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在我怀中,慢慢走

写出下面的文字对于我来说真是非常非常的艰难。
很多次我想逃走,但最终还是继续写了下去。
我想,无论如何,虽然残酷,
但这是一次对于自己心路的真实记录。


09年11月24日下午,与娜娜从日本经香港返回深圳。
过了落马洲边检,眼见便是皇岗口岸。
很是欣喜地给老妈报平安,却是一直没人接听。
没想太多便接着给老爸去电,告之已经回到国内。
电话那边停了一会儿,传来老爸低沉的声音——
“你外婆今天早上走了,你妈已经飞回武汉去了……”

边检站依旧熙熙攘攘,人群拖着行李,形色匆匆。
咬着耳朵轻声说笑的情侣,
责骂不听话孩子的母亲,
捧着肚子对着电话侃侃而谈的大叔……

可是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这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
当声音重新回到我的脑中,在这午后和煦的阳光中,
我却感到丝丝的阴冷,而我的后背已是一片汗湿。

回家,更换衣物,收拾行李,订票,处理公司事宜。
次日晚,我和娜娜马不停蹄地坐上飞往武汉的飞机。
一路无语。

老妈的精神还不错,神色有些憔悴,
眼角有些肿胀,大约是哭得久了。
我努力说了些日本旅行的快乐话题,便各自分别休息。
没有失眠。

武汉之前下了场早雪,不过这几天已经没有那么冷。
早晨还是加了件衣服,便顶着依旧有些瑟瑟的寒风出门。
花圈已经放上了卡车,二姨妈拿来了黑袖套,余人皆上车。

殡仪馆与墓园在一处。
大致的安排是先在殡仪馆举行亲友追悼会。
火化之后,再由亲戚将骨灰送至隔壁墓园与外公的墓合葬。

我想,直至瞻仰外婆遗容前,我心中那副面具都没有碎裂。
在那之前,我只是茫然地布置着会场,
看着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穿着黑衣的人们进进出出。

那副只有欢笑没有忧愁与悲伤的面具究竟何时被我所戴起呢?
嬉笑怒骂,一切都无所谓的作态,似乎已经延续了太久太久。
我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烦忧。
面向静静躺在鲜花中的外婆跪倒,再跪倒。
心中那坚不可摧的面具上的裂纹越来越大。

端着蒙着黑纱的遗照送外婆前去火化间。
殡仪馆正在装修,现场一片嘈杂,
而我却再次出现了悄然的空明,真是一种奇特的感受——
拼命敲着锤子的工人、从板车上滑落的器械、抱头痛哭的亲友……
一切似乎变成了慢镜头,而一切都是寂然无声。
步子是那样的沉,仿佛要挣脱时空的桎梏,
才能勉强跟上眼前躺着外婆的棺木。

等我再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火炉前。
母亲和姨妈们面对即将入炉的棺木一一跪倒,失声痛哭。
随着炉门轰然关闭,阴阳永隔。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心中也有什么东西应声而碎。
接着,回忆伴着酸甜苦辣扑面而来。

那些零星的、琐碎的;
那些遥远的、朦胧的;
那些明亮的、温暖的;
那些柔和的、动听的;
一切的记忆,仿佛尘埃,宛若沙粒,看不清,触不着。
所有的所有都汇成了一条河流,我徜徉其中,不能自拔。
这一头,我还是那嚎啕大哭的孩童,身边是那慈祥的身影;
再一头,那虚弱的身影便已靠在床头,而一旁的我却在不断成长;
那一头,却是时间的终结,让我惶恐不安的谜团……

孙辈中我是到场最大的男丁,外婆的骨灰盒便由我捧着出殡。
外婆晚年一直病患在床,瘦骨伶仃,不复我幼年时代那般的健康结实。
偶有抱之,只觉外婆身体轻若无物,悲伤之情挥之不去。
因此,虽然石质的骨灰盒很沉,在我看来却是那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了。

于是,
外婆在我怀中,慢慢走。
让我最后再抱抱您吧,就像小时候您抱我入睡那样。
让我最后再带您走走吧,就像小时候您带我出外玩耍那样。

不够,不舍,不甘,不愿。
爱不够,舍不得,心不甘,情不愿。
但我却也能理解,这最终也是一种解脱吧。

最后的阳光与微风,最后的松林与亭湖,最后的面容与亲音。
和这充满鲜活的世界作别,黄泉有知,外公定会前来携手相迎。
别了,外婆。请一路走好。

7 个回应

  1. Tan 2009年12月3日 / 15:40

    Sorry to hear that.

    看到这篇文章, 我不知道我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些会发生的事情.
    或许如何你一样.

    PS:建议将你的留言的提示改一下. 这不是有趣的事情..

  2. horan 2009年12月3日 / 15:53

    Thanks buddy! I think you are right.

  3. 2009年12月6日 / 00:01

    带着记忆中的温暖,给予身边爱的人们加倍的温暖,她便永存于你生命,与你分享所有。

  4. 博远 2009年12月8日 / 10:40

    第一次来你新博客踩踩,看到这篇记录,能了解你的心情,能体会你那悲痛,同样的经历我十几年前也走过,希望你外婆走的安详,坚强起来吧,老友。

  5. horan 2009年12月9日 / 07:09

    谢谢大家!

  6. M&D 2009年12月15日 / 10:24

    写得好!

  7. M&D 2009年12月15日 / 11:28

    读毕,泪如泉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