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的版画–horan (骆驼)

毕加索的版画- –

                                      

上周末专门赶回深圳看了毕加索的版画展
转眼回来的忙碌种种竟让我忘了这茬儿 罪过罪过~
今晚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出门票才想起要记下这重要的一笔

毕加索其人 我想不必多说
此次展览带给大家的是这位妇孺皆知的大师的两百多幅版画作品
从1920年毕加索开始的第一次版画尝试:《三角帽》一剧的人物、舞台设计;
其后的为家喻户晓的布丰的《大自然的故事》作的惟妙惟肖的插图;
《贡戈拉的二十首诗》里寥寥数笔而诗画浑然一体点睛之笔;
《卡门》、《流沙》、《可笑的男人》;
笔触奇特而栩栩如生的《斗牛》系列;
直到1968年毕加索82岁高龄仍激情不减的创作《塞莱斯蒂纳》……
堪称他艺术风格的各个时期的不同代表

说实话,咱这等俗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从这些作品中
就能窥探到大师那无以伦比的创作热情、艺术灵感、美学造诣……
我以为,毕加索之所以被尊为大师级人物,最最可贵的,
是他那敢于一再突破自我、不断创新、不断摸索、不断变幻自己的创作手法
我记录下了大师的几句话,朴素之间,深意暗藏:

“艺术是一个能让我们认识到真理的谎言”
“谁能够最正确地表现人脸:摄影师、镜子还是画家?”
“我们是要画那些面孔的表面、里面还是背后的东西?”
“抄袭别人是必要的,但抄袭自己是可怜的”
“一些画家把太阳变成一个黄点,另一些把一个黄点变成太阳”
……

小可斗胆留言:
“盖夫大师者 独我忘我破我
 穷其一生 索为一字
 美”

返途中 乘车转船 一路读书不止
再及举首 暮色中 沧海茫茫 不知所向
船首一摆之间 忽现远岸疏星点点 喜

到埠登车 又是一番辗转 终复步行
只见海上升明月
银盘圆圆 笑藏薄云后
夜色渐浓 灯火万家
轻衫寒意淡

自笑中 犹感
泪涌间 记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