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时空_关于noein的断想(上篇)–horan (骆驼)

梦中的时空_关于noein的断想(上篇)

                                      

大概是最近看了 noein 的缘故,再次唤起我对量子化时空的兴趣
昨晚梦到自己与朋友到威尼斯实习(这次不用说是受了 aria 的影响~=_=)
然而间中会采用“时光转换”的方式在不同时空穿梭……
有趣的是,在梦中的时间跳跃时会产生定量的时间差~
而且我在梦中竟然对于这个现象进行了论证……
但由于是梦,醒来之后全然记不清具体是怎样的现象,如何论证的~汗~
这两天趁着自己的记忆没有完全消散,重新把推想整理了一下①:

嗯,个人还是不太能接受可以在任意“时空”②,瞬间跳转的说法的。
骆驼更加接受诸如“平行时空干涉”的理论~

假设宇宙,整个时空都是量子化的,
那么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空中,我们所能感受到的,
是这个“被 我们 所确定”下来的“一瞬间”的时空。
被谁(某一个具体的人)所确定下来并不重要(对于别人,以及整个时空而言)
但由于不同的可能性,则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数目庞大的平行时空。
(有点“唯心主义”的感觉了吧~)

在这样的平行时空中,有很多是极为相似的,
比如时空 A 与时空 B 两者之间的差异仅为骆驼此时穿的是红衣或者白衣
但是也有的时空之间是相去甚远的,
由于哥伦布意外身亡,导致比如美洲大陆推迟一百年才被发现……just be kidding~:p
这样的设定在 SF 作品中也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想说的是,所谓“时空变换”,其实是一个
“找寻并干涉平行时空,最终将其确定下来”的过程

因为,任意的平行时空,对于当前的时空而言,
是无法“确定”的,即无法“触及”或者“被感知”③

“时空转换”如何实现,这骆驼没办法说清楚
但是,骆驼以为,从“时空转换”参与者(即“干涉者”)感观的角度而言,
进行“时空转换”的结果是将其从一个时空转移到另一个平行时空
而事情的实质则是,根本没有“转移”、“转换”这回事。
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两个平行时空不再平行,
它们相交了!

一般情况下,任意个平行时空是不可能相交的。
所以我前面在说到时空转换的时候用到了“干涉”这个词
具体的方法自然不得而知,但总而言之,通过某种方法,
使当前的时空,能够干涉、影响到某一平行时空,
最终将那平行时空作为当前时空“确定”下来

嗯,好像说的很玄,举前面那个例子来说:
当前时空 A 为穿红衣的骆驼,其平行时空 B 为穿白衣的骆驼
在时空转换的瞬间,红衣骆驼要在量子时空中锁定时空 B 的坐标
(如何找寻,如何锁定,坐标如何表示等等就不要问我了~-_-b)
然后对时空 B 进行干涉,换句话说,“吞并”
消除原先的干涉者(白骆驼),并当前时空的干涉者(红骆驼)替换之
(具体步骤不得而知~)
最后将这个时空确定下来,成为新的当前时空。
(怎么确定?干涉者自身强烈的存在意识?maybe~)
至此,时空 B 已经不复存在,两者合而为一。
一切都在“瞬间”完成。

可以看到,多分平行时空(即,量子时空)
是在瞬间从一个时空中“分裂”出无数的平行时空④
而“时空转换”的结果正好和它相反,
在瞬间使两个时空合为一个时空。

这种情况有点类似霍金的“宇宙收缩”的意味
无论怎样,“时空转换”的结果,
虽然单个案例的影响很小但总归是一种“畸形”的变化
对于整个量子时空的发展而言,是一种不利的情况

讨论完“时空转换”的过程,我们再来讨论一下
对参与者而言,有意义的“时空转换”是怎样的。
所谓“有意义”,是指可以根据参与者的意愿,(或者说,条件)
去干涉某个平行时空。
就像科幻小说中所描述的一般,从 2006 年返回到 1996 年一般~

然而,如同之前所言,时空转换仅仅是干涉同个瞬间的其它平行时空
那么又怎能返回过去,或者飞去未来呢?
这样便有两种可能:

其一,我们可以干涉一个当初“确定公历晚了 10 年”的平行时空
那么,即使其它一切事务都没有改变,当时空最终被干涉者确定下来之后,
干涉者所处在的“人为时间”概念已经是要倒转 10 年了⑤
这样的“时空转换”虽然达到了“从 2006 年返回到 1996 年”,
但这样做似乎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

其二,我们可以干涉一个当初“地球形成晚了 10 年”的平行空间,
并且这个平行空间此后的发展无限接近当前时空,
以至在干涉的瞬间,此平行时空能够无限接近当前时空 10 年前的情形
此时如果进行“时空干涉”⑥
由于两个平行时空需要“无限接近”,即“无限相似”
但干涉很可能需要相同的时间标杆⑦,其最终结果很可能会干涉到一个
“地球形成晚了 10 年,但确定公历提早了 10 年”的相似时空
也就是说,虽然经历“时空转换”之后,参与者所处的新时空中还是 2006 年
但周遭的一切将和原先时空中 10 年前无异,仅仅是“计时方法”有所调整
这将是“真正意义上”的“从 2006 年返回到 1996 年”

以上,我们避开“时空转换”的可能性,
就其理论上的可行性,以及结果,做了简单的讨论。
然后,我想进一步说说“返回过去”与“飞去未来”在“时空干涉”上的区别:

在进行“返回过去”的“时空转换”时,干涉者对于其将要干涉的平行时空
有更加多的了解,这些对于过去具体的记忆,以及记载的历史,
将作为“时空转换”的第一步——
“搜寻干涉空间的量子坐标”时的有效参数而被输入,
这样便更能够找到与当前时空相似的平行时空。

但在进行“飞去未来”的“时空转换”时,这样的有效参数便会十分匮乏,
因此最终干涉的时空可能与当前时空的真实的将来相去甚远,
而且,这样干涉的结果并不是唯一的⑧,存在无法估计的不确定性

① 主要是有关“时间”这个概念的变换,参考了部分 noein 的设定
② “时空”一词在本文中的含义更偏向“时间”
③ 也有维度限制的说法,如 3 维生物(人)无法感知高于 3 维的时空
④ “平行”是针对空间产生之后的存在而言
⑤ 到底有没有“绝对时间”这个概念,尚未有定论。
  而此例的“时间”实际上是指“人类(干涉者)的计时方法”
⑥ 本文此后可能根据不同场合将“时空转换”与“时空干涉”混用,含义一致
⑦ 骆驼有理由(或者毫无理由?=_=)认为找寻相同时间标杆时空的坐标更加容易
⑧ 虽然也不能保证“返回过去”的干涉结果就是唯一确定的,
  但无限接近的结果应该趋于唯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