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为伊消得人憔悴–horan (骆驼)

网恋,为伊消得人憔悴- –

                                      

相当旧的帖了,念及用词不错……嗯~

北京 驿路牧歌

  若有人要问,目前Internet上的热门是什么?想必"网恋"是其热门之一吧。君不知,时下许多网站均链接有各种各样的"聊天室"供"网虫"们上线交友,但大多的是在谈情说爱。管TA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只要一上网便近在咫尺,那真是你未曾见我,我未曾见你,年轻的朋友一上网那情投又意合。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正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

  谈情说爱的网虫们,一般白天都很忙。忙什么?大部分时间忙于工作,小部分时间忙于在聊天室与"接上头"的异性通电话,传情书,就是还有些时间,谁有那个胆量,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上网去聊天室说什么"情"呀"爱"呀,只有晚上是这一族最忙碌的时分。

  A 君,进入聊天室的名字叫"戈多",自己解释说,此名来自《等待戈多》,意是为异性留下许多的等待和期盼,不知名字起的有分量,还是因其是网上聊天老手,在聊天室还真的引来了许多"伊妹"为之倾倒。一位痴情的"伊妹"在某一个事先约定好的聊天室与戈多聊天,曾用醒目的红字向他抛出了情真意切的"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山盟,他为对方进入角色感到一阵欣喜,便随即向对方发出了"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也代表我的心"的海誓,两个"月亮",山盟海誓,从此以后,两人魂也相从,梦也相从,生也相从,死也相从。

  虽然一个山盟,一个海誓,对于戈多来说,他从未把这个当真,但怎耐对方竟硬着脖颈"假戏真做"起来,一再要求要来戈多所在的城市与戈多以身相许,戈多惊的出了一身虚汗,从此那位"伊妹"在聊天室再也见不到戈多了。戈多知道,那位"伊妹"一直在ICQ 他,但他再也不敢招惹这位十分痴情的"伊妹"了。一天,戈多收到了那位"伊妹"的最后一封"伊妹儿":"人隔千里无音讯,未曾遥问心已愁,请明月代问候,思念的人儿泪常流"。戈多终于不敢怠慢了,随即向对方发出"伊妹儿":"人隔千里路悠悠,却待遥问终无凭,请明月代传信,寄片纸儿慰离情"。两个明月,劳燕分飞,从此后,惊涛骇浪,爱也汹汹,恨也汹汹;从此后,天崩地裂,恩也重重,怨也重重……

  一般来讲,男性善推理,女性好幻想。在Interne 的虚拟世界里更是这样,这就造成了大多的悲剧角色由女性来扮演了。现实生活中的"痴情女"和"负心郎"在虚拟世界里同样奏效。

  B 君,男性,大学毕业,已婚,供职于京城一个很不错的行政事业单位,爱人在外地。他在京城过单身。去年经朋友指点上网消遣,从一个"菜鸟"很快就成了网上老手。晚上一人无聊就泡网,有时竟一泡一个通宵,网名有6个,"伊妹儿"有6个,泡着6个"伊妹",一个网名对应一个"伊妹儿",连着一个"伊妹"。他最钟情的网名是"网哥",连着的"伊妹"网名叫"原上草"。此君网上的活干的很绝,在他的电脑里存有一张"网名——伊妹儿——伊妹"对照表,泡哪个"伊妹",用哪个网名,开放哪个"伊妹儿"。他为了向对方表明自己仅钟情于对方,告诉对方自己的"伊妹儿"口令就是对方的网名,那个痴情的"伊妹"打开他的"伊妹儿"时,还真看到里面就是仅有自己的绵绵情语,从此深信不疑(哈哈,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痴情女)。此君从不花钱去给"伊妹"买礼品,他的玩法是:把甲"伊妹"寄来的礼品,转手给乙"伊妹"寄去,把乙"伊妹"寄来的礼品,再转手给丙"伊妹"寄去……循环往复,乐此不疲,玩的高明,玩的潇洒。该君还有一绝招,那就是不管是在聊天室,还是发"伊妹儿",甚至是进入实战阶段之后通电话,不管话说的多么肉麻,多么令人心跳,他都能保持一颗平常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电话不断,方寸不变,情绪不乱,心态坦然"。纯粹是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但话说回来,比起那些"网狼"来说,此君或多或少还保持了一点"网络道德"。

  B 君的朋友曾问B 君,你有那么多的"伊妹",究竟爱哪个?B 君自嘲:网上情感聊天,原本就是一点对多点,万不能点对点通信,否则吃亏的是自己。原因是,在这个开放、自由的虚拟世界里,谁能保证对方不是一点对多点?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网恋是最不敢认真的。B 君不愧为"老手",由此也生出许多悲哀来。有一天,他把一个"伊妹"给他发来的电子"玉照"和自己的电子照片合成之后,鬼使神差地发给了叫"原上草"的伊妹的电子信箱,引来了"原上草"纠缠不休的麻烦,"原上草"感觉自己上了天大的当,但谁又能补回自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的秋流到冬,春流到夏"的感情投入,只能是自己咽下这颗"走不完的路是寂寞,做不完的梦是迷惑,写不完的恨是难过"的苦果,最后只好"告别旧日恋情,把那创伤抚平,不再流泪到天明"。

  有一次一个网名叫"雪珂"的"伊妹"到京城两人约见。在酒吧两人促膝长谈,B 君也真为雪珂的真情动过心,但想到两人都是有家有舍之人,且是一个天南,一个地北,网上两人怎么着都行,可眼下这是现实,他觉得自己确实是玩的过火了,良心的发现使他退缩了。他越是这样,雪珂却情火越旺,在酒吧随即给他写下一纸条:"茫茫然,望着他,不言不语不说一句话,忍不住眼泪下,串串眼泪为了他"。回去后,还发来"伊妹儿":"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问世间情为何物,魂也相从,梦也相从。叹世间情为何物,生也相从,死也相从"。这位"伊妹"一付恋的死去活来的情形,两位苦恼人,面对严峻的现实,只能发出"依旧,依旧,人与绿柳俱瘦"的感叹。怨谁,只能怨自己网上情感投入的太深,以至于不能自拔。两位"网虫"终于迷途知返,只好让"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记得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描述过人生的三大境界。在本文结束的时候,是否可以把其移植过来,稍微改变一下顺序,来描绘一下这类"网虫"的情感境界呢?

  第一境界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这是在网上恋的死去活来的境界;第二种境界为"众里寻TA千百度,终不见,蓦然回首,TA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一方痴情者终于发现了TA已移情别恋,自己自认倒霉的境界;第三种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是网恋的最后结局,由于种种原因而产生的无奈境界。

  三种境界,描绘出了"网恋"的悲哀:网恋虽然是一片令人眼花缭乱的"红高粱地",在此你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地"别问我是谁,请与我相恋",比起"我奶奶"那个时代,确实是潇洒的多了。但是,网恋同时又是一个让天使丢掉翅膀的过程,而落入凡间的天使往往就是魔鬼的同义词。

【原文地址】http://campus.peopledaily.com.cn/gb/paper209/1/class020900002/hwz174956.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