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漂泊–horan (骆驼)

永远的漂泊- –

                                      

作者:跃然 2004年 12月16日

  一加一等于几?
  等于零。
  一是出生,一是死亡。
  一加一加一等于几?     
  等于零。
  一是少年,一是壮年,一是老年。
  那中间的是什么?
  是漂泊。
  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是开始了漂泊。不同的心情、不同的目的,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生漂泊;漂泊在理想里,漂泊在现实中。

 

  才华横溢的天才钢琴家,一出生便被父母抛弃在海上,从此开始了一生的航游。狭小的船舱,是他向世人展示他的天赋的舞台。从欧洲到美洲,从战争到和平,从上流社会的公爵、贵妇,到市井中的平民、游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没有出生证明,是个在陆地上不存在的人。只有大海见证了他的出生,见证了他的成长,见证了他的辉煌。而他,也从不下船。"城市那么大,看不到尽头,在哪里?我能看到吗?就连街道都已经数不清了,找一个女人,盖一间房子,买一块地,开辟一道风景,然后一起走向死路。太多的选择,太复杂的判断了,难道你不怕精神崩溃吗?陆地,太大了,他像一艘大船,一个女人,一条长长的航线,我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也不愿意在一个找不到尽头的世界生活,这个世界现在没人知道我。我之所以走到一半停下来,不是因为我看到的,而是因为我看不到的……"。他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放弃生命,却不愿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登上陆地。最终和渡轮一起,永远消失在人们的记忆深处,在天国里用两只"右手",继续他的天才。

  冷酷无情的专业杀手,从意大利来到纽约,独自寓居在这座随物质漂泊的城市一角。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相伴左右的,是一盆永远带在身边的植物,和他一样的,没有根。敏捷的身手,坚强的体魄,干净利落的风格,使他成为这个城市最好的杀手。然而,一次偶尔的相助,使他平静如水的生活起了涟漪,坚硬的面庞开始展现笑容,冷酷的心开始渐渐温暖。他希望改变,幻想和别人一样有生活、有感情。"我会和你一起走,我希望有牵挂,有伴,有家,有根。"只是,当杀手有了感情时,也是悲剧到来的一刻,随着他的倒下,那唯一的希望,成了一生最大的奢望。当那盆植物最终被种在地上时,他也终于停止了漂泊。

  曾经以为漂泊是一只曼陀铃,浪漫的旋律略带一丝忧郁,伴我穿梭于天地山水,梦想之间。而离开家,独自在无数的平凡日子里奔波,才知道原来漂泊是一条无桨无帆的小船,载着我在都市的繁华中随波逐流。

  家乡是海上的一座岛,不算小,但和上海相比仍是相形见绌。海风、海浪、海潮、海鲜,成为记忆里一笔抹不去的色彩。我爱海,但不喜欢江河湖泊。记得初中暑假时去云南,导游带我们浏览有"高原明珠"美誉的洱海,一船的人都兴奋不已,赞叹它的"浩荡汪洋",欣赏它的"烟波无际";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船舱里,即使眼前的"水光万顷开天镜,山色四时环翠屏",也无法弥补我的失望,它终究是湖,再浩荡宽广,终究缺乏海的气魄和胸襟。在家时,总抱怨海风太冷,抱怨海浪太汹涌,抱怨清早总是被轮船的气笛声吵醒。而今只身在异乡,在清晨安静的校园里,却会经常不自觉地想起家里每天早晨惊扰我美梦的气笛声;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时,会想起海风吹在脸上微微刺痛的感觉;而波涛汹涌的海浪、美味的海鲜就只能在夜晚出现在我的梦中了。

  小时候学成语,知道"安居乐业"。而在现代社会里的我们,什么时候真正地"安"过?漂泊在城市间,漂泊在人海里,漂泊在生活中,漂泊在天地间,漂泊在物质里,漂泊在心灵中。

  我不愿意结束,
  我还沒有结束,
  无止境的旅途。
  看着我,     
  没停下的脚步,
  已经忘了身在何处。
  去不到终点,
  回到原点,
  享受那走不完的路。
  漂泊,永远。

【原文地址】http://blog.blogchina.com/article_48084.4598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