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仲夏夜的迷梦【一】–horan (骆驼)

上海,仲夏夜的迷梦【一】- –

                                      

      

是,我到了上海
这个我一直在抗拒,一直在逃避的城市
理由很傻
那个曾经让我的生命为之颤抖的女孩,便来自上海

记得早几年,在网上遇到朋友,随意提到她
朋友问,她是哪里人?
不等我回答,朋友接着问,是不是上海的?
我很惊异,问及缘由,朋友说,
用智能ABC输入法,输入"shanghai"
一共只有两个词语,
伤害
上海
能把一贯坚强的骆驼你伤得这么重,
多半也只能是个上海女孩了

年了?
时间总能在你不经意之间逐渐加速起来,
最后快得能让你以为模糊了记忆的轮廓
但是,原来仅仅是我自己"以为"而已

当我最后下定决心,切断和她的一切联系的一年之后
我对自己说,
这一年我过得很快乐
这一年我过得很充实
所以我不可救药地发福了
所以我当然也有了十足的必要出去晃荡一下
减一减这浑身要命的赘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