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鱼–horan (骆驼)

我是一只鱼- –

                                      

作者:vanityfair 2005年 01月16日
来自:博客中国

  萧伯纳说,人生有两件事令人遗憾:得到与得不到。乍一看,似乎矛盾;细想想,确实如此。得到的东西,总是容易被忽略和遗忘,而得不到的,却成了生命中永远的痛。人生本来就是充满遗憾的。其实,遗憾并不是不能消除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记得电影《大河恋》中有一句话:我现在才知道,你不了解一个人,还是可以爱他。而我现在才了解,你不爱一个人,还是可以思念他。

  走在马路上,偶然从街头橱窗瞥见自己快速走路的身影,不自觉停下脚步楞立着。有那么一会儿,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一条鱼,正透过玻璃缸的反射,看着身后水族缸的世界。身后的人,没有人在意我的停顿,偶然投来好奇的瞥视,但未停下脚步,只是面无表情,匆匆走过,来来去去,就像鱼一般不止息地游,或许在茫茫人海中,他们相会也就只有这一刹那;之后,就再也没碰过头。

  有些孤单。有些感伤。有些自嘲。

  看够了反射窗内相同冷漠的世界,转过身,再一次离开缸壁,抛开短暂的伤感与自怜,加入水族缸中其他鱼群,加入他们庸碌的行列中。在这儿,我只是一条随波逐流的鱼,在别人的生命中,不断扮演着过客的角色,我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别人亦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来与去,没有永恒的停留。我、这辈子注定只能是"适合一个人走"的玻璃鱼。

  在水族缸中的鱼的生活很简单,有人喂就吃,然后再继续游呀游的,直到再次感到饿了。不吃的时候仍游呀游的,和同伴们擦身而过,或是看看水族缸外面的景观有何变化。电视机打开时,和主人一道观看,节目结束时,灯暗了,它也该睡了……生活真的很简单,惟一会有的变动,是得忍受主人每月一次的洗缸换水的行动,完全无助的任人宰割,一方面暗自祈祷,主人别把它忘记放回水中,然后再继续游,周而复始。

  人比鱼多了些主动性,但多数仍选择过水族缸的生活,在漫游人海中一圈后,回到小巢栖息,享受规律、平凡的生活,厌恶任何一切有可能的变动,就像此刻的我一样。一个人的生活,可以过得很简单,也可以过得很复杂,而我习惯于简单,习惯事情能在自己的手中掌控。因为,脱控的事情会让生命步调失序;脱控会让我心慌意乱,丧失自信;脱控会让我像个无助的小孩。我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掌握全世界,但发现不能的时候,那,至少要掌握住自己的生命。

  人生会有许多关口,你可以犹豫,但不要犹豫太久;你可以沉思,但不要让沉思为自己找停顿的借口。于是明白,有的人是鹰,有的人是羊。与其把他们关在一起,不如让鹰在天空翱翔,让羊在草原徜徉。想起大学时候曾经喜欢的一首诗:我是游游移移的风,你是不动的田野;我是沙滩上的影子,飘忽一掠。我是摇摇颤颤的叶,你是不摇的大树;你是星宿坚定不移,我是海洋。你是永远明亮的光,我是消失的火焰;你是深沉的音乐涌动,我只是一声呐喊。

【原文地址】http://blog.blogchina.com/article_22205.67001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