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什么样的博客–horan (骆驼)

我要做什么样的博客- –

                                      

作者:秦涛 | 2004年12月24日
来源:博客中国

【内容提要】做博客,第一千万不能犯的错误是狭隘。同时,我也打算充分吸取邻居家狗的教训,那就是,做个无用的博客,比做个有用的博客要容易讨好人。对自己的用处强调过多,难免惹人嫌。我并不想做个很有用的博客,能有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要做什么样的博客?自从前天开了这个专栏,我一直在严肃认真地想这个问题。
此刻我在西雅图借居的房子有个半英亩大的院子,没有篱笆,但是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树做成的天然屏障,多数高达十米以上,所以房子朝院子这一面完全是玻璃,而且也没有窗帘,毫不设防。不请而至敢来院子里的客人只有三位:一对儿鹿和对面邻居家的狗。

  我对小鹿和狗的态度截然不同。鹿是一对儿母女,鹿爸爸从来看不见,因为他头上长角,有人会打他。在美国的一些州,公鹿是可以猎的,母鹿不可以。虽然华盛顿州是一律不准,但是也许这家的鹿爸爸是从别州移民过来,所以警惕性还是很高。鹿们一来,我小心翼翼地轻手轻脚走路,生怕她们吃惊跑掉,从冰箱里翻出胡萝卜葡萄生菜南瓜派等种种,只要是觉得鹿们喜欢吃的,都搬出去给她们,极尽谄媚。虽然小鹿还好,我走过去她是不怎么提防的,因为她是这里生的,不过鹿妈妈很害羞,也很清高,通常鹿妈妈只准小鹿吃院子中间的那棵树的叶子,而且总是选个角度让我看不见,我一旦谄媚过了头显出要狎昵的意思来,鹿妈妈就会示意小鹿,然后两个一溜烟从树丛中跑掉了,很伤我的自尊心。

  我对狗的态度则完全不同。我邻居的这只狗是看家狗,也就是说,她绝对不咬人,但是特别喜欢叫。我是生人,她自然对我叫得多些。最初我有点怕她,后来搞清楚她的底细便胆大起来。有时候我走在马路上,她围着我叫得很凶,我就拿手套给她咬,她也不咬。所以我就开始蔑视她,就我的观点来说,她除了会叫之外,完全是个废物,并且它的叫不仅没用,并且常常打扰了我生活的宁静。她最近特别地经常脑子发晕,不仅半夜没事瞎叫,而且还跑到我的院子里来,这可不是活该找骂,我就痛骂她,骂得不过瘾,还专门特意去学了一大把崭新的英文单词,就是专为骂她学的,大意都是形容她的愚蠢,最后固定叫她Dingbat。

  于是这些天我专门一见她就叫她这个名字,有时候她过界来了我们院子,我就一直追她回家,还挑衅地到路的另外一边,也就是她家的那一边去大声叫她Dingbat,她被我叫了几次,便开始一见我便躲在她家的屋檐下不吭气,我照叫不误。结果我这么做了几次之后,她最近便一直躲在家里,几乎听不到声气儿。弄得我倒有点不安起来,担心到狗当然是懂得人的许多想法,像小孩子不会说话可是对别人喜不喜欢它最是知道,可能她正暗自伤心,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的主人听到我这么叫她,就把她关了起来或送到别处免得惹我讨厌。

  最终弄得我终于觉得惭愧起来,觉得跑到她家边上去叫她Dingbat真是很过分的行为。过去我暗地里讨厌她,可是只是在家里说,她从来不知道,也没有这样的后果。其实仔细想起来,邻居家的狗叫,只是在行使watch dog安全警卫的职责,便多叫了一两声,也不是可恨到不共戴天的地步,而小鹿只是长得可爱一点而已,其实说不定心目中一直目我为敌人,我巴巴地讨好,两相对照,我竟如此厚此薄彼,着实地显出浅薄来。与此同时,似乎为了惩罚我的错误,小鹿最近也不来了。让我觉得对于这两样客人的态度,自己真是全都不成功到了家。

  自从前天成为了博客,我一直在考虑的是,博客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自己要做博客中的哪一种。博客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一种很慈祥的意味,博学,博爱……博,就是把想法和一部分生活公开,跟大家共享,成为一个群体,在共享中拓宽自己的生活面,同时克服掉作为个体的很多狭隘之处。当然博客也是一种勇敢的行为,因为公开了意见之后便没有退路,就像我叫了邻居家的狗Dingbat,就得承担忐忑不安的后果。开了这里的博客专栏,贴了第一篇文章,第一晚就有132个点击,看来博客确实是很公共化的一种行为。

  幸亏这小鹿和狗都提醒了我,我想做博客,第一千万不能犯的错误是狭隘。同时,我也打算充分吸取邻居家狗的教训,那就是,做个无用的博客,比做个有用的博客要容易讨好人。如我邻居家的狗,本来是一片好心,本来是为了尽忠于看家护院的职责,watch了自家院子还watch邻居的,结果积极过了头,费力不讨好,最后沦为被心胸狭隘如我者叫做Dingbat的不幸命运,对自己的用处强调过多,难免惹人嫌。我并不想做个很有用的博客,能有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2004年12月22日,西雅图

【原文地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6100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