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犬无乡愁–horan (骆驼)

丧家犬无乡愁- –

                                      

作者:劉媛  2004年 12月16日 于11:52:48 发表
来源:巴黎洋相

1.
  月光弥散的睦南道有些冷清。推开靠左的门,在一阵不中不洋没调没谱的号叫声里,一张又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扑过来。身上的寒气很快被各种式样的拥抱驱散,大家留下的不同的香水混成一种暧昧的颓气。"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接过一杯看不出模样的酒,忽然有了豁然的悲壮。几乎同时,周围的景物慢慢清晰。往事由此汹涌而至,记忆中和眼前的人们都变得面目全非。

  例行汇报过后,大家互相找乐,公开诋毁、揭露隐私、挖苦讽刺。当然关键时刻会窜出几句人情味十足的豪言壮语。渐渐谈话变得可有可无,接茬成为一项无人问津的任务。毕竟又过了一年,各自心里都多了新的不可告人之事。奔向三张的脚步不能由自己控制速度。对外面的世界别人的天地渐渐丧失兴趣,以前争先恐后的八卦现在索然无味。集合在一起的喧闹渗着人快中年的孤独。看看周围经过岁月的摧残,男人们胖了,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女人们蔫了,五官下垂,眼神呆滞。如果不选择推杯换盏,瞌睡马上会带来鼾声。酒能释放人的一切潜在力。所以兰桂坊的包间里开始发散着放纵。小武的嗓子还是那么破,小武的胆子还是那么拉。他扯着脖子吼叫,以前每到这种时候,鲁子会捧着个碟儿。据她说,那是防止小武把喉头扯出来掉在地上。现在,小武身边的姑娘比鲁子水灵。她一口一声老武呀老武呀,还不时用牙签戳起西瓜哈密瓜橘子苹果。强哥的辫子不知去向徒留几根板寸被灯光照得象毛刺,他说,哥哥飒吗?以前的吉他手回家乡娶媳妇过安稳日子去了,新请的乐队玩的是郑均的范儿:拐着弯发颓。跳舞的紧紧拥抱,沙发上横七竖八地倒下老几位。

  面对别无可说的接风洗尘我寻找一种久违的激情, 只有找到它才能把这一切当作盛宴。如果疲惫是主菜、痛苦是酒水、我也得充满食欲地大吃一顿。直至感觉胃口膨胀身体发沉,直至没脸去见健身教练。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以使夜晚更短促?

2.
  娜娜说,怎么看你的日志总象在失恋,怎么搞的?经过反思得出结论,我具备失恋气质。纠其本质,来自于浪漫主义完美主义和文学青年的酸气。在该理论范围内,最深沉的感情是一种忧伤,它令人乐于独坐孤灯借古喻今。就算是歌舞升平之时,也要如一忘路之猫失神地伫立在人群当中。

  有个故事是这样说的:莫泊桑在某夜探望老年福娄拜。但见其正在壁炉前做黛玉焚稿状。莫泊桑遂来到近旁寻找可能被误烧的存单。不料所有被扔进火焰的都是情书,每封情书承载着一个姑娘的爱情。福娄拜焚烧它们的时候面无表情。但当他拿起一封裹着缎子舞鞋的情书,泪光忽然闪现。莫泊桑略感诧异,而后被意想的故事感动。他们一起看着舞鞋和情书在火里燃烧圆满完成一次浪漫主义行为表演。

  浪漫主义是如此空虚。其唯一可取之处是浑浊泪水中的一点传统主义光芒。就象每个爱过的人,都曾付出过真心一样。哪怕瞬间,哪怕不是主旋律。如果连这点东西都没有,那是信仰不同地实用主义者。当浪漫主义者碰到实用主义者故事一定精彩,大多数名著和畅销小说都是这个套路。尽管这样的故事不好编,但为了使作品实用大伙都在使劲编。

3.
  W讲过一个段子:嫦蛾将后裔灌醉,然后偷吃灵药飞上天。那天早晨,后裔站在家门口向地上吐了两口吐沫,他弯弓搭箭将嫦娥一箭击毙。然后留下一句名人名言:跟我玩,哼! 遂继续大睡。小武昨天讲了另外一段子:产科新出生的孩子落地便大笑三声,众人皆惊。随后发现小孩手中紧攥一物,掰开之后惊见避孕药。小孩说,嘿嘿,想整死我,做梦!两段子有着奇异地情绪类同点,不孬不屈反败为胜,非常浪漫幽默,但与事实相反。堪称浪漫主义佳作。

  "我们都是丧家犬,我们玩乡愁但跟本不知道乡愁是什么玩意儿。"昨晚上最经典的酒话,伪浪漫主义者对2004的深情总结,录此为志。

【原文地址】http://www.blogcn.com/User2/tillnowly/blog/52560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