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事–horan (骆驼)

狗事- –

                                      

作者:陆新之 | 2005年01月20日

  外国人大都喜欢宠物,特别是狗。
  兽医汤臣是我隔着一条街的邻居,而且他很有趣,专门给狗看病。

  第一次认识汤臣的时候,他正在很严肃地对着一个抱着拳师狗的小孩挥舞着一根巧克力说NONONO。原来这孩子爱犬心切,把自己以为最好吃的巧克力给了狗半条,结果吃出了问题。

  后来汤臣说,狗虽然生命力旺盛,但却怕巧克力。巧克力里的咖啡因和溴化物,会让狗的内分泌系统失调,越是黑越是大的巧克力,杀伤力越大,很可能致命。因此爱犬之人,千万要注意。他还很懊恼地说,每年都会遇到几个这样的案例,爱犬反而成了害犬。

  汤臣家有一件希腊石柱的小复制品,是著名的犬儒主义者第欧根尼的纪念物。柱子上面还有狗的图像。而汤臣最喜欢的恶作剧,就是拉着朋友去读柱子下那一段小小的碑文。

  "嘿,狗,谁在这里守护你?"
  "一条狗啊。"
  "这条狗叫什么?"
  "第欧根尼!"
  不知道这段对白是第欧根尼还是他的门人的主意,但爱犬之情和汤臣差不多。

  汤臣每年开诊的时间只有八九个月,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夏天会去度假,但冬天无论天气怎么差都会开业。"这边纬度高,气候寒冷,冬天的狗容易生病。"汤臣想得很周到。

  都说狗很聪明,那些千里寻回旧主人的事情听得很多了。汤臣介绍,狗的智力大约相当两岁儿童的智力。所以它确实能够看到和想到一些东西。

  最典型的是在美国的辛普森案件中。辛普森家的狗叫做卡多,案发那天早上,就是它一再哀鸣,才引起邻居注意,跟着它发现了车库里辛普森太太的尸体。

  这一件世界悬案后来不了了之。扰攘多时之后,警方最后无法找到足够证据来证明辛普森有罪。而当时,就有警方的专家,试图让可能是惟一的目击者卡多来提供更多资料,当然,最后还是作罢了。或许,卡多能够对另一头狗说出真相,但它显然不太可能在法庭上挺身而出说明一些什么。

  汤臣提到最聪明的狗可能是瑞士阿尔卑斯山上著名的圣伯纳犬。这一最早由教会修道士养的犬种,两三百年来,以救护在山上迷失或者受伤的游客旅人而闻名。圣伯纳犬一般是三条一组,一旦在雪地里发现了受冻者,会有一个回修道院求救,另两个留下来,不断地舔旅人的脸来刺激他的求生欲望。

  汤臣说,他去过瑞士,那边的修道士亲口告诉他,犬的救护本能不是他们教的,而是一代代用它们自己的方式相传下来的。"它们只是把人类当作同类,所以去救。"这话让我听了感觉怪怪的。

【原文地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6370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