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Halloween.in.UK–horan (骆驼)

First.Halloween.in.UK- –

                                      

  万圣之节,百鬼夜行,群魔乱舞,百无禁忌。

  这本是我的想象。
  中国的“鬼节”是以阴森恐怖为主题,而西方的“鬼节”则以热闹见长了。长久以来,仅通过文学影视作品了解所谓的“万圣节”的种种。即使甚是开放的深圳,虽然引入了国外各种节日,然而对于“万圣节”,依旧只是极少数生硬的模仿而已。此次有幸能在异国亲身感受西式“鬼节”,点点乐趣,一一道来。

  其一,万圣节 and 万圣前夜
  我们 Halloween、万圣节说个不停,其实 Halloween 并不是“万圣节”的意思。英文中“万圣节”其实是“All Saint’s Day”,或者“Allhallows”、“Allhallowmas”(偏指当日圣餐)、“Hallowmas”,而且是在每年的 11 月 1 日,算起来还应该是基督教(但并非基督教原创,详情请参阅这里)里“万佛朝宗”的日子,和妖魔鬼怪毫无关系。“Halloween”指的其实是“万圣节前夜”,每年的 10 月 31 日。嗯,大概是咱中国人不习惯过“某某前一天”这样的节日,很多场合就把“万圣节前夜”当作“万圣节”来说了。本文为了图方便,亦如此~-_-b

  其二,南瓜 and 杰克
  南瓜是万圣节的代表。早在万圣节前一个月,各大超市就已经有长长的专柜来卖万圣节用品,除去经典的面具/服装/吓人道具之外,也不乏奇思妙想。等到万圣节前一周的时候,超市就要摆出超大的南瓜,可惜售价太贵,不是我等能承受d~^_^ 最后买回来一个小巧玲珑的,将其中的内涵统统消去,只留一个空壳。然后用铅笔描好,接着用刀刻出一个常见的南瓜脸造型。这个可爱而可怖的小南瓜在我们饭厅的微波炉顶呆了足足一个礼拜,直至真正的万圣节到来之前。而说到杰克,在英国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蒂姆·波顿的《The.Nightmare.Before.Christmas》在这里是出奇的深入民心,直到现在依旧是周边产品不断。这里扔出来一张图片,应应景吧~^_^(其实主要是我们无一人想起要给小南瓜留影~泪)

 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其三,Trick or Treat
  在西方,万圣节历来也是孩子们的节日,在这一天可以调皮捣蛋,还有吃不完的糖果。夜幕降临的时候,穿着可爱兼古怪的小p孩就会成群结队,拉帮结伙跑到一户户人家门前,敲门拉铃。一见门开,高分贝的童音便要响彻云霄:“Trick or Treat~”——捣乱或者给糖?类似沙翁“to be or not to be”的哲题,绝大多数人家都会笑着捧出事先准备的糖果任小孩们一阵哄抢。万圣节前两天上街买东西,都看到大小商铺都有极其便宜的糖果售卖,不少当地人都大包小包地往家里扛,只是我们这帮留学生当作身外事而已。也有喜欢吃糖果的女孩子,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囤积了一把~=_=~无论怎样,亲眼见到,都觉得是件奇特的事情。
  然而,生活总是意外。万圣前夜,住在一起朋友们皆结伴出游,想见识一下西方世界传说中的“鬼节”到底是如何的光鲜。只有一人因为次日要交作业,不得不困守在家。等我们半夜归来之时,留守男一脸郁闷地告诉我们,晚上我们刚走,就有一帮小孩来敲门 Trick and Treat。但是所有的糖果都被锁在已经出门游玩的人的房内,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又不知如何向小鬼们说好,只好将大门一关,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喂喂,阿 tan,人家是小孩子耶,好过分哦~~>_<)

  其四,奇装 and 异服
  英国是个相对保守的国家,对于喧闹并不是太过于热衷(除了足球赛事~=_=),万圣前夜专门花了大钱坐了半小时地铁到达市中心的我们其实是相当失望的。也许是我们消息不够灵通,也许英国的万圣就是如此,也许是受先前文学影视作品的夸张影响所致,街上的确是比平日多一些人,但却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魑魅魍魉。也会有奇装异服从身边擦肩而过,猫女、吸血鬼、僵尸……经典造型,不过,仅是偶尔而已。比较有意思的是也难得看到几个具有东瀛气质的幽灵恶鬼。但总而言之,也就是说,看热闹的远比热闹本身要多得多。我们想象着也许哪里的 party 会比较有万圣节气氛,却没有走进任何一间 pub 的勇气。那即使偶尔出现的打扮如鬼怪的人们,个个都是那样兴奋而无法抑制,眼神中迸发出快乐的火焰。相比我们正经的着装,严肃的面容,期待的眼神,实在是大相径庭。我们,是不是太多的时候考虑做一件事情的目的,而没有真正意义上去享受它的过程了呢?这一晚的出游,是不是仅仅为了出游而出游,却忘记了欢乐了呢?……不晓得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融入这样的异国的气氛中呢?

  其五,烟花 and over
  第一次听到巨响的时候着实有些惊慌,因为一向宁静的英国夜里,这样的声响实在不凡。几声过后便想起是万圣前后,大概这样的程度也不为过吧。这几天,到了晚上饭后,前后的街坊都开始点放烟花。因为英国的房屋一般最多只有两层,所以透过后花园的窗户就可以极清楚地看到周围此起彼伏的烟花。轰鸣中那些熟悉的颜色与形状在不熟悉的的夜空中绽放着。眼见,便有一股酸凉酸凉的味道从心底升起。我们只是“旁观者”,我们不属于这里。突然想起来,那晚 coco 望着窗外艳丽的光芒,转头问大家,还记不记得一个名人说过的话,好像是“热闹是他们的,我们怎么怎么样”?
  那应该是朱老的《河塘月色》:“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今夜再听不到烟花,大约,总应该是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