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时空_关于noein的断想(下篇)–horan (骆驼)

梦中的时空_关于noein的断想(下篇)

                                      

接下来,骆驼尝试解释 noein 的时空设定:

在 noein 中,平行时空可以经由具有“龙之转矩”力量⑨的遥所“感知”(看到)
而“确定”下来,成为“现实”(即“当前时空”)

La’cryma 时空实质上并不是 15 年后的未来,事实正好相反
少女遥所生活的时空正是 La’cryma 时空的人们
在量子空间中所找到的一个与 15 年前的 La’cryma 无限接近的平行时空
因此龙骑兵们干涉这个平行时空时是认为抵达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幻象”
(两者是平行时空也就解释了为了香格里拉可以对两者同时入侵)
而他们采取的是一种不完全的干涉方式,使用类似脐带的装备与原始的时空相连接
便于锁定时空的量子坐标⑩,从而达到返回(逆干涉)的目的
由于干涉并不是完全的,遥少女时空对于他们而言也并不是完全确定的,
换句话说,他们并不是完全的存在。因此,切断脐带之后,
其一,他们无法返回 La’cryma 时空;
其二,他们不再拥有确定空间的能力,其存在将逐渐重归量子化,换句话说,消失

再说香格里拉
其实香格里拉是个完全量子化时空(La’cryma 时空量子化并不完全)
其中的一切都是通过进入(干涉)这个时空的人(干涉者)来确定的
还要说道,香格里拉本身是没有侵略意识的,
它本身也只是诸多平行时空中的一个,较为特殊的一个。
由于这个时空会因为干涉者的存在而其反应,
逐渐被干涉者确定为其所期望的形态,所以当 noein 到达这个时空
(使自己原先所在的时空与香格里拉干涉,最终合并)之后,
为了实现 noein 所期望的,终结所有悲伤的未来,
全部到达没有悲伤的香格里拉的念头,
香格里拉自身展开了吞并(干涉)其它时空的行动
因为达到了完全的量子化,香格里拉这个时空就可以无止尽的干涉其它平行时空
而又因为当香格里拉是整个作为“时空干涉”的干涉者,
被干涉时空的一切都会被它所改写,即,被入侵,被吞并,被同化
但香格里拉并不能对完全没有量子化的时空进行干涉,如前期遥少女时代
它的“不确定性”只能确定“不确定性”,而对完全确定的时空无能为力。
而对于部分量子化的 La’cryma 时空而言,它便有机可乘
(上面这个结论怎么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_____-|||)
由于 La’cryma 时空的人类已经量子化,香格里拉便可以干涉其中的人类部分。
因此,全人类要躲到地底深处无法被感知的地方残存。
而此时的以遥等人作为防线的意义便是,利用被放大的精神力量,
构建(确定)一个虚拟的时空(很可能就是记忆中的世界)~
只要这个时空被确定得足够真实,香格里拉便无法入侵
可以留意到,香格里拉的入侵军类似人的形态,
这是因为要进入没有完全量子化的世界,也必须要有具体的被确定的形态。
由于香格里拉在 noein 的指挥下是要干涉人类,
因此采用人类的姿态(成为 noein 之前佑的形态)也说不定……=_=

关于战斗与受伤
为何战斗的伤痕与时空转换失误的伤痕如出一辙?
那是因为战斗的实质就是强制干涉对方存在,
迫使对方在没有空间坐标的情况下被量子化~
其具体表现则是机体的部分残缺,但由于 La’cryma 时空的人全部被量子化了
身体的存在只是其中一种确定方式,精神表达的载体(后面会详细说)
只要在同个时空之内,这种损伤可以通过事后重新确定的方式进行修补
但在时空转换的时候发生的损伤,这部分机体已经被无坐标量子化,
因此无法再次被确定,成为永久的伤痕。

龙骑兵的选拔。
为了抵御突破防线的香格里拉的入侵,龙骑兵的存在是必要的。
其选拔条件之一就应该是精神能力的强悍。
能够重新确定身体进行治疗、增强,并能干涉别人,使其量子化
为何在 La’cryma 时空中的龙骑士们大多和遥有关系?
我想这是因为遥的精神能力就很强(少女遥时空的她甚至具有“龙之转矩”的力量)
间接影响到她周围的朋友们也逐渐具有了比众人更胜一筹的精神力
缺乏精神强度的人是无法承担时空转换时所需的集中力
因此,即使是当作为龙骑兵的指挥官クイナ与被 noein 所诱惑之后
他的决心受到动摇,精神能力的下降直接导致了在时空转换时发生确定残缺
而当クイナ企图进入香格里拉时,他无法锁定香格里拉的真实坐标
(需要有遥以及佑那样强度的精神能力,才能自主锁定香格里拉)
因此他在量子化时空中陨灭了

noein 到底是什么?
在 noein 的设定里,谁都可能具有“龙之转矩”(不过这次碰巧是少女遥)
即使不具备,也能一定程度上利用精神力确定当前时空。
只要集中精神,集中思念,集中勇气,集中友情……
即使普通的人也能进行小范围的时空干涉
而 noein 本身是诸多平行时空中某一个佑,
是经历失去朋友、失去爱人、失去亲人的孤独的、绝望的、空虚的、怨念的
碰巧也具有超强的精神力量(多个时空中的佑的精神能力都很强),
最终将自己完全量子化,并将坐标锁定到了无极无为的香格里拉
在量子化的香格里拉不断思索的结果,
是佑化身成为思考本身——noein
不断痛苦地思考一切痛苦的本源却找不到答案的思考本身
有关思想的本源(nous),阿那克萨戈拉曾说:

“只有 nous 是无限的、自主的,它不与任何东西相混合,
 而是单一的、独立自主的。
 ……在万物之中,它是最精粹和最纯洁的。
 它有对万物的一切知识和最大力量。
 …… nous 还主宰着一切有灵魂的东西,
 nous 知晓一切被混合的东西。一切将要存在的、
 一切过去存在但现在已不复存在的,
 以及一切现在存在而且将来也要存在的东西,都为 nous 所安排。
 ……众多事物具有众多部分,但是,除非有 nous,
 它们彼此就不能分离区别。”

因为 nous 的存在,才有了运动与变化,
而最初的,最原始的,最基本的运动(动作)便是 noein,思考一切的本源
这是一种纯粹的对于宛若流动般混沌理性的最直接最深刻的探索
是一种没有结果,自我萌发的思维活动,是感知自我本源的活动。
noein 是首先将来自本源(nous)的有关对象的意识(noema)与
有关活动的意识(noesis)统一了起来……

在 noein 之后才有理性作为“看”、“听”的作用(logos)
而遥的能力正是通过“看”这样的感知而“确定”存在本身
因此 noein 的能力是人类理性向本源回溯的原始性的代表——无尽的思考
遥作为真实的人,则在这个基础之上加入了自身的感知能力,
从而能够确定自身以及自己所在的时空。
这就是为何她能够最终战胜 noein(从思考与感受中获得答案)

最后说说香格里拉中存在的“居民”——迷样的海马状生命体
开始我以为他们是某种更高等生命体,用以监视人类(自己真没想象力~>_<)
然而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逐渐感到这群海马们似乎有更加深刻的含义
既然遥代表司本源感知的 logos,而佑可能变成司本源思考的 noein
那代表本源 nous 又是什么呢?
想起在人脑中有“海马体”(hippocampus)的器官,是掌管“记忆”的大门
如果这两者有所关联,原作兼监督的赤根和树大大是不是在暗示着我们——

人,归根到底,意识的本源,来自于记忆”?

假设海马生命体代表着意识的本源 nous,
它将会出现人向自我探寻的尽头——香格里拉,
以及意识强烈到能够到达香格里拉的人们的面前(遥、佑、アトリ)
在剧中,海马状生命体可以变换成人记忆中的任意人物
从这一点上来说,与人类大脑皮层中的海马体的更是如出一辙了
那么意识与记忆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假如意识的本源是人类自我追溯的终点
也就是一切开始的起点。
那么在往回呢?在意识的背后,是不是还有更加深藏不露的存在呢?

记忆,是个十万分神奇的概念。
每一个人的意识都是不同的,并且,每一个人的记忆都是不同的
如果一个人的记忆混淆了,那么他的意识也会跟着混淆
他将无法确认自身的存在,也无法确认周遭世界的存在
而如果将两人的记忆完全交换,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
意识会不会跟随着记忆的转移而互换呢?
人的意识是否构建在人的记忆之上呢?
或者说,正是由于不同的记忆,才驱使人产生不同的意识本源(nous)
随着对于这种意识的思考(noein)以及进一步感知(logos)
才产生了能够确定这个世界,确定这个时空存在的能力?
当然,现在看来,人意识(精神能力)的强度
无法真正意义达到干涉其它平行时空的地步……但是,
这是一种可能,不是么?
因此,

不同的记忆造就不同的意识,
不同的意识产生不同的思考,
不同的思考形成不同的感知,
不同的感知确定不同的时空……

参阅
理性本源》作者:程志敏 | 发表:2002年8月15日

nous、noesis、noema、noein》作者:qualen | 发表:2005-8-31 22:08:31
(如不能访问请转向以下地址

HIPPOCAMPUS 海马体》作者:郭卜乐 | 发表:未知

另,关于 La’cryma
这个词语的翻译到底来自什么,我不太清楚。
但似乎只有日本视觉系组合“La’cryma Christi”名称中采用了这个词语
而意大利文中倒是有“Lacrima Cristi”的说法,
指的是是维苏威火山周围一带生产的一种玫瑰红葡萄酒,译名“基督之泪”。
相传,基督识别出那波利海湾上的一片蓝天被 Lucifero 强盗霸占,
因此留下了伤心的眼泪,泪水沾湿的土地上长出的葡萄,人们称之为“基督之泪”。
这种驰名葡萄酒有红、玫瑰红、白、泡沫型、甜味型等各种类型。
具有独特的醇香滋味。有机会到那波利,一定要尝一尝这
“神圣而又古老的葡萄酒”的说法也相传甚广。
这样看来“La’cryma”(或者“Lacrima”)可以理解为“哭泣、泪水”(cry)
noein 说一切的未来都是令人伤心的、充满泪水的,
这么说来 La’cryma 便是一个很好的代表了吧~苦笑~

参阅
Campania卡帕尼亚省的葡萄酒》作者:未知 | 发表:2006-3-16

⑨ 可以被理解为“时空锁定与干涉”的能力
⑩ 对于原始时空 La’cryma 的观察者而言是锁定遥少女时空坐标,
  而对少女遥时空而言的龙骑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