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木乃伊–horan (骆驼)

花的木乃伊- –

                                      

  ●叶倾城

  去叔叔的农场时,在我简单的行囊里,除了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以外,便是三个大口的玻璃瓶,里面满满的都是干燥花。
  每一朵干燥花都与宇有关。在最初,他送我生命中第一朵玫瑰的时候,便教我制作干燥花。他送了我三年的玫瑰,让我拥有了三瓶干燥花。后来他去了深圳,六个月后,他给我写了一封最短的信:"……出来后,发现一切都变了。我需要一位能帮助我的爱人同志,而你,叶青,也许你太小了……"刹那间,天崩地裂,我恨自己怎么不在收信前一秒钟死去。

  那些辗转反侧的夜里,我无声地唤泣。他明明告诉过我,玫瑰是爱情的花朵,他也真的说过,干燥花可以永远保持,永不萎谢,但是我已经将爱情制成了干燥花,为什么它还会凋零?一瓣瓣数着那些干燥花,我一声声不知该去问谁。
  日日的苍白消瘦,每时每刻地神色恍馆,那时我从来不知道家里是如何地为我担心。直到一次从出神里恍然惊觉,发现母亲竟在我身边泪流满面,我才摹然醒悟,不能再这样活下去。所以,当父母提议我去叔叔那里散心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叔叔经营着大片玫瑰园,正是花开季节,远远看去,仿佛翻红卷绿的大湖,波光都熟,近前,我看到厚实的绿叶上,所有的花,深红浅红,在无尽地飘荡,难郁的香气像大海上的风一般送过来。这样的美这样的生命叫我震惊。刹那间我又想起了宇,想起了自他的手里递过来的那些玫瑰,有哪一朵曾经生长在这里呢?仿佛身体深处,又在一丝一缕他痛了。
  远离伤心地,空气中时时渗有玫瑰的芳香,我每天喝鸡汤之余在院子里看书睡觉,日子有如桃源,然而我仍然没有快乐起来。每每在深夜,看见宇的背影渐渐远去,身后,是他教我制作的干燥花,正在纷纷凋零……总是在这时惊醒,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摸索着干燥花,握着它们,握住了爱情的信物,我才能够相信,宇到底还是会回来的。
  为了不给自己想念的时间,故去地里劳作。在非常晴朗的蓝天下,叔叔给玫瑰施肥,极其异味,我惊问,他只平淡地说:"鸡粪,玫瑰用这个最好。"
  我不肯相信。我当然知道,所有的作物都要施肥,可是玫瑰,应该不一样,因为,它是爱情的化身,是用心中爱意栽培的花朵。怎么可以跟鸡粪联在一起?
  叔叔大笑:"就算是代表爱情,又怎样?就不用浇水,不用施肥,吃风就可以活了?还是不行吧。花,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呢。"
  他的话,让我陡地一惊。原来,对玫瑰而言,除了从一双手到另一双手以外,它还有自己的历程;原来即使是玫瑰,甚至即使是爱情,都是不能靠清风明月活的,也不是光用心中爱意就可以栽培出来的。我怔住良久。
  叔叔是知道我的事的,然而他向来没有太多的话,只是教我剪枝、捉虫、除草、施肥,略略点拨。慢慢我知道,玫瑰其实是一种非常强壮的花,对地理天气都没有很高的要求,略加照管,便可以从春到秋,不间断地开放,美丽而健康,并不如诗人说的阴郁或脆弱。或者,爱情在本质上也应该是这样强壮的吧。
  渐渐心中不再滴血,而我希望自己也能这般强壮起来。
  一日,随叔叔去街头卖花。一个少年在摊前挑选许久,眼光如火如茶,棒了三朵花,吞吞吐吐问我可不可以让价,脸上已经排红。那温柔羞怯的表情曾是我万分熟悉的,刀锋一般直刺我心底最疼痛的地方。我送了他,十二朵,全是最美丽的深红颜色,据说,代表最真挚的爱情。
  那夜我久久坐在窗前,怀里是我的干燥花,月光里它们有着异样美丽的颜色和芳香,而我在音乐的隐蔽下大声地哭泣。原来伤口依然,并且不可触及,就好像我分明知道该把一切忘掉,而所有有关宇的记忆都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干燥花,永远地,不能凋零,永远地,在我的岁月里尘起尘落。宇,我竟是这样地想念你。
  如果不是虫害袭击花圃,我可能再不会去看那些玫瑰了。与害虫一场恶战后,终于告一段落,叔叔便把所有被咬蚀过的玫瑰一朵朵摘了下来,用犁耙翻开土地,把它们逐一掩埋,我扑过去拦住他,控制不住地惊叫:"为什么要这样对它们?"
  叔叔平静地回答我:"它们已经受伤了,永远不能开成一朵完美的玫瑰,留它们在枝头,只会浪费养料,也让其他的花失去了机会。一棵树,就像一个人,一生也只能开放.有限的花,永远不要浪费在不值得的东西上面。"
  我的眼里不知不觉蕴满了泪:"可是为什么要理起来?至少,可以用来做干燥花,永远保存它们的美。"
  叔叔的眼睛咄咄逼人:"你真的以为干燥花是花吗?花是活的,长在土地上,从土壤里吸取养分,一点点长大,只有这时,它才是花,有花的美丽和尊严。可是干燥花有什么,没有水分也就没有生命,你收藏的,根本就是花的尸体,它们早就死了。"为什么,叔叔的眼睛也湿了呢?"可是我现在把这些花埋到地里,慢慢地,它们就成了泥土,明年我会在上面撒些花种,然后又会开出玫瑰,它们身上有去年死去的玫瑰的血,去年的玫瑰靠它们活着。这样,没有一朵花会真正地死去。你懂吗?"
  我懂吗?我懂吗?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几天后我便离开了,没有带走那些干燥花,它们已经变成了泥土,滋养了一小块地,叔叔告诉我,那块地,花朵格外艳丽。我没有亲眼看到,可是我相信。
  正如我相信,在每一朵玫瑰的背后,都有许许多多朵往年玫瑰的渴望和悲伤,可是每一朵花都接受这样的命运,因为只有这样,新的花朵才能一朵朵次第开放,而生命可以永远地传递,真正地,永不凋谢。
  而爱情,不就也是这样,永永远远地开放着吗?

【原文地址】http://blog.blogchina.com/article_37170.5926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