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军追米兰–horan (骆驼)

马小军追米兰- –

                                      

撰文/李睿

  在王朔的小说中是这样描写的:我已经迟到了,所以也不着急,慢慢沿着自行车道的洋槐树荫,想等第一堂课上完了再进校门。
  她从木樨地地铁站口出来,向我斜插过来,在前面的路口拐进楼区,那木樨地大街两旁还没有盖高大建筑,所以她一直处于我的视野之中。她走路的姿态很勾人,各个关节的扭摆十分富有韵律,走动生风起伏飘飞的裙裾似在有意撩拨,给人以多情的暗示。她的确天生具有一种娇娆的气质,那时还没有"性感"这个词。
  我像一粒铁屑被紧紧吸引在她富有磁力的身影之后。
  从那天晚上的夜袭之后,我对自己变得很有信心。我觉得自己已经在个取得资格承认的小"玩闹",可以像一个真正的"顽主"一样行事,而真正的"顽主"是不惮于单枪匹马的。我克服胆怯的决窍就是:闭眼。

  而在姜文(姜小军)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马小军是直接翻上了一道院墙,在墙头走了19步之后想坐在墙垛上抽根烟,可能火柴受潮了,划了几下没划着,一着急火柴盒掉到了地上,在马小军跃下高墙要捡火柴盒的时候,"性感"的米兰出现了。米兰的脚踝上有那把后来被马小军一怒之下扯断的著名的道具:钥匙。
  朔爷曾经控诉过,说他原来找的那些写影视剧的写手实在不行。"也不要你有思想也不要你有灵气,甚至都不要你出构思,只是要你在即定的故事中加进一些人话,这就做不到,一写就是假招子一写就是假招子,好像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别的不知道,恋爱总谈过吧?为什么一男一女相遇都不能说点可人疼的话?"下边这段话绝对"可人疼",共48句。

1、马小军:哎,哎
2、米兰:你叫我吗?
3、马小军:啊,啊,咱们仿佛在哪见过吧?
4、米兰:得了吧,小毛孩,你才多大就干这个了?
5、马小军:等等,别走啊,你是不是就住前面的楼啊?
6、米兰:你是那中学的学生吧?
7、马小军:是啊,我见过你,有一天在派出所门口你和一警察一块出来。咱们能认识认识吗?
8、米兰:有必要吗?
9、马小军:有啊。
10、米兰:我觉得没必要。
11、马小军:要不咱们交个朋友吧?
12、米兰:一看你就是个坏孩子!
13、马小军:认识认识有什么,要不你可以当我姐姐嘛。
14、米兰:你呀,上别处认姐姐去,啊
15、马小军:你要不跟我认识,我可……
16、米兰:你想怎么着?打我?
17、马小军:啊!
18、米兰:是吗?你打得过我吗?
19、米兰:哎,那小孩你过来
20、米兰:你多大?
21、马小军:16。
22、米兰:让我看看,你哪有16啊?骗我?
23、马小军:那你呢?你多大?
24、米兰:反正比你大!你真想认我当姐姐?
25、马小军:真的,一见你,怎么说呢?就觉得你特像我姐。
26、米兰:有姐姐吗?
27、马小军:没有。
28、米兰:叫什么?
29、马小军:马小军,真的,我书包,马小军,不骗你,你呢?
30、米兰:米兰。
31、马小军:米兰?
32、米兰:怎么了?
33、马小军:没什么。你不是老在家住吧?
34、米兰:你怎么知道?
35、马小军:你们家住5号楼,我去过你们那楼。
36、米兰:好啦,你该回家了,要不你家长该打你了,回去吧。
37、马小军:哎,我还没说完呢。
38、马小军:我,我忘了一件事,你,你去过北海吗?
39、米兰:算了吧你,什么北海不北海,行了,小毛孩,回家吧。
40、马小军:哎,哎,那你当我姐吧?
41、米兰:你得听话。
42、马小军:保证听。
43、米兰:赶紧回家。
44、马小军:成。
45、米兰:哎,以后不准再到街上追女孩了。
46、马小军:我向毛主席保证我这是头一回!
47、米兰:再见。
48、马小军:再见,哎,我可真来找你啊!

  对于那些正在或者想要追求女孩子的男孩子们来说,上边的对话就是一部经典的教科书,其中的马小军焦渴、顽强,米兰从容、镇定,像是一个早已经参透男女之间永恒的那些破事的女神。
第3句,马小军用了一个词"仿佛",这是当时极度厌恶传统教育的马猴觉得非常浪漫的一个词汇,把它用在和女孩子的交谈中是最合适不过的。和"仿佛"比起来,什么"大概"、"也许"、"好像"就有些太土气了。
  第46句,马小军虔诚地向毛主席同时也是向米兰保证,永远忠于一个女人。张艺谋的《活着》,姜武扮演的那个瘸子在迎娶凤霞的时候,也向毛主席他老人家致敬。现在我们又能向谁起誓?保证些什么呢?我保证现在我打开电视,只要我愿意,就能在周一到周五的傍晚在一个电视节目中看到扮演凤霞的那个女演员的身影,她已经成了"生活智多星",清纯的凤霞没有了!
  第28和29句的问答是影片中最好的细节之一。米兰终于问到了马小军的名字,也意味着两个人从此以后就有了交往的可能性,对马小军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他要向他面前这个大洋马般的丰满女孩展示他的真诚。在马小军的书包带上有他用油笔认真写下的"马小军"三个大字,在三个字的下边是他精心描绘的一个闪烁着耀眼光芒的五角星,这个标志是神圣的,里边包裹着马小军要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英雄,用铁拳砸烂美、苏战争机器的所有狂热的梦想。书包带上的一连串的符号,是他最真实的身份证明。这个时候他向米兰投降了!
  看到这里,我也想起了小时侯在书包上的那些涂鸦,因为非常迷恋飞机,我的书包上就有了我设计的战斗机的雄姿,构图大胆、线条硬朗,堪称我所有绘画作品中扛鼎之作。现在的孩子们已经没有这种创作的欲望和土壤了,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变成了整齐的胸卡和书包卡,上边用僵硬的线条勾勒出了你的学校、班级还有姓名。沉重的书包上再也不会有马小军式的五角星,也不会有像我设计的顶尖的飞机了。刻板的教育让现在的孩子尤其是那些独生子女们变得脆弱、自私、胆小。有一个孩子在学校里他的零花钱被比他大的孩子抢掠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都不敢声张。这要是马小军同学遇到这样的事情,板砖早拍上去了,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也充满着恐惧,但绝对不憋屈。
  王朔同志又深情地回忆道:我感激所处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知识。我很同情现在的学生,他们即便认识到他们是在浪费青春也无计可施。我至今坚持认为人们之所以强迫年轻人读书并以光明的前途诱惑他们仅仅是为了不让他们到街头闹事。
电影《情人结》拍摄的时候,临时要加一场戏,剧组的几个弟兄就把哈工大一间教室里的同学赶了出去,学生们一声没吭,撤了,等出去之后觉得自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急得要去首脑机关示威、游行。这事后来不了了之。话说回来他们也没那个胆子!
  庆幸的是,在时代的大潮之下,总是隐藏着激流,这激流是一股凶猛的力量。
  前些日子听说几个在网络上分属不同江湖门派的少年把虚拟中的仇杀搬到了现实之中,演绎了一场快意恩仇,据说那场景不逊于刘忆苦、马小军他们全情投入的那场胡同巷战。
时代是变了,但许多男孩子身上的雄性荷尔蒙激素正在疯长,这正是狂野不死,动物凶猛!

【原文地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580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