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怀–horan (骆驼)

畅怀- –

                                      

“我并不是不快乐,
 只是没有从前那么快乐。
 谁来告诉我,
 这是为什么……”

临窗低声哼着半是依稀的记忆,半是胡编乱造的不成调的旋律
车外的夜风从我面庞呼啸而过,耳旁是朋伴的快意喧闹……

是的,我在笑,
却不是那种由衷的喜悦,无法抑制的兴奋
我也不是不高兴,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让自己失落的理由
只是情绪怎么都高涨不起来,
周围是张张因为开心而红涨的熟悉或者不那么熟悉的脸
响亮的音乐和高声的笑语让整个夜都为之震动
而我就这么静静望着这一切,在黑暗中

狂欢是因为,一段时期的完结,而且预兆着新的时期的开始
狂欢是因为,丝丝缕缕的离别在即
我无法投入其中难道是因为我已经历太多的悲欢离合?
所以我麻木了,不再为之动容?
还是我看得淡了,一切不过过眼云烟,匆匆路客相交相别?
不管怎样,我不合时宜地端坐在热闹的场景中
举着有些僵硬和勉强的笑容
不时认真检查时间的流逝……

……不知什么时候,那破烂的调子被我完全忘光了
开始留意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反复哼着《美丽的梭罗河》里面唯一记得的两句旋律
止不住的吟唱之间 我开始思考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越来越少地畅怀而笑呢?

嗯,我决定结束这个可悲的话题,
就算带着些许虚假的笑脸
总比蹲在墙角画圈要自在得多吧,理他作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