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观剥离主义–horan (骆驼)

感观剥离主义- –

                                      

  thx to the cold i got…

  骆驼向来是不甘于沉默的人,唯恐天下不乱乃是咱不可磨灭的本性。而嗓门之大,声音穿透力之强,部分还要来源自己在那充满梦想和激情的纯真的学生时代曾经不下一次担任体委,号令全班小大好汉们干尽让老师抓耳挠腮不能自已的“好事”……
  在我自以为傲的洪亮的嗓音背后,我不仅仅是诸多社会活动的参与者,更是恶势力幕后的领导者。

  thx to the cold i got!
  骆驼今日竟到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的地步!
  呜呼~!遥想昨日不畏初临感冒依旧逍遥快活的骆驼还在操着半嘶哑自以为磁性十足其实更加类似两把破剪子在打架的嗓子不遗余力地帮朋友在电脑城杀价……今日,今日却!

  我被无情地剥夺了发声的权力。这,十足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既不能发起对于阿猫同志严肃的批判;也不能参与关于阿狗同志光辉的罗曼史的讨论;更不能回应电话中阿猪姑娘羞涩的问候;也甭指望满肚子ACG资讯能和阿兔同志分享了;就连和阿虎老板也只能剩下眼神交流了;和楼下食堂师傅阿牛也改肢体语言训练了……
  不一而足。骆驼终于体会到当年对我等之行径出离愤怒而又无可奈何的老师们的真实感受了,“抓耳挠腮”、“不能自已”……英雄迟暮之悲莫过于有心无力,忍看满腔壮志雄心枉成空。
  更有甚者,这种种好事坏事,现如今和骆驼我竟是毫无干系。我不但被剥离了发声权,更被这万恶现代社会排斥到孤独的小角落(画圈ing~)。“既然这丫的不能发表啥子看法,干脆无视他算了”,本着这样无耻的道德观,我,骆驼,现在是形影相吊,离群索居。想当年叱咤江湖,只手风云的武林悍将,落魄到如斯境地,扼腕矣。
  此则生死存亡之秋也!说极端一点,嗯,英文中有个词叫做gelding,知道吧~

  不过,话说回来,咱仔细琢磨琢磨,这做了哑巴也并不全然是件坏事。
  其一,可以随意装聋作哑,对昔日些些烦心的事情可以做到“四不”,不闻不问不理不睬。被人逼急了也没关系,大不了换上一副悲苦神情,皱着眉头,缓缓摇头,同时用右手食指轻轻指着自己的喉咙即可。此时若能实时(real time)挤出几滴眼泪,(不必流下,停在眼角即可)必能效果大增,回避系数x20,阻挡+300……
  其二,轻易博取他人同情……咳咳~这个就不必多说了吧,大家都是“识do”的成年人么~ 只说一点参考攻略:如果能配合间断性干咳,协同作用显著……
  其三,保证你在开口的时候,全场寂然无声,所有听众全神贯注洗耳恭听,连体内上窜下跳的气都得给你憋着。任何言论也自然而然成为“骆驼同志关于阿马问题的重要发言”。
  啧啧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