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淼的世界]塔希里亚故事集07:舞会–horan (骆驼)

[吴淼的世界]塔希里亚故事集07:舞会

                                      

塔希里亚故事集07:舞会






作者附言
  在至今为止的塔希里亚故事中,舞会可能是最简单最不用费脑子的故事,他就像一篇流水账,看完,就可以了。这个故物里没有神魔,没有魔法,没有魔幻,有的只是一个普通骑士。
  画这个故事,只为了我那4个跑团的PC,兰菲尔队长恐怕是塔希里亚团中最出彩的NPC了,从最初的冷酷敌人,到中期的勇敢骑士,以及后来的野心家,这个角色在和玩家的互动中也在不断成长不断改变。本来在我的模版设定中,他是一个冷酷果断充满骑士精神的人,在第一段故事中他算是个BOSS啦,然后在决战中他一人跃马冲进了箭塔,砍翻了野蛮人,然后神出鬼没的从外墙攀爬到了箭塔顶层,一口气杀了7个民兵。最后以一人之力几乎灭团……当然,我的PC们也不是吃素的,群殴之下,把兰菲尔坎到了最后1点HP,然后兰菲尔以骑士的礼仪放下了武器,高傲的看着他们。(我原来的打算是:用圣武士的母亲最为筹码,逼圣武士放他走,当然,这样一来这角色就成卑鄙小人了)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圣武士一点没有算老账的意思,把剑和马还给了他,还把他的中型恢复药水也给了他。其他团员也都没有意见,都觉得兰菲尔很勇猛,是条汉子。这倒是让我为难了,按我原来的性格设定,此刻的兰菲尔只要喝下药水,眼前这4个(不对,是5个,还有一条狼呢)HP不足4点的1级人物简直就是一盘菜啊!要不要动手呢?
  看着他们信任的脸最后我放弃了,虽然作为城主有放水的嫌疑,但是,我觉得:既然有人还愿意相信人性本善相信骑士精神,我为什么要去浇一盆冷水呢?作为玩家,我的4个PC都还是很嫩的新人,战斗时常常漏洞百出(现在强多了),但是我很欣赏这样愚蠢的善良。因为有这样的人物,奇幻世界才变得可爱。
  于是兰菲尔这个守序中立的军人,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在之后的海港收复战中他成了PC们最可靠的帮手,他的冷酷也开始得到收敛,他在军事和社交上都有很出色的表现。
  作为团员们的背景人物,他一直活跃在第一线,好几次差点丧命。但是他活了下来,收复海港后,他追缴叛军,夺回了城中被掠夺的2/3财产,以这样的军功他得到提升是意料之中的。然后收复德拉萨之后,两支国王的军队(2个贵族派系)为了争夺这个海港的控制权而开始了不见血的暗战。掌握大笔财宝的兰菲尔自然是2派争取的对象,所以兰菲尔和我的圣武士帕斯卡都被封了男爵,亲王甚至表示愿意给两位男爵物色有地位的妻子(这在中世纪很常见)。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帕斯卡一行不愿趟这浑水而离开德拉萨后的一个月间。本来兰菲尔得到这样的机会他是非常高兴的,然而,这是不是一个骑士所真正追求的?他没有答案。他只知道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不用再流血冲锋,他要面对的不再是刀剑而是一连窜阴谋诡计。这个时候,庆功舞会开始了……他经登上政治舞台,他将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个故事结束,兰菲把财宝给了泰伯尔公爵,因为只之前的跑团中,泰伯尔虽然是个野心家,但他至少还在乎老百姓的死活。紧接着,亲王以他曾是叛军首领斯台尔德的旧部,又“剥夺”了他男爵的称号。其他的事不说你们也能猜到了。兰菲尔于是回到了梅尔夫,继续做他的治安官。

  关于兰菲尔,还有几件事要说。
  第一:他爱干净,但决没有洁癖。
  跑团中他从来不和别人挤一个帐篷,到哪都要穿的干净华丽,身上总有用不完的手帕。这些我的PC们都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了:)所以我要声明,他只是爱干净:)

  第二;最为一个不是贵族出生的骑士他为什么对老百姓如此冷酷?
  这一点我就算是剧情透露吧,他的父亲,各位想必都见过了,只是没想到他是兰菲尔的父亲。在跑团时我已经透露过一些了,不过没人意识到。他父亲就是梅尔夫地牢最下层的那个沧桑的中年骑士,他年轻时是德拉萨的治安官,号称海港第一剑客(所以圣武士你明白自己为啥每次对练都被他扁了吧,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和兰菲尔会使用同一招剑术?)。兰菲尔的父亲从小就是他的偶像,他父亲是个把百姓的利益看得很重的好人,从某种角度看是个很适合写入奇幻故事的人物(在跑团中说过,海港之狼盗贼团的前前前任老大铁臂伯尔就是被兰菲尔的父亲抓捕的)。但是在一次追凶过程中,他杀死了一个恶徒,没想到这个恶徒是却是某个有权势的贵族之子,那贵族为了维护自己家族的荣誉以谋杀的罪名逮捕了他父亲,让兰菲尔愤怒的是:当时目击的贫民没有一个敢出来作证,最终他父亲没有被杀死,但是被永远关进了梅尔夫的最下层暗牢。兰菲尔幸福的童年就此结束,此后在他的心目中,没有骑士精神的贫民根本不值得去保护,更别说暴民了,死不足惜。这一点在他败在帕斯卡率领的贫民反抗军后,有所改变,他认识到,以往对贫民的看法太偏激了……此后他也曾去和父亲谈论过此事……所以在狱中团员们常会发现他去地牢“闲逛”。
  我一直都很不愿意对自己的故事多家评述,因为我不想剥夺读者思考的乐趣,但这个故事例外。因为画它是给我的PC们看的,在别人眼中或许他不够精彩,但在团员的眼中,兰菲尔是个老朋友了,下一次跑团正好是兰菲尔的婚礼:)可能没有怪物可以砍,但是我想大家会很高兴的。

  本来4天前我在配文字时有一肚子的怨气要吐,心情很不好,很多事都挤在了一起,科幻世界的稿子要等待领导答复,去年画了1200张的插图字典还是没有下落(我的一万稿费啊,到6月就1年了),最可气的是猫迷杂志的那个混蛋编辑,他辞职一走了之,嘴上说得好听“就是我走了我也会交待好一切,让其他编辑接收麦克和小籽的连载。结果呢,我那么信任他,他一走了之,猫迷杂志社因为找不到我,就另找了一个作者!活见鬼,顺利连载了3个月,那编辑稿费杂志还有答应给麦克寄的猫罐头都没有寄给我(还好我没告诉麦克,他要知道了这2个月还不闹死),一走了之,混了5年认识无数编辑,从没见过这样不负责任的。但倒霉的还是我,连载停了!
  猫迷杂志的稿费是我认识最低的,我排好了彩版给他们,一个版就50元,比黑白插图高了一点,今年涨到100了,嗬嗬,说实话还是低。不过我知道这杂志社出版的狗迷卖的好,猫迷没人买,可能养狗的都是有钱人,养猫的都是穷人吧:)因为太喜欢猫了,所以那么低的价格我也不抱怨了,因为喜欢才去画的,我也理解杂志社的难处,但是以这样的收场结束连载,真的很难接受。
  在这样的心情下,这个故事和原来设想的浪漫小资背道而驰又走回了现实的老路,我也不知道这样大家是否喜欢。不过想想,这依然是个关于骑士的故事,虽然他不完美(因为他还活着)。如果还有读者想问这个故事我讲了些什么,那么我要说:这是一个关于骑士的冒险故事。

原帖地址http://www.blogcn.com/u/39/50/wc31415/blog/30124563.html

精彩回复
作者:访客887706  时间:2006-3-23 23:55:03

发些比较另类的言论
  女仆最后的独白中提到’我赌上了一切’,也许女仆开始时并不只是要走进小姐的梦想,更希望走进的她自己的梦—改变自己的命运,女仆的意识中始终有这样一个想法:她比小姐强。当有一个机会出现时她就要牢牢地抓住不放,她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女仆的期望也许是捕获一位年轻的偏远贵族的心,在舞会结束后远走他乡成为贵族夫人,骑士的出现完全符合她的标准,但骑士的坦诚也让她看到了现实的残酷,也许活在梦中的不只是小姐,她自己也在作着和小姐一样愚蠢的梦

  值得庆幸的是女仆的独白赢得了骑士的好感,也许是因为两者是同一类人的缘故吧。这次的两位主角都是活在现实中的人的投影,抓住机遇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许卑鄙可是就是那么现实,只是很多时候我们少的是袒露自己的勇气

——————————————————————-

坦诚总会有回报(作者附言:一个铁杆的来信 :) 转载一下:) )

  “坦诚总会有回报。”这是我在阅毕塔希里亚第七话后首先想到的一句话。

  这一话中需要读者自行诠释的部分很少,所以应该不会出现上一话中那种众说纷纭的情况了。因此我这次不写对故事情节的浅见,而是交流一下感想。

  穷国的逆袭:斯卡维亚的国力似乎没有设定中说的那么不堪嘛,竟然能够仅凭本国的军力从加斯帕尔手中夺得港口城市。第七话我看到第二格就已经倍感意外了。

  For Fans Only:看了作品后面的话语,感觉第七话有很多不为像我这种只是慕名而来却从未组团线上冒险的读者所能理解的妙趣在里面。这样一想,就觉得这次的新作有点“Fan Service”的意味呢。不好意思地说一句,卷后语我有八成无法确切理解,不过兰菲尔为什么有这么多手帕的原因是看明白了的。

  意外的笑点:在女主角(似乎到最后都没有说出名字,难道要一直称呼她“匿名女佣”吗?)袒露心迹到最激动的时刻,兰菲尔知情识趣地递上第三张手帕后,女主角没有立刻进入独白的高潮部分,而是先好奇惊讶地问对方到底有多少手帕。尽管那时候的气氛很伤感,我还是被突如其来的笑点逗乐了。这可以算是第七话的第二个意外。

  频繁出现的手指:女主角(还是给她起个名字吧,这样起码好记些。)的右手手指频繁出现,大多数时候是为了强调自己的观点和指出特定的谈论对象。可是有两个地方出现的手指我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在第二页第四行第三格以及第二页第五行第三格中,兰菲尔在说话时女主角的手指也出现了,这究竟是表示什么意思呢?

  轻松谐趣的发展:这一话是我看到目前为止感觉最轻松的一话了。看着女主角如数家珍地将兰菲尔企图“俘获”的目标们一个接一个地轻易排除掉,刚开始还真有点为兰菲尔感到可怜,同时也很是忍俊不禁的。

  坦诚的回报:坦诚是需要莫大勇气的,所以得到的回报也是最珍贵的。兰菲尔与女主角的坦诚使得两者都获得了对方的真心,进而孕育出了真爱,这本身就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回报。在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世界里,兰菲尔敢于在初次见面的女士面前坦诚自己卑微的出身,而在得知对方与自己出身相同的时候毅然于权欲与爱情间选择了后者,这或许就是兰菲尔特立独行的最佳体现,和他跟别的追名逐利者间最大的不同之处了。女主角的坦诚所需要的勇气比兰菲尔还要大,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这并不是说两者间存在任何差异,而是她的动机相较于兰菲尔而言要更为单纯,也更为诚实。这里所说的诚实是对勇于面对自己真实心意的勇气,是敢于为了自己心中最向往的梦想毫不退缩地行动的勇气。然而,正当她以为寻获了自己所应该用尽全力攥紧的梦之时,她却偏偏因为对方的坦诚而回到了现实。

  “原来不顾一切,竭尽全力妄想改变自己的地位,不顾一切企盼获得美好生活的不仅止于我一人。”当她看着兰菲尔的时候,其实也看到了一个自己,一个不甘于与生俱来的卑微身份,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改变不公命运的自己。

  兰菲尔的坦诚令到她无法再将梦境延续下去。她开始积极地说服他放弃攀龙附凤的念头,其实,她真正想要说服的是自己。也许,她除了这些还有一点同病相怜的悯惜;也许,她除了悯惜还有一点对兰菲尔没能察觉自己真心意的愤懑。最起码,她对自己所爱的人坦诚了一切,所以,就在她已经准备放弃所有梦想断然离去的时候,就在她已经决定不再奢望任何回应的时候,真爱却又蓦然降临在了她面前。

  坦诚是需要莫大勇气的,所以得到的回报也最珍贵。

  勇于坦诚的一对,祝你们幸福。

  另:第七话中的错别字

  第二页第一行第三格
  “您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应该是得。

  第四页第一行第三格
  “这间金壁辉煌的大厅”应该是碧。

  第五页第二行第三格
  “昨晚兴奋的睡不着”应该是得。

  以上是一位读者的来信,贴出来的原因是——感激。cybersurffer同志自第3篇开始就认真地为我挑错字,这点我很惭愧。更重要的是,都姓吴:)都是巨蟹座,比较有共鸣,每次在故事里潜藏的故事外情节,他都能敏锐地感受出来。贴他的信大家可能认为我自吹自擂,不过我不在乎。我想说的是,有这样的读者,哪怕只有一个,胜过获得荣耀和金钱。
  关于短篇故事,我很小的时候曾看过一篇介绍:好的短篇故事就该像冰山一角,让人能感受到浅藏在海面以下的巨大躯体,这话我一直都记得。所以,在构筑世界初期,我就用这些短篇来勾勒出塔希里亚的概况。我会努力的,向所有支持者鞠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