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再续–horan (骆驼)

思念再续- –

                                      

  思念是个奇怪的东西。每一次,我都觉得它有小小的不同。现在,我觉得,思念就像失重的宇宙中凝聚的一个水球。奇怪的比喻是吧?^_^ 既然是奇怪的东西,用奇怪的比喻,我想也不为过吧。
  混沌而不可捉摸,纯粹而晶莹透彻。你无法真正意义上的触及它。因为一旦你给它施加了一个力,无论是多么轻微的,凝聚的水球将会立即散开。那无数细微的却包含着思念的水滴便会向着四面八方,向着宇宙的深处,那些黑暗的遥不可及的深处飞快地抑或缓缓地散去。没有声息,没有一丝一毫的声息,每一滴的思念却在心の坚壁上轻易凿开一个裂缝。裂缝不断扩大,最终,我的心城就此坍塌。
  思念是不可触及的。
  液体的另外一个特性在于它是没有固定的形状的。随着心情的变换,思念在不同的心の容器中的也改变着不同的形态。无论是盘旋而上的楼梯,抑或扬帆远行的舟楫,看似随意的心境中,思念扮演着多重的角色,时而让人黯然伤神,时而又催人不断前进……而在失重的宇宙中,思念逐渐凝成了完美的球体。这股清澈而无暇的思念,是由纯粹而毫无杂念的寻觅与渴求,熔以一寸午夜后孤寂中幽游的精魂,于虚无中无心炼就而成。它可能来自脑中瞬间的一闪,抑或内心长久的牵挂,悸动却掺杂着幽思。
  思念是无形的。我在思念面前却无所遁形。
  人的种种情绪大概都是类似气体的吧:喜气洋洋、怒气冲冲、哀气连连、怨气绵绵、愁气漫漫、恚气甚甚、美气足足、乐气团团、悲气煞煞、狂气咄咄……不一而足。而但凡气体都是可以压缩的吧?换句话说,这些些的心情,思绪都是可以被人为抑制在心底而不表露出来的吧?压抑快乐,压抑悲苦,先不提及其好坏对错得失,但终归到底,人总是可以做到的吧。然而,这思念却是世间最纯洁的水,这不能被压缩的液体……所以一旦思念的潮水袭来,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它对内心的侵袭。我可以“喜气写兰,怒气写竹”,甚至“怨去吹箫,狂来舞剑”,但面对着无法坚忍的思念的涌动,我却只有望洋兴叹,任其将我彻底击倒。这是超出忍耐令我愁肠寸断的煎熬,这是我所不能容纳的遥不可及的柔情。
  思念是难以控制的。浓郁的思念越来越充溢着我的胸膛,我便不由自主地将自己蜷成一团,沉浸在思念温柔的环抱中。
  我明白,我将在思念中窒息而亡。
  然而,在茫茫而漆黑无边的宇宙深处,离开了思念的水球,我还有什么得以生存的理由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