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

I left a tiny piece of my heart in the ocean of time.
With or without it, you got to live on…

云与山的彼端,烟雨诞生的处所,没有眼泪,没有欢笑,那个恍若梦境的存在。
偶尔,我会幻想出这样一个地方,当清劲的罡风吹散游云,小径通向远方。

Plato says, every man is a poet, blablabla
谁又给了谁一夜的冥思,谁又曾是谁的缪斯

所谓“相见恨晚”,大约指的是在并不期然境遇下的邂逅。
然后心灵的激烈碰撞与致命燃烧,如流星似烟花,将整个夜空也改变。
从此,相望的眼神不再陌生。

遇到昨天的人,就像 TARAMASALATA 般说不上来的奇妙味道。

6 个回应

  1. Qian 2006年08月25日 / 15:44

    不管看什么,都找不到安静宁和的感觉,总觉得不属于这里…

  2. Boyuan 2006年08月25日 / 18:15

    终于遇上了昨天的人了?

  3. horan 2006年08月25日 / 20:42

    现在手机也能浏览 spaces 了

  4. David 2006年08月26日 / 00:26

    死骆驼,能告诉我什么是 TARAMASALATA么。。。

  5. 展超 2006年08月27日 / 22:27

    猛然发现了一个大美女的BLOG,你也很久没有见到过的
    http://sososusu.spaces.live.com
    Horan 你也太那个了,居然说我是冒牌医师,我现在是无牌医师!

  6. 展超 2006年08月28日 / 01:31

    没想到你的动作挺快的,这里才说完那里就奔过去了,呵呵。
    刚才在你最早的空间里面,看着我那些年写的东西,有点简单,也有点装作深邃,呵呵,就像当年的《紫荆小道》一样,按我当时的话说,我把十年后的才该写的东西给写了,唔唔;看着《寻梦》,感觉到自己当年的那种张狂,呵呵,现在我们还是这样子,追逐着自己的梦——我的梦?嗬嗬,白大褂;《木吉他》,嗯嗯,很贴切,我家里的吉他已经被冷藏了,封尘了,嘿嘿,没有办法,音乐是需要时间演绎的,我没有这个时间,所以……;《雨天》被人逼出来的,那年夏天哥儿们写个写上瘾了,一天打3通长途给我,说什么就等我的歌词了,结果,我听了一个晚上的《天空之城》大概写写,凑或凑或,不过,现实《雨天》的成曲还是挺好听的;《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对不起,纯粹无病呻吟;最后要说的是《爱人再会》了,也是不是很想说太多,因为……,不堪回首啊,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古话永远都是正确的,唉唉,现在想来,也许仅当作十年后再见面的谈资吧~~
     
    我现在正在办公室里,写病历,有点太累了,所以上来散散心,不介意我污染了你的环境吧?不过,说句实话,希望以后每天我值夜班,都能有这般宁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