样的炽烈
当我们探索着彼此颤抖的双唇忘记了周遭一切的时候
走到尽头的唱针悄然弹起
唱片悠悠的转动着 转动着
我躺在床上 深深吐出一口气……


我知道,生的意义有很多种
那么死呢?我轻笑着问
当我放弃了一切 同时也放弃了生命
活着到底是我的权力,还是我的义务?
那么死呢?我轻笑着问
于是,我日夜思慕着死亡
就如同我日夜思慕着你


在我缓缓步向死亡的道路上,我遇到了你
你帮助我,不是帮助我活下去
而是帮助我尽快地死亡
接着,我爱上了你
你也爱上了我,是的,我这么相信着
然后你走了
然后我死了


为什么活着?
当我的一切都被剥夺的时候
当我的眼泪都被忘却的时候
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不能爱你 除了微笑我什么都做不到
笑容中却是无尽的无奈和悲伤、绝望和内疚
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我已经足够沧桑 我已经足够了生活
所以
我向往着死亡
宁静的壮阔的一如大海般的死亡


生命是一首赞歌 死亡何尝不是?
所有爱我的人都企盼着我活下去
我却一心皈依死亡
我知道如此对不起大家的期望
我却无法不这么做
因为
唯有西去一途 此外我一无所有 别无选择


也许,尊严地死去的我
能够继续爱着活着的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的你
继续地微笑看着你
抚爱着你 亲吻着你
和你一同在无尽的大海中畅游不止
所以,
请让我静静抵达生的彼岸

“Komm, Susser Tod”

[Mar.Adentro.出海.2004]
西班牙/法国/意大利 联合拍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