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仲夏夜的迷梦【四】[END]–horan (骆驼)

上海,仲夏夜的迷梦【四】[END]- –

                                      

      

后,我轻轻地阖门而出,踱下楼梯
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长叹一声,招手拦了一辆TAXI
我知道,如果再继续这么憋闷下去
沉睡已久的火山将不知何时爆发

子时过后的避风堂里依然灯火通明,欢言笑语此起彼伏
店子一隅,我默默地呷着半瓶百威
眼前铺展着从Waiter那里借来的纸笔
望着几行潦草的涂鸦,我心里念叨着

牛人就是牛人,
人家诗仙斗酒诗三千
可我却在酒精的麻痹下
把自己先前呼之欲出的悒郁也忘得一干二净

可笑啊,可笑
可悲啊,可悲

来!一饮而尽!

摇摇晃晃走在这已经沉睡的都市的街头
寥寞着
我干涸的眼角没有半点湿润
抬起头 看着迷朦的缜逶频?
对自己说,

回去吧,说不定还残半个好梦

海,仲夏夜的迷梦

      – EN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