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径通幽

  下午约了半年未见的 echo 在泰晤士河畔小叙。边走边聊,接着在唐人街消灭了 3 盘蒸/煎饺子 + 1 碗馄饨。说起上次包饺子都是去年圣诞的时候,而关于馄饨(云吞)最后的记忆则是留在珠海了,嗯,缅怀一下。Northern.Line 上从来没有不打瞌睡的记录,闹钟将偶震醒的时候,距离 Colindale 车站只剩下 10 秒钟了,真准~=_=
  踱出地铁站刚好八点过半,天空还是相当明亮的。于是一路闲停信步,眼见草坪上孩童嬉戏喧闹,不知不觉便几乎走到了现时的居所。正要穿越马路,不小心便瞅见一个小小的路牌——“Footpath.Leading.to.Aerodrome.Road”。话说这 Aerodrome.Road 便是我们其中一个校舍 Platt.Hall(现在改称“火场”~-_-b)的所在,因为地铁铁轨经过的缘故,平素我们总要绕上一大圈才能到达,难道这条小路会让我们从此告别漫长的跋涉么?骆驼我顿时来了兴致,也不觉这小路半点阴森恐怖,便一头扎了进去,健步如飞。
 
  英国的住宅小区之间有许多 footpath,斗折蛇行,往往会把人带到完全意外的地方。上回去 Portsmouth 之前赶车的时候,就因为自己一时性起,改行平时不多走的 footpath,结果差点误了车。这次反正已经是饭后无聊,四处溜达,便恣意而行。偶也相当喜欢走 footpath,除了它可能将你引向某个预料之外的场所,这边的小径通常都相当的幽静,而且基本树荫环绕,与大路上的艳阳高照相比,又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想起《Aria》(水星领航员)中灯里等人在 Aqua(新威尼斯)上水路间的种种冒险,便有了一种共鸣的快意。
  小径没有什么人来往,前前后后我待了近一个小时都见不到一个人(半夜可能会很恐怖哦~=_=),所有的声音就是鞋子踩到地面的落叶发出的脆响,根本想不到这竟是在铁路附近。这大概要拜周围茂密的树林所赐了。在这样的地方,我不禁都要关掉耳机的音乐,细细品味这种夏日的宁静。小径非常的悠长,走到一半便可以确认这并不会是一条捷径。但是对于这时候的我来说,都已经是无所谓了。溜达到出口的时候,便正好面对着一片夕阳之下的房屋,此时晚霞被飞机云轨划破,忍不住咔嚓几下。
  小径尽头的这片住房,正围着一小片圆形的草坪,形成一个大大的圆圈。虽然这在英国是相当常见的民情,但在此时某种肃穆的氛围影响下,不禁想起《百万小富翁》(Millions)中那对可爱的小兄弟的新家,甜蜜而富有趣味的感觉不停地从心底涌现出来。围着圆圈走了一遍,只有停在房外的几辆老式轿车与窗口的一束鲜花,绕过蜜蜂飞舞的不知名花丛,走上回路。
 
  灯竟然亮了,来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么小的一条几乎没有人通行的小径也会沿路安装路灯,有一丝温暖的感觉(现在是夏天耶,温暖个头啊你~=_=)走回跨越铁轨的小桥的时候,便心生留影的念头。平素都是从侧面照火车,这次总能让我逮个俯视图了吧~偏生英国的桥的护栏又非常之高,我必须得爬到扶手上才能探出脑袋。然后布置好镜头,开始静静等待。1 分钟,2 分钟……我简直要开始咒怨 TfL 了——因为为了保持平衡,大部分的重量要靠我双臂与护栏顶部的摩擦力来支撑~orz 良久,轰鸣,一闪,跳将下来,万岁~
  走出小径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暗了。左右查看两眼,便冲到马路中央,给这 footpath 的入口最后抢了张模糊的留影~泪~
 
  总是说,生活的乐趣是需要自己去细心发掘的。当人不再那么急功近利的时候,留心一下自己身边,总会找到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即使只是一瞬间的笑容,但我们何乐而不为止呢?

2 个回应

  1. shannon 2006年07月26日 / 10:13

    对呀,我也经常为了一点点小事感动得淅沥哗啦得

  2. Cecilia 2006年07月26日 / 20:29

    呵呵,只有停下匆匆的步伐,才会闻到花香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