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打字]《间奏曲·幽灵报恩》赤川次郎[NOV][2003]–horan (骆驼)

[练打字]《间奏曲·幽灵报恩》赤川次郎[NOV][2003]

                                      

间奏曲

标题:幽灵报恩
来源:间奏曲(短篇小说集)
作者:赤川次郎
译者:叶蕙
出版:博益 2003
录入:horan

  的确,那是个“讨厌的家伙”。
  尽管如此,大概谁也不会上前去揍那家伙吧?我当然不会,跟我一同出席那个派对的正男也根本不会认识那个家伙。
  当时我们都是高中生,而八成的来宾却都是大学生……没奈何,我只好继续等候正男回来。
  然后,过了将近一小时吧。蓦地放眼一看,但见正男掰开人群往前直走。
  他去什么地方呢?我向正南挥挥手,然而正男好像不是在找我的样子。
  然后,发生了一见意想不到的事情……
  正男来到那个“讨厌的家伙”面前,停下脚步,握紧拳头,冷不防猛揍那家伙。

    ※    ※    ※

  “也曾有过那种事啊。”
  说着,正男微笑地摇晃着玻璃杯。
  那是威士忌,可我和正男已不是“未成年喝酒”了,我俩都已是似模似样的社会人。
  “那件事一直令我在意。”我把酒杯摆在柜台上,“我就想找个机会问你。”
  “因着那件事,我受到停学三天的处分哪。”正男说。
  “也不是没道理的,谁叫你突然动手打一个素昧谋面的陌生人。不过,为何要做那种事?”
  正男沉默片刻。他的侧脸还有从前的气质。
  人如其名,正男从小就有强烈的正义感,对于欺负弱者、野蛮对待学弟妹的事打从心底厌恶。正男立志成为律师,正是他的性格作风使然。
  “我是受委托的。”正男说。
  “受委托去打人?”
  “对。”
  “受谁的委托?”
  “幽灵。”
  我傻了眼。但怎么看正男都是认真的。
  “让我告诉你吧。”正男说,看看腕表,“距离跟她碰面还有一点时间。”
  正男叹一口气,然后娓娓道来——

    ※    ※    ※

  当时我有点头痛,便从派对房间走到外面的阳台。一想到派对的食物款式太少,又没有什么情趣,我便决定头痛止了就回去。
  你还记得么?那是个没有月亮的黑夜,只要退到室内灯光照不到的阳台角落,就是漆黑一片。我打着哈欠,拿着果汁杯,带着懊恼的心情俯视阳台下面。然后猛然抬起头——不知何时,一名白衣女子已走出阳台,站在我旁边。
  她予人病恹恹的感觉,脸色苍白,有点哀伤的表情。
  “你也头痛么?”我向她搭讪。
  那女子有点惊讶地看着我,问道:
  “你跟我说话么?”
  “不然还有谁?”
  “那你看到我了。”
  “因为我有眼睛嘛。”我笑了,心想着女孩怎么尽说古怪的话,“想喝点什么?

我帮你拿。”
  “不了。”女孩摇摇头。
  “你脸色不好,找个地方躺下如何?”
  “没法子,因为我是幽灵嘛。”
  我想笑,怎地脸部有点抽筋,笑不出来。
  “你不信?——喏。”
  女孩走近室内灯光照到的位置……确实,女孩的身体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对面的一切!
  我浑身哆嗦起来。
  “喂,我与你无怨无仇啊!”
  “不是你。我出现是因为和那个人有仇有恨。”
  女孩指向房内。
  我窥望一下……那家伙正在众女子的包围下哈哈大笑着。
  原来那女孩被那家伙玩弄过,之后被他抛弃,结果自杀了。不止是她一个,据说有好几名女孩也曾被他玩弄过。
  “若然如此,你去找他不就好了?”
  “嗯……”
  “干嘛不去找他?”
  “这是我做了幽灵才晓得的——能看见幽灵的人,必须是敏感的、感性丰富的才行。可是那个人……他迟钝、只会虚饰外表显扬自己。无论我怎样在他面前出现,他都完全看不见。”
  “啊……那就什么也不能做了。”
  “只有你。只有你说能看到我。”女孩有点落寞地微笑,“总比谁也没察觉地消失的好。谢谢你。”
  “你要消失了?”
  “啊?”
  “在这里看着。”
  说着,我回到派对房间,向着那个装模作样的讨厌家伙直直走过去……

    ※    ※    ※

  “——就是这么回事。”
  正男说毕,把酒一饮而尽。
  虽然半信半疑,但我觉得这样就能理解那件揍人事件的缘由了。
  “那女孩的幽灵,从此——?”
  “她向我道谢了。她来到我身边,低语说‘多谢’,然后说‘有一天,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就不见了。”
  “幽灵报恩?那么,发生了什么好事不成?”
  在正男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有个比他小两三岁的可爱女子走过来。
  “我的未婚妻。”正男介绍,“——那么,不好意思,失陪了。”
  “我也要走了。”
  一个人喝酒也没什么意思。
  “那么让我请客。”
  正男有女伴,而我只有一个人,由他做东也没有关系吧,我想。
  正男在结帐期间,我问他的未婚妻:
  “你们是在怎样的契机下……”
  “我也不太清楚……”那女子有点难为情地说,“我不信任男人,可能是因为家姐被男人欺骗自杀了,所以我不愿意结识男朋友……第一次遇见正男时,怎地觉得一见如故,仿佛老早就认识他似的,知道他是个好人……好奇怪吧?”
  她腼腆地笑了。
  “不,没有那回事。”我说。
  不晓得是不是“幽灵的报恩”……不,所谓的“缘分”,好像都是这样的。
  搞不好,一见钟情的恋情,都是在毫不知情之下得到关怀的幽灵所报的恩惠。
  ——起码,这个晚上我这样想……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