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富不过三代?–horan (骆驼)

为什么富不过三代?- –

                                      

作者:袁岳  2004-10-12 9:17:01 

富有是许多人的梦想和最具有奋斗驱动力的现实生活目标。不幸的是,富有状态留给人们的享受时间总是非常有限的:创富者在财富蔚为大观的时候通常已年老体衰,享受能力很弱;而继富者往往不用很长时间就可以将财富挥霍殆尽。因此,在由第一代创富者进行财富积聚的今天,人们也有必要同时关注一个问题:什么是安全的财富传递方式。

快速创富的实现除了因为时机以外,大半与这样5种情况相关:1.接近特殊的资源通道;2.敢于突破常规的聚富模式;3.感受贫困及压迫环境而形成的获取财富的坚定意志和胆魄;4.对于合作伙伴的控制力;5.维护与巩固财富的远景构想。而这些因素的持续实现的最大动力,通常是基于对重堕贫困的恐惧。

当财富汇聚完成之后,财富的继承通常需要的又是什么呢?1.对于财富成型之后的社会认同需要的判断,成型的大额财富会招致比分散的财富更大的注意力,它更需要社会的善意接受;掌握财富风险分散的管理规则,成型的大额财富可能来自高风险的快速积累,但在其存续中,安全与风险分散则应成为拥财者的主要考虑;2.掌握财富风险分散的管理规则,成型的大额财富可能来自高风险的快速积累,但在其存续中,安全与风险分散则应成为拥财者的主要考虑;3.适度限制财富拥有者情感因素对于财富理性管理模式的干预,创富者情感与经验往往总是成为挥之不去的诫条甚至阴影,但财富会人格化并应时而变,总是服从于新的形式和接受更新的管理规则;4.改变使用简单直接占有模式作为财富继承的主要方式,而引入专业理财与收益占有结合的模式,继富者一般不拥有创富者的热情、理想、勤奋与才智,他们的占有依据主要是身份,而不是使财富持续的能力;5、限制过度财富拥有的副作用,过度的财富占有由于是财富继承,具有显而易见的消磨社会理想与个人奋斗冲动的可能。

第一代创富者具有累积财富的基本要素及个人奋斗动力,即使在偶然奢侈挥霍的情况下也具有自然的道德反省能力,因此即使偶尔堕落也常能回归到一个适当的状态,以维护来之不易的财富。这一代人具有超常的奋斗、尝试、学习的能力;第二代创富与守富者,通常部分观察与了解父辈的经历,也有一定的财富累积的经验,但他们通常已经见到了财富的成型,对于财富的承接是基于自己的身份条件优势,仍能感受较强的来自父辈日常教训的发展危机感;而今天大部分第三代继富者尚未成型,他们生活在一个与创富者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与条件下,尤其是一代创富者往往给予第三代远超过社会常规的优越生活与学习条件,从而开始塑造出一代自我优越感极为突出的孩子,他们在能力、魄力与见识上足以担当继富重任吗?回答大半是否定的。

否定的回答来自于8项尖锐的矛盾:1.创富者的专注发展的能力与继富者在优越条件下养成的对花花世界关注的矛盾;2.创富者理性自律能力与继富者无约束放纵之间的矛盾;3.创富者的个人发展压力与继富者随心所欲之间的矛盾;4.创富者的坚强的奋斗性格与继富者在多才多艺培养下的浪漫性格相矛盾;5.创富者向社会争取的经验与继富者取予自由惯性间的矛盾;6.创富者与创造伴生的惜财与继富者挥霍之间的矛盾;7.创富者的某些自我牺牲能力与继富者在自我膨胀条件下的随意行动间的矛盾;8.前代创富者目标模糊与后代继富者目标缺失之间的困难。

已经存有一些财富传承管理的努力。日本式的长子继承制,以"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方法培养财富传人;许多西方社会盛行的信托理财制–建立较为周密的信托理财方式,使得财富维护与扩展受制于更加职业的管理方式,而使家庭成员只成为财富收益的部分拥有者。而普遍的经验是,对于家庭成员财富传承程度加以适当限制,是保全继富者的适当个性及财富社会价值的必要做法。

中国现在的这代富人正在做一些危及财富继承的事情:让孩子生活得过于优越并在与普通孩子隔绝的优越环境中成长;让孩子学习过多的花样繁多的艺术与趣味项目,使得孩子的性格过于浪漫与散漫;让孩子过小留学,使其养成文化归属感难于确定的边缘化人格;缺乏对于孩子心理需要的系统管理,成为父母人格期望或者人格缺陷的简单承受者。今天中国的创富者在关注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时候,已经到了全面检讨孩子教育政策与财富传人管理模式的时候了。因为做好了,这是对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一项重要贡献;而做差了,则增加了企业不可持续发展的因素。是不可不引以为诫。

【原文地址】 http://media.163.com/2004w10/12702/2004w10_10974944646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