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珠一样柔弱的透明–horan (骆驼)

露珠一样柔弱的透明- –

                                      

作者:诗哲魂 | 2005年01月18日
来源:博客中国

  不知什么时候,我彻底放弃了所有的信仰,黑夜一样的迷惘,让我成为黑暗的孩子,明亮的世界突然间从眼前消失了……也忽然从心灵的明亮中熄灭了……
  纯真的自我死亡了,而另一个新我却在黑暗中期待。
  没有大地的厚重,只有轻灵的飘忽——岁月好似飞翔的翅膀,将我带向一片迷茫……

  水仙花在眼前飘香一季,我的生命好似突然间苏醒。当爱在生活中隐着另一种抹不去的痛疼,无声的走进这新的一年,我突然间觉得,清凉的空气——是多么的芳香,吸进去就可以溶化了我生命中所有的怨恨……
  在行走中不可以没有爱,在搀扶的温情中——我有着你目光的清澈伴随,这就足矣。从阴暗中走出来的我,仍然留有着你神情中的温柔——我倦恋你的背影而舍不得离去。
  我的爱与恨,虽然都已经成为陈年旧事——可是日子般的水溪,已经流淌出快乐……

  寻找过水和沙漠,寻找过记忆和黑暗,寻找艰难和痛苦……
  只有一盏点亮的灯,在我眼前幌动——我就会看到你的眼睛,看到黑暗中的清澈。我喜欢这个句子,它清醒的让我意识到:一切暗淡的地方,光还隐在那里。游丝一样的呼吸,正在发生光一样的迷醉。
  稀薄的空气里——你的鼻冀正在悄然的微动,吸满了周围清新的空气,山野的风还在身旁飞旋。这日子就是你的影子,托着长长的旧梦,追寻我而来……

  对语言的依恋,就是对内心情感的痴迷。只要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让语言的声音——呈现此刻,我对于你与世界的温情回忆。
  我知道缺少这种深情的呼吸,就会如大地上植物的一样不再成长。
  如若不从情热情的死亡中,强大的成长起自我的求生意志的坚硬——它会让我在白昼的夜色里看到命运的黑帆,抵达了南极绝望的冰山。
  我不愿意在撞击中丧失自己渴望生存下去的勇气。

  没有雁群飞落的秋天,我怀揣着春天的美丽,期待万树银花的齐放。在没有冬雪的早晨,我企盼着你轻盈的脚步——在霜花上行走。
  太阳跟随着我,你如影随行着光……
  我将痴情化作风雨润入泥土或骄阳映照你,我将清风溶入花香与鸟语。快乐的时间里,生命的欢跃姿态,就是将人生戏剧不断上演。
  可是,在落寞的原野和黑暗的清澈里,我心如跳免,在期待的光影中迷离已久……

  整个一个世纪,已经走远;另一个世纪才刚刚开始……历史无声的淹没了所有的喧哗,而日子的脚步却沉重的无法举步。
  太多的灾难——非典、海啸、恐怖、艾滋病、疯牛病、民族屠杀、能源危机、生态环境破坏……
  生命脆弱的如早晨的露珠,阳光的力量保护不了这柔弱的透明。
  人类为此而遭遇到前所末有的灾难屠杀。

  生命如一季花期,人生如一幕戏剧。年轮的潮汐,我听到它海啸般的来,又悄然的退去。
  它摧毁了生命的神圣意志,它在精神的世界中埋藏下了罪恶的果子。
  一切宗教和政治或艺术,或经济、理想……都不是这个平和世界的拥有,一切灾难都是由意志的冲动带给生命的毁灭。
  生存的痛苦是:即生必死,再生仍死的循环往复……
  我们无法解散脱和逃离这命定的结局。

  我们守护着什么?这成为一种象征。我关爱什么?这已成为一种历史的记忆。
  有太多的平庸让人们遭遇,有太多的灾难让人们记住又忘记……
  或许,生与死的戏剧无常。让生命的困惑容易如这自然的灾难泛滥,我们承受却又无力改变,我们拥有这透明的露珠,不过是朝生夕死。
  无论你从时间中获得了多少慰藉,你都无法抹去这潮汐一样的蓝色——淹没我们行走的大地……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我始终怀疑。有多少次生命可以重新发生?我依然不相信。
  经历过的已经无法改变,正在进行的却无法逃避——你若进入这轮回的圆,或潮汐一样的脚步,你就不再具有智慧。
  凡重来的光和影,都是一次梦幻般地召魂与破灭。
  凡是透明和柔弱的力量,只有一次智慧般的生命呈现和呼吸。
  我们一直守护这纯真的天性,在生命史上书写下自由的一章。这却是悲痛,这却是挣扎……

  2005年1月4日

【原文地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6350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